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騎士的責任

騎士的責任

第一話近衛兵的失態

  她從小就憧憬著能夠成為一個騎士。不過在這個國家里,沒有錢和權力的女人要成為騎士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她卻以個人的努力不斷地作出補救。

  終于,她的運氣來了,當她練成了以男性也比不上的劍術以及擁有不下于學者的知識的時候,國王駕崩,王女以新王的身份登基了。

  在「我身邊服侍的侍從,警備的騎士最好是女的」這一王女的命令下,她終于在王女的身旁出現了,就這樣第一近衛騎士拉莎(ライーザ)就誕生了。

  「神啊,我以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會守護著王女的誓言向您起誓。」但是,這卻成為了拉莎非常非常不幸的開始。王女對拉莎任命的真正理由其實是出于對她的妒忌而已。知識、力量以及美貌,無論是哪一樣王女都無法與拉莎比得上。「利用她那忠誠心,盡可能地凌辱她」的這一想法讓王女認為與其把她殺掉倒不如讓她繼續生存來得更好。

  某一天,王女帶著親手做的三文治,和拉莎一起來到森林里。當拉莎聽到三文治是由王女親手做的這個消息后,十分高興地吃下了這個三文治,但她卻沒發現——要是在平常的話就一定能夠發現的食物里被加了安眠藥的這一狀況。不久,拉莎便睡著了。就在這段時間里,王女使用帶來的道具,以小刀割破自己的衣服,用從牲畜那里采集到的精液涂滿了全身。然后便開始等待拉莎醒來了。……拉莎驚愕起來。自己在任務中睡著,導致重要的王女不但衣服破爛,而且全身滿是精液。這是就算是死也不能償還的失態,拉莎感到了發瘋似的后悔。正因如此,她原本能夠發現在王女身上那些不自然的地方,現在變得全都不能發現了。

  「無論怎么解釋都是不可饒恕的。但是,無論怎樣的處罰罪臣都懇求接受。」「那么,你就嘗試和我受到的苦楚一樣的懲罰吧。從現在起,無論是怎樣的命令你都絕對不能違背。」

  「就如王女殿下您吩咐的,罪臣絕對不會違背。只要王女殿下能夠好過一點的話罪臣都會覺得十分高興。」

  于是,從這天開始,王女對拉莎那過于殘酷的命令便開始了……

第二話破瓜的對象

  「因為你不能守護我的貞操,所以你的貞操也不需要了。從今以后,內褲就不用穿了,當然拉,褲子也一樣。」

  「……是的,遵命。」

  拉莎盔甲的襯裙正面有縫,因此在騎馬的時候就沒有什么可以阻擋的東西,而不騎馬的時候那襯裙就從小腹到大腿一直垂直下來,就像穿上了盔甲內褲似的,而當風吹起襯裙的時侯,就可以看到她那秘密的小花園。

  「噢,太厲害拉,沒穿啊!」

  「里面都沒看到有穿什么的啊!」

  拉莎沒穿內褲的這件事很快就在騎士團里流傳開了。關于這件事拉莎對于騎士團長的詢問一直忍耐著。由于不能言的原因,發生在王女身上的那件事是不能對外說明的。最后,這件事由于王女說「有這種興趣不也挺好嗎」的一句話而結束,拉莎還是能夠繼續留在騎士團里。不久后的一天,拉莎被叫到了地下室里。

  當她來到時,王女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了。

  「請問叫喚罪臣有何吩咐呢?」

  「等你很久拉,拉莎。最近才知道原來你是變態的,我想就算沒有我那一點的幫忙你也會這樣的吧。高不高興呀?」

  「罪臣……感到十分幸福……」

  「唔,那首先把你的劍豎直地插在那里。」

  「遵命。」

  拉莎把劍深深地插進了黑色的地面上。

  「不要以為和你作愛的對象不知道是哪個男人就是十分可憐哦,因為我現在決定你的第一個作愛對象就是你這把劍的劍柄啦。」「……」

  「呵,快點讓我看啊!」

  直到現在為止拉莎都只是在不斷地學習劍技以及學問而已,因此她對由于缺少性愛那方面的知識而感到恐懼,同時她又為了王女受辱的那件事而抱有必死的覺悟,拉莎心中的思想斗爭都表露在臉上了。而王女就這樣興趣滿滿地看著拉莎這個矛盾的樣子。

  「喂,行了沒有啊,不是害怕吧,那我來幫幫你吧。」「……萬二分……感謝您……」

  「來,用劍柄的突出部分插進你的洞里……然后……就是這樣!」正當拉莎的小花園碰到劍柄突出部分的那一瞬間,王女飛上了拉莎的后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劍柄在一瞬間就插進了拉莎那根本不濕潤的陰道里去,就這樣,拉莎的處女膜被沖破,連子宮口也被頂開,要是沒有劍鍔的話,那肯定就會連子宮也被頂穿,拉莎就會因此而一命嗚呼。

  「怎樣!怎樣啊!!我所受到的痛苦并不是這么簡單而已啊!!」王女在拉莎的背上開始不停地搖動身體。

  「……啊!嗚!……」

  但對拉莎來說,這并不是痛得不能忍受。因為要是隨便亂動的話王女就可能會受傷。直到現在,比起從陰道里流出的血和身體所承受的痛楚,拉莎更加關心的是王女的安全,于是拉莎便咬著牙忍耐著王女帶來的痛苦。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疲憊的王女終于從拉莎的背上下來了。

  「哈哈……今天就到此為止了。可以退下啦。」「遵、遵命……萬二分感謝您的叫喚……」就這樣拉莎累得暈倒在地。

  「就這樣忍耐一下都不行?!死蠢蛋!你只是……只是一個玩具而已。」王女開始幫拉莎止血了。

  「不要以為就是這種程度就可以結束哦,哼哼哼……」

第三話契約的代價

  「太好啦!大勝利啊!!」

  「就算是換代了,王家的力量還是健在啊!!」戰場上充滿著喜悅的歡呼聲。這個小國和鄰國的摩擦不斷的繼續著。鄰近的大國來說是小摩擦的事情,對這個國家卻是可以左右國運。但是,這樣的小國至今仍然能夠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王家代代相傳的召喚魔法。而在這次的戰爭中,王女也使用召喚魔法,召喚了五十只半獸半人的魔法生物奧古(オ ‘),讓它們打敗來犯的敵人。

  「但是,那么隨便地使用魔法可以嗎?」

  「是啊。國王下次的召喚還行吧?」

  召喚魔法不是隨便能夠使用的。任何魔法的使用都是需要代價的。那可能是血,可能是貢品,也可能是生命。先前駕崩的國王,就是使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使用召喚魔法。

  「做的非常漂亮啊,王女殿下!!」

  「謝謝,拉莎,全靠你的幫忙哦。」

  「不敢當,臣的力量還是不足。這只是全靠王女殿下您的力量而已。」「那也不能這樣說。你從現在開始就要活躍地表現咯。」「請問這是什么意思呢?」

  「使用魔法需要代價你是知道的吧?」

  「這次召喚奧古的代價就是你的身體。」

  「……誒?臣的身體?」

  「是的,奧古可以自由地干你或者做其它「好」的事情喔。」「……」

  「有什么意見啊,拉莎?」

  「沒……沒有……遵命。」

  就這樣王女把拉莎帶到城堡最大的一個倉庫里,而上次戰爭的五十只奧古已經在那里等著了,它們的個頭和樣子與人比起來是大得多而且丑得多。

  「和奧古做那倒沒什么,不過在此之前呢……」王女拿出了一個小丸狀象一個閥門似的東西。

  「奧古的精液不但十分粘稠而且還特別的臭。所以啦,要是這樣的東西到處飛的話,這個倉庫還能用的嗎?所以啦,用這個閥門安裝在你的子宮口,把它撐開,那奧古的精液就會沒有任何的阻礙,能進不能出。當然啦,射進口的你就要全部喝光咯。」

  「……遵命。」

  于是,拉莎便把衣服脫光,把雙腳打開,擺出了能夠讓王女容易作業的姿勢。

  王女就用工具撐開拉莎的陰道,在她的子宮口安裝了那個閥門。

  「接著,因為你的屁眼里不能設置剛才那個東西,但是為了讓奧古不會搞錯位置,所以你把這個也插上吧。」這句話說過以后拉莎的直腸就插進了一根又粗又長的木棒。對這樣的設置拉莎感到十分痛苦,而對接著發生的事情又感到十分恐懼。但是為了守護王女殿下,一定要不斷地忍耐下去,拉莎就這樣不斷地對自己說著。

  「呵,終于搞定了,奧古先生呀,這次就辛苦拉。按照約定,這個又年輕又可愛的女孩就隨便你們干咯。你們就一個接一個努力地往她里面大射特射吧。」「喔喔喔!!!」

  隨著一陣咆哮聲,奧古的輪奸便開始了。女人手臂大小的肉棒侵入了拉莎的上下兩個口。侵入陰道的肉棒在直腸里木棒的壓迫下,增加了不少的快感。

  「……嗚!……嗚嗚嗚嗚——!!!」

  由于口被塞住連話也不能自由地說出的拉莎在不斷的被侵犯。奧古這種魔法生物,除了召喚魔法以外要是遇到的話,大多數情況都是與之為敵大戰一場。拉莎對被這么難看的怪物侵犯還產生快感的自己感到十分地憤怒。不久,其中一只奧古便在拉莎的口里射精了。由于王女的命令,拉莎只好把比垃圾還臭,像把喉嚨封住的粘稠液體全部喝光。與之相呼應,在子宮的肉棒也開始射精了,由于子宮口的閥門被肉棒頂開,奧古的精液連一滴也都沒有漏出,而且在射精的瞬間拉莎的陰道也在不斷收縮,把奧古的精液全部榨出……終于,拉莎和五十只奧古的交戰結束了,收到報酬的奧古也滿意地從這個世界里消失了。而剩下的拉莎由于子宮里充滿了奧古的精液,因此小腹看起來微微地凸了一點出來。

  「辛苦了,這樣便完成了契約的代價了。多虧了拉莎的努力才使戰爭勝利了。

  感謝你哦。」

  「這……這并不是……什么值得……感謝的事。」「啊,要從屁眼里把它拔出來啦。嘿!」

  「啊!……」插進直腸的木棒一下子就被拔了出來。

  「呵呵,接著是子宮哦……啊,就這樣放著不理吧,我們可能會想到怎樣使用奧古精液的方法也說不定哦。」

  「不、不是吧……」

  當然拉,那種東西哪有什么鬼用途。只是王女看著由于子宮充滿精液小腹突出而十分擔心的拉莎覺得有趣而已。于是,在這以后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里,拉莎便和在子宮里的五十只奧古的精液一起生活著。

  第四話魔物的加護

  從接受奧古精液的那天算起,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看來那個閥門和精液一樣也一點不剩地被拉莎的身體全部吸收了,拉莎的小腹終于變回原來那個樣子了。

  而會不會懷孕的想法一直使拉莎感到不放心,不過在安全期內受精的危險幾乎是沒有的。

  「身體發燙,難道是奧古精液的緣故?」

  拉莎的子宮和陰道有感覺的次數不斷地增多。那不單止是看到城里的男人的時候,在騎馬的時候,看到街道的狗的時候也有那種感覺。而最近甚至有想和身旁的動物親近的傾向,腦袋里好象產生了什么使人不愉快的感覺似的東西。

  「……這種時候最好就是進行劍術訓練流一身汗。」「對,就是這個樣子!加油!」

  拉莎在和想當騎士的小孩們進行劍術的訓練。每天八小時王女的護衛工作以外時間的安排,經常都是進行這樣的訓練。在拉莎手下接受訓練的大多數是十歲左右的,想要成為騎士的小男孩。性欲旺盛的少年們對拉莎沒穿內褲的這件事都是知道的,因此每次看到拉莎他們那小小的陰莖都會勃起。但是拉莎卻并不把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她認為少年們都是只想著怎樣成為一個騎士。

  「啊,你在這里。」

  「王女殿下,來到這里是很危險的。」

  「沒事,有護衛跟著嘛。經常到街道走走,還可以和市民交流呢。」「王女殿下出色的品行使臣感到無上的光榮。」接著,和王女談話的少年們都感到十分光榮地對王女敬禮。王女看著他們那清澈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啊,拉莎,有事找你,過來一下。」

  「是,遵命。」

  來到王宮的醫務室時,已經有醫生在等待了。

  「拉莎,你的子宮里不是充滿過奧古的精液的嘛,那接著會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發生你知道嗎?」

  「你說有趣的事情……?」

  被龍血淋過的人能夠獲得超人般的運動能力以及比鋼鐵還要強壯的肉體。而喝了菲尼克斯血的人能夠長生不老。而幻獸的保護這樣的神話更是跟山一樣多的存在。

  「那么……子宮承受奧古精液的人呢?」

  奧古這種生物,有著柔軟但頑強的身體,對疾病抵抗力強,能與各個種族XJ,擁有極其強烈的性欲。那就是說得到奧古精液的人就會有著柔軟但頑強的身體,對疾病抵抗力強,能與各個種族XJ,擁有極其強烈的性欲。就是說插入巨大的粗壯的東西時的沖擊也不能造成拉莎陰道以及子宮的損傷,疾病和病菌也不能對其侵犯。在各個種族的眼里看來也是一匹上好的、性欲極強的雌獸。

  「不……不是吧……」

  「那么與其讓人亂說你的性器發生變化,倒不如直接看看更好。所以才把你帶到這里來。你沒有什么意見吧?」

  「沒有……遵命……」

  「那就換上特意準備的衣服在那里打開雙腳坐下吧。」拉莎便穿上了護士服。那是用比普通更薄的物料做成的,而且裙子更是必要以上地短,拉莎想可能裸體反而比這樣更好也不一定,然后便打開雙腳坐下了。

  「這就是拉莎閣下的……太美了……」

  醫生仔細地看著拉莎的性器,發出了這樣的贊嘆聲,而令醫生贊嘆不已的是拉莎那里的美麗。但是王女對拉莎的憎恨感看起來好像絲毫不改。

  「這么稀少的事例,只是我們兩個人來研究那不是太可惜了嗎?」「那也確實是這樣,不過叫人來看裸體的拉莎閣下……」「沒關系吧,拉莎?」

  「是……是的……叫其他人來也沒關系……」

  就這樣這件事便在王宮中傳開了。就算在王宮里,拉莎也是屬于絕世的美少女,因此在在王女叫人來的這句話傳開的一瞬間里,好幾十個男人便聚集到王宮醫務室里。

  「從平常只是不穿內褲變得現在看起來那么厲害喔……」「那么好的事誰不想看喔……」

  被男人們看著,然后又被他們的言語所包圍著的拉莎,她的子宮深處慢慢地發熱起來,陰道里濕潤的粘稠的液體慢慢地流出,小花園開始閃耀著光芒。看著拉莎小花園的每一條視線,包圍著拉莎身體的男人們口中的每一句話現在都在不斷地給予拉莎快感。拉莎對被這樣看和說也能產生快感的自己感到比誰也更加不能原諒。

  「好,實驗開始。」

  就這樣,使用各種各樣醫療器械的實驗就開始了。

  第五話少年的手

  對拉莎來說的令人屈辱的檢查開始了。從性器的外部開始,大小陰唇、陰核以及尿道等等都受到了仔細的檢查。在一旁的男人們以不斷地吞口水那興奮的樣子來圍觀著。隨著檢查的深入,拉莎的臉變得越來越紅,眼眶里滿是淚水,她忍受著這種必死的恥辱,但是奧古精液帶來的性欲增強的效果、檢查時醫生手指尖的觸摸、男人們的視線、以及王女那輕蔑的視線和言語,每一樣都會給予她興奮的快感。

  外部檢查的異常之處就是知道了她的性器擁有遠比別人高的強度、遠比別人美麗的外形,以及遠比別人多的愛液分泌量。而接著進行性器內部的檢查,得出的結果使醫生為之驚訝無比。

  首先拉莎陰道收縮時的壓力十分強。當醫生為了檢查而剛把手指伸進陰道的時候,處于極度害羞狀態的拉莎迅速縮緊陰道,由于這種迅速的緊縮,使醫生大叫「陰道痙攣開始了!」并讓助手為她注射肌肉松弛劑才能拿出伸進陰道的手指。

  然后是陰道究竟能夠塞進多大的東西的測試,這也讓醫生為之驚訝,平時女性生孩子時陰道最大才能夠擴充到直徑十厘米左右,但現在拉莎的陰道就能夠達到這樣的水平。當然那也可能是最大值了,因為拉莎表現出痛得要死的表情。看著拉莎這種表情的王女不說也知道是到了極限了。

  「擴張得這么大啊……可沒想到喔。」

  「……」

  「從剛才開始,醫生的手指每次離開前都會被夾近……看來你真的是一條淫蕩的母狗喔……」

  再次被王女那輕蔑語言包圍著,拉莎的陰道壁又開始蠕動了。看到這種樣子的男人們變得越來越興奮了。

  最后終于輪到進行子宮的檢查了。醫生用帶有內窺鏡的一條細細的導管伸進了拉莎的子宮口,這就開始了子宮內部的檢查,而拉莎能夠做的事僅僅只是一直地忍耐而已。一路按著順序的檢查終于結束,是時候向王女提交檢查報告了。

  「……就結果而言,拉莎的性器不單擁有美麗的外形以及高強的機能性,而且還具備了極強的耐力,總之臣以為可以把她的性器當成是萬中無一的極品也不為過。」

  「就是這樣而已?」

  「……是的,這次的檢查就這樣結束,殿下您的意下如何?」醫生的話只是在王女的耳邊流過而已,王女正在思考著,最后她的頭腦里浮現出的是剛才拉莎訓練的那些少年們。

  「現在還不行,還要再等一下。」

  「遵命。」

  從這句回答后的一個小時內,拉莎就被以陰道被擴充的姿勢擺在原位,不斷地接受著周圍男人們的視線。好在拉莎擁有比別人強一倍以上的精神力,才能這樣地忍受著。

  「特別嘉賓登場。」

  當這句話結束時,王女走了進來,而在她身后跟著的走進的是拉莎劍術訓練的那些小男孩。拉莎帶著驚愕的表情向王女訴求著:「王、王女殿下!為什么把他們帶到這里來!?」

  「你不是他們的師父嗎?因此,把師父的真面目告訴給他們知道。你反而還要感謝我哦。」

  「不、不是吧……」

  「什么?你的意思是說我做的事情做的不對嗎?」「不……絕對不是……」

  拉莎絕望了。沒穿內褲在城里走動可以視之為對王女的義務,而被強迫和魔法生物XJ卻是作為騎士的正常生活被破壞殆盡,要是說還能表現出值得作為騎士而夸耀的時間,就僅僅只是在教育未來騎士的也就是劍術訓練的那一瞬間而已。

  由于連這個都要被王女所奪走,因而拉莎就再沒有什么能夠值得王女奪走的東西了。但是,對此拉莎卻連一點的恨意也沒有,在她內心的深處反而產生一種希望能夠這樣被處罰的感覺。

  「這就是你們師父的陰部了。仔細地看,摸摸也可以。」「遵、遵命。我們知道了。」

  少年們走進拉莎,仔細地觀察著拉莎的小花園。

  「和媽媽的很不一樣喔……這么美麗。」

  「軟綿綿的摸起來很舒服哦。」

  「濕得很厲害喔。」

  「還在不停地抽動哦。」

  「聞起來很香啊!」

  少年們的口里發出了各自的感想。

  「唔~~你,是的,就是你。」

  王女叫住了年紀最小的那個男孩。

  「您叫我嗎?」

  「想不想摸一下更里面的地方啊?就是生小孩子出來的地方咯。」「什么?更里面啊……?」

  「可以吧,拉莎?」

  「遵、遵命。」

  「像骨碌骨碌地喝水那樣把這孩子的手給吞下去吧。呵呵呵。」就這樣,男孩按照王女的指示把手伸進了拉莎的陰道里。從手指尖開始,細細的手腕,細長的手臂慢慢地伸進了拉莎的身體里。

  「王女殿下,到這里就不能再伸進去了。」

  「在里面有突起的地方用手指探尋一下,應該會找到一個小洞的。」「小洞嗎?啊,我知道了!」

  為了確切地探尋拉莎的子宮口,男孩的手腕不斷地在陰道里滴溜滴溜地轉著。

  「啊……」

  對這一舉一動,拉莎的身體都作出了反應,男孩的手腕被不斷地夾緊。但是剛才王女說的話像夜霧一樣不斷在拉莎腦海里浮現,因此她只能忍耐下去。這樣的動作傳遞到男孩的手腕,男孩感到手腕被剛剛好的溫暖所緊緊包圍著。

  「有了,找到了,王女殿下!」

  「那試試用一只手指插進去把它頂開。」

  「遵命。」

  男孩便把一只手指伸進了拉莎的子宮,頂開了她的子宮口。拉莎的子宮就被男孩的手慢慢地溫柔地進入了。終于等到五只手指全部進去的時候,拉莎身體最里面的地方也終于被男孩侵入了。

  「進去了。很溫暖哦……很舒服哦。」

  「那肯定是啦。你們就是在這樣的地方生下來的,感到舒服那是不用說的。」拉莎把這樣的對話當成是別人的事情來傾聽,她對自己現在受到的對待失去了現實感,不再有任何的言語或思想,她感到的、也只能感到的僅僅只有肉體所傳遞的快感而已。終于,檢查結束了,除了醫生和王女以外的其他人都退下,拉莎看來也回復到原來的精神狀態了。

  「拉莎,這次你也辛苦了。」

  「不……不敢當……王女殿下……」\\“ 王女自己感到十分驚訝,她以前從沒對拉莎說的這么直率,那么說來,在檢查以前對拉莎的憎恨變得無影無蹤。但是想欺負拉莎的感情卻比以前大大增加。

  「……」

  拉莎就這樣呆呆地看著有這么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的王女的側臉第六話紅之女

  拉莎就如平常一樣沒穿內褲地在城里走著,這樣拉莎的屁股就被周圍男人們的視線所包圍。不過從接受王女的命令到現在已經過了這么長的一段時間,男人們的視線對拉莎來說也開始習慣了。

  「喂,等等,我說你啊。」

  身后傳來了一把聲音,拉莎轉身望去,那里站著一個紅色的女人,她頭戴一頂紅色的帽子,穿著同樣顏色的衣服、披風以及鞋子,不過與之相對的是她的頭發和眼珠都是黑色的。從服裝看來她應該是宮廷魔法師。

  「請問有何貴干?」

  「得到王女殿下的許可,我的研究需要你的幫忙。」紅之女單方面地告之拉莎后,就拉起拉莎的手開始走了。被紅之女強制拉走的拉莎雖然感到困惑,但是卻沒有作出反抗。王女殿下的命令是不能違背的,可能這真的是王女殿下的命令也不一定……拉莎這樣邊走邊想地跟著紅之女走。

  「請問……突然說需要幫忙的是……」

  「小問題,很簡單的幫忙而已,不用擔心什么東西。」最后,拉莎被紅之女帶到了看來是實驗室的地方。發暗的實驗室里堆放著各種各樣的實驗器材和書籍,通道以外的地方連立足之處都沒有。就是這樣拉莎被帶進了最里面的一個房間,那里是使用各種魔法來孕育魔獸的地方。

  「請問……究竟需要什么幫忙呢?」

  「很簡單的事情,就是成為魔獸的母體而已。」「什么?」

  「王女殿下說孕育新的魔獸一定要母體,因此下令批準使用你的身體。本來都是使用普通的雌獸,直到現在為止都是這樣。但是,人類無論是魔力或其它什么能力都比普通的雌獸強,本來是沒有女孩子愿意成為這樣的母體的。」「不是吧……」

  「廢話少說,快點脫光衣服進入那個魔法陣里。難道說……你不聽命令不想進去?」

  「……」

  拉莎無言以對,看著地上的魔法陣。要是有王女殿下的命令的話那肯定不能違抗。但是,要是那并不是王女殿下的命令……那只是謊言的話,就這樣被魔獸侵犯……

  「趕快進去。」

  這句冷冰冰的話沖進了拉莎的耳里,循聲望去,發出聲音的王女就站在那里。

  而連眼神也是冷冰冰的王女的這句話無疑就是對拉莎的命令。

  「啊……」

  「你在干什么呀,拉莎,趕快進去。」

  「遵命……」

  拉莎在王女和紅之女的視線下,走進了魔法陣。魔法陣里放著的是這次要用的魔獸,這只魔獸是一條像蛇一樣的魔法生物,發光的紫色鱗片暗暗的房間里發出光芒。一個人和一只魔獸同在魔法陣里,紅之女開始誦讀魔法了,當魔法剛誦讀完的一瞬間,魔法陣便發出光芒包圍著拉莎和魔獸。本來伸在魔法陣外拉莎的手被魔法了力量所彈回到魔法陣里。

  「想從外部解除這個魔法陣是不可能的,而解除魔法陣的條件就是和魔獸做愛并產下下一代……」

  「呵呵,魔法陣的效果就只是為了使懷孕這件事變得容易而已。」「就?是?如?此,請你努力地做好母體咯。」接著,拉莎的背上感到一陣沖擊,原來蛇形的魔獸壓在她背上了。像蛇一樣通過身上的鱗片,卷起了拉莎的身體。非但如此,把拉莎全身都卷起的魔蛇開始把頭部靠近拉莎的小花園。

  「哇!」

  魔蛇伸出舌頭發出「嘶嘶」的聲音地舔著拉莎的陰部,這樣做引發了拉莎的感覺,使她感到了全身冰冷。但是由于王女的命令這件事又不能不做的想法使拉莎個人的精神得到回復,于是拉莎便緊緊咬牙任憑魔蛇的肆意行動。由于拉莎沒有作出抵抗,魔蛇像感到了拉莎的態度似的「滋噗」一聲把頭插進了拉莎的陰道……

  「啊啊啊!插、插……進……來了……」

  被拉莎手腕握住的魔蛇,用頭部穿過她的大小陰唇,慢慢地進入了她的陰道里。在頭部往里面挺進的時候,魔蛇身上的鱗片和拉莎陰道「咯吱咯吱」地摩擦,摩擦時產生的痛楚和快感都傳遍了拉莎的整個身體,那種感覺使拉莎全身像痙攣似的不停地震抖著。

  「哇!啊啊……啊啊啊!!」

  魔蛇的頭部漸漸地頂開肉壁伸進去,那蛇身的鱗片也不斷地摩擦著拉莎的肉壁。終于蛇頭伸到了陰道的最里面,到達子宮了。接著魔蛇像發瘋似的開始不停地轉動身體。

  「哇!啊!!唔嗚!!!」

  蛇身扭轉得像肉棒似的從陰道里伸出然后再次進入到里面,就這樣旋轉和前后抽插相結合地不斷與拉莎的陰道相摩擦,蹂躪著拉莎。這樣做給予拉莎的是痛楚和快感的結合,但是不久以后帶給拉莎的就只剩下快感而已了。魔蛇在運動的同時也開始從口中分泌出能夠帶來產生刺激雌性生殖本能效果的唾液。出于這種原因,拉莎的身體像火燒似的,雪白的肌膚變得通紅,臉上從厭惡的神情變成了像一頭雌獸發情時的樣子,口中發出的悲鳴變成了渴求快感的淫樂。

  「嚶……還要嘛,人家還要……呀,不、不是……啊啊啊~ ……」拉莎根本不知道的是,魔蛇的唾液已經打亂了拉莎的生理時鐘,她像是月經來了似的開始排卵了。結果拉莎的卵子受精,她懷上了魔蛇的孩子了。發現這種狀況的魔蛇動得更快了。

  「嗚!嗚!嗚嗚嗚!!!」

  被讓人不能呼吸般像大浪一樣的快感不斷地沖擊著,拉莎幾乎連聲音也不能發出。不僅僅是陰部傳來的快感,也由于唾液產生的媚藥似的效果,多次苦悶地用身體摩擦地面,用自己自豪的馬尾辮子掃著身體來獲得快感。就這樣全身都像性器一樣獲得快感。就這樣,拉莎完全沉浸在快感當中。

  「被不是人的東西干都能感覺到這個地步……你可真是一條淫亂的母狗啊……」

  王女看著拉莎滿足的樣子笑著對她說。被王女這樣看著的拉莎終于忍不住迎來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莎的身體像弓一樣彎曲著、痙攣著,陰道不斷收縮以夾緊魔蛇的頭部。「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吐咕……」對此,魔蛇向拉莎的陰道里吐出大量的精液。

  魔蛇的身體發揮出塞子一樣的作用堵住了拉莎的陰道,它吐出的精液迅速地充滿了拉莎的子宮,拉莎的小腹開始膨脹起來。拉莎感到了曾經和奧古精液積存在體內一樣的感覺。對遲遲沒有結束的射精,拉莎只是仰面朝天地閉起眼睛,放任自己的身體。魔蛇還在陰部的拉莎由于到達高潮以及魔蛇射精的感應使她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就這樣經過數歌小時,魔蛇的射精還在繼續……好不容易等到魔蛇射精完畢把頭拔出,從拉莎陰部里的精液像洪水一般稀溜溜地飛瀉下來。但是,那可能只是拉莎陰道和子宮的界限而已,魔蛇的射精原來還沒結束。從拔出來的蛇頭里還是不斷地噴出大量的精液,橫倒在地上的拉莎就這樣沐浴在精液之中。

  「吐咕吐咕吐咕吐咕……」

  拉莎的身體就沾滿乳白色的精液了,而從這些精液里發出的獨特氣味把封閉的結界打破,因此,結界便消失了。紅之女點點頭,拿起魔蛇把它放近籠子里。

  「看來確確實實是懷上了。」

  紅之女壓下了拉莎的小腹。「砰砰砰」的聲音不斷發出,從拉莎的陰道里被精液包住的乳白色的蛋滾了出來掉在地上。紅之女仔細地收集起那些蛋,把它們放在桌子上的魔法陣里。

  「這樣就能孕育出遠比普通魔獸強大的魔獸,而且對王女殿下更為忠誠。」「呵呵呵……那就太好啦……」

  王女對紅之女笑了笑,便走向了拉莎那邊,然后輕輕地踢了踢拉莎的面頰。

  「喂,起來吧,拉莎,要走啦。」

  「……遵、遵命……王女殿下……」

  眼神里還是虛無一片的拉莎只是反射性地回答。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催眠遺忘 下一篇:按摩后我狂插母親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彩票50元一单兼职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 新时时宝典手机软件 友乐广西麻将下载 四川快乐12讨论群 北京时时彩开奖网址 重庆时时个人心得方法 111522平特一肖论坛 吉林时时8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