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不一樣的媽媽

不一樣的媽媽

丈夫是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里有不可告人的苦惱。

  那是親生兒子向她要求。他說媽媽好漂亮,給我干好不好,這樣要求媽媽的肉體。

  在院子里、在房間、在廚房……發出如訴如泣的聲音從後面抱住她,把硬梆梆的肉棒頂在屁股的縫上。

  不論在那里都不能大意。簡直就像在家里養一條發情的野獸。所以美佐子要趁兒子上學的時間才敢洗澡。因為洗澡的時間就是最危險的時機。

  無論在任何場所里抱住,美佐子也會拼命抵抗。絕對拒絕到底,有時美佐子的反擊,指甲在兒子的臉上抓出血跡。但美佐子已經感到疲憊,精神快要癱瘓。

  「媽媽要咬舌自殺……你奸淫屍體吧。」

  現在的精神狀態,對說這種話也感到疲倦。

  天氣逐漸變熱,要開始穿夏天的薄質衣服。她露出雪白皮膚的模樣,一定會更刺激兒子。

  想到這里,美佐子的苦惱就更深刻。

  美佐子很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藉別人的智慧解決自己的苦惱。其實得不到智慧也沒有關系,只要說出來就好,在這樣下去真的會瘋了…,。美佐子在心里上已經形成這種程度。

  「我對你說真話……我們是露娜。」

  在本地做為插花的教師很出名的,年輕就做寡婦的星野紗織對美佐子這樣說,然後好像看她的反應,閉上嘴凝視美佐子的表情。

  「什麼是露娜呢﹖」

  美佐子從對方的眼色感到異常,但還不了解露娜的意思。

  「露娜是羅馬神話里的月亮女神。是指母子相奸。你坦白說出苦惱的對象,也就是我,而我也母子相奸……」過份的意外,使美佐子說不出話,只是看著對方發呆。

  星野紗織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非常有氣質,充滿溫暖的色澤,看不出有污穢或苦惱的陰影。

  「這是真的嗎﹖難道是……」

  「不知道是兒子不對,還是我的錯……,自從雅夫國三的時候開始發生關系。但絕不是我這做母親的誘惑他。不分晝夜在一個屋頂下受到兒子的要求,精神已經潰崩,不得已造成那樣的結果。」星野紗織說話的口吻非常平靜,但內容非常嚴重。

  美佐子為使自己的情緒安定,拿起茶杯一口就喝光。

  「我好像也支持不下去了。被他抱住要求時,幾乎要想答應了。」美佐子深深嘆一口氣。

  「幾乎每天都這樣糾纏擁抱。兒子從身上散發出野獸般的體臭,用硬邦邦的肉棒拼命頂在我的屁股上……,。」「我了解因為我是過來人。說實話,我雖然發生關系,但也只有後面。只讓兒子弄肛門。絕不讓他碰到乳房和性器。也可以說是勉強保護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我是寡婦,所以受到正在思春期的兒子要求時,我變得很脆弱,但絕不答應他碰性器。」星野紗織的眼睛里含著笑意,用溫和的口吻。

  在美佐子的眼睛里出現驚訝和羞澀的表情。聽的人好像覺得更難為情,原來她和兒子做肛門性交……紗織點點頭,美佐子低下眼睛。

  「到目前為止,雅夫對我的肛門還能滿意,性慾的火焰消失後,能努力用功。還有和二年級的叫青木的不良少年也不再來往,品行好多了。將來他考上大學忙著和女孩交朋友以後,一定會忘記這種不正常的關系。甚至於想忘記和自己的母親發生過可怕的事情,我想一定會這樣的。」「原來你是用肛門……」美佐子紅著臉好像很耀眼的看著紗織。

  「是,是肛門性交。有時候一夜發生三次關系,那樣的夜晚我會感到非常疲倦……疲倦的原因是肛門性交也會泄身的關系。」美佐子的臉更紅了。很想立刻離開這里回家。

  紗織看著美佐子害羞的樣子說。

  「你的皮膚很白,又漂亮年輕。這就難怪兒子會抱著你要求了。」「我那里有漂亮……」「兒子們是要好的朋友,做母親的我們以後也要多交往,商量彼此的苦惱或困難的事吧。我是寡婦,可是你還有先生,你的苦惱一定比我更嚴重。」美佐子把視線轉移到院子里。雖然窄小但構造文雅,陽光照射在黃梅古樹殘余的黃色花朵上。那是溫和可愛的風景。可是在這個家庭里就演出所謂母子相奸的可怕性關系。而她自己本身……,在丈夫不在的家庭里受到兒子的要求。

  美佐子凝視院子落入沉思。

  「你怎麼啦了我的話太沖擊了嗎﹖」

  美佐子把視線轉回到對方的臉上問。

  「屁股……,不痛嗎﹖」

  「我不是勸你這樣做的。不過要做的時候,在肛門的內外涂上很多油。油是奶油、沙拉油、橄欖油都可以。可是,就是涂上油,插入時還是痛的,尤其抽插時會更痛。但幾次以後就會習慣。稍許的疼痛反而變成刺激,能提高美感……o」美感的話使美佐子受到震憾,幾乎想點頭了。

  「出去吧,天氣很好,到河邊去走一走。」

  她是企圖轉變氣氛,美佐子覺得她是很聰明的人。

  外面的陽光很強,美佐子有一點興奮的樣子。來到河邊,二名三十幾歲的美麗女性在櫻花樹下舖手帕坐下,春色正濃。

  「我的苦惱不能對丈夫說,也不能對學校的老師說,沒有辦法只好找你商量……可是沒有想到你和兒子……我真的嚇壞了。」美佐子看著河水說。

  「一定會吧。當被兒子擁抱時,有時候忍不住腔孔里會濕潤。那就是危險的信號,如果控制不住答應了,就沒有辦法挽回。如果懷孕了怎麼辦,使用保險套也不一定安全,排卵的周期也會出現誤差。」美佐子在心里想,我被擁抱時雖然反抗,有沒有讓腔孔里濕潤的情形呢﹖不敢說沒有。

  丈夫是在遙遠的柏林。去年十月去擔任柏林分公司的總經理以後,還沒有回來過一次。這是說有七個月的時間美佐子沒有夫妻間的接觸。

  「美佐子,在你兒子信也的房間里有沒有裸體雜志等。」「是,有很多……」美佐子的臉上出現苦笑。

  「也有色情錄影帶吧﹖」

  「好像有看。無論如何他是現代的年輕人。」

  「零用錢呢﹖」

  「每月二萬。」

  「二萬!這樣多……」

  「因為我丈夫要他多買書多看書,所以給他二萬元。這也是我丈夫交代的。但信也買的,好像都是色情方面的書或錄影帶。沒有好好用功,好像任何時候性器都是硬梆梆的……這孩子真叫人頭痛。」美佐子深深嘆一口氣繼繽說。

  「我要不要學你那樣做呢﹖……」

  「這個我不能說,你自己要好好考慮……」

  「除了你我沒有可以商量苦惱心事的人,今後還要請你多幫忙了。」「那里,這是彼此彼此。剛才也說過孩子們是好朋友,我們做母親的也做好朋友吧。」「是,那是求之不得的事。」看到這樣拜托的美佐子,紗織說。

  「你的頭部真性感。難怪你的兒子要摟抱,你也有罪,你的罪就是太美了。」太陽下山後氧溫就會下降,感到一點寒冷。白天和星野夫人坐在河岸看的河,河寬稍許變小,水流變急後,從美佐子的家後面流過去。

  二個人的家就在附近,不過行政區域不同,走路也要二十分鐘左右,在一條很緩的陡坡路上有星野家,路下有柑野冢。在路兩側有很多住宅,天黑以後,家家戶戶的燈光形成美麗的景色。

  就在天完全黑的時侯,信也騎腳踏車經過河上的橋回來了。

  「哦,好痛哦。」

  放好腳踏車信也摸一摸臉,大概放學後又打架了。

  信也走進廚房。母親正在烤蝦,從領口露出雪白的脖子,嬌小的身體,信也一句話沒有說從後面過去抱住。

  堅硬的肉棒碰到美佐子的屁股……

  平時會拼命反抗的母親,但今天很溫柔。信也感到意外的同時用力抱住屁股說:

  「媽媽,怎麼啦,不生氣了嗎﹖」

  信也在母親可愛的雪白耳朵邊悄悄說,耳垂變成粉紅色。

  「真拿你沒有辦法。」

  年輕美麗的媽媽,說話的聲音和平時一樣柔和好聽。

  「這樣媽媽就沒有辦法做菜了。放開我,蝦會烤焦的。啊……你不能這樣搖動屁股。」美佐子在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七十五公斤的兒子的雄壯懷里扭動身體時,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堅硬勃起物的接觸感。

  「信也,不要這樣。不過,等一等我會在房里脫光衣服給你看,乳房,還有性器和屁股,所以看在你要老實一點。」「真的嗎﹖媽媽,真的脫光衣服給我看嗎﹖」信也放松摟抱的力量時眼睛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美佐子點點頭,把烤好的蝦移到盤子上,用無奈何的聲音說。

  「媽媽已經沒有力量和你爭執了。沒有辦法抵抗你強烈的性慾和蠻不講理的要求,雖然對不起爸爸,但我真的累了……我只好下決心了。」「因為我最喜歡媽媽,沒有比媽媽更美麗的女人。」看到信也又想摟抱,美佐子躲開後,交待他事情。

  「把這盤蝦子拿過去,等一等我會遵守諾言,但現在你要老實一點。」母子面對面的吃完晚飯,拿出水果和咖啡,美佐子終於提出來說。

  「用屁股好不好呢﹖如果是屁股……媽媽愿意答應。」這時候美佐子的臉色通紅。就這樣和信也談道德,為保護道德的最後一條線只允許屁股給他。

  「信也你要聽清楚,絕不可以接吻或摸乳房,當然更不可以摸性器。我會全脫光衣服給你看,但絕對不能碰到剛才說的地方。如果不遵守,媽媽就會咬斷舌頭。」「讓我想一想吧。」信也好像努力克制疑惑與慾情的交錯。

  「好吧,你仔細想一想。」

  美佐子拿起咖啡杯的手有一點顫抖。憤怒、羞恥、悲哀等感情混在一起,她的情緒極度不穩。

  兒子用手托著下額看電視,是棒球的夜間比賽。

  「媽媽,屁股也可以。」

  信也好像突然下定決心。

  「你能遵守諾言吧。」

  兒子點點頭,看到媽媽站起來,好像要追上去的樣子。

  「媽媽,要去那里,坐在我的腿上吧!」

  美佐子默默的走向浴室。那是很豪華的浴室,用大理石鑲造的浴室非常寬大。

  美佐子用自己最喜歡的法國香皂洗全身,特別是洗屁股。

  走出浴室,站在洗手間的大鏡之前抹乳霜時,信也走進來。

  突然拉下美佐子卷在身上的浴巾。

  「啊……這是干什麼!不能這樣……」

  一絲不掛的美麗母親把裸體暴露在性急的高一的兒子面前,用手摀住下腹。赤裸的肉體發出艷麗的光澤。形狀美麗如球般的潔白乳房,以及有惱人曲線美的雪白屁股,看的信也頭昏腦脹。

  美佐子的手離開自己的下腹,輕經撫摸腰到屁股的曲線。

  「你一定要遵守諾言,媽媽把這個屁股給你。」語尾有一點顫抖。照在鏡子里的母親皺起眉頭,閉上眼睛,雪白的臉頰已經紅潤,好像說你可以任意玩弄的雪白豐滿的屁股。

  「媽媽!!」

  兒子突然抓住豐滿的二個肉丘,十指陷入肉里,向左右拉開。

  「啊……信也!」

  美麗的成熟肉體揭開神秘的面目,淺紅色的肛門,旁邊的肉洞。這不是在雜志或色情錄影帶上看的性器,而是真正女人的性器。

  信也覺得口乾,腦海里變成一片空白。

  「這里是不可以碰到的禁忌的圣城,是禁獵區。」可是信也的眼光仍就凝視那一點。

  「信也,要遵守諾言,不然我會咬斷舌頭。」

  美佐子的聲音也有急迫中產生的威嚴。

  信也的眼睛看到有小皺紋的菊花蕾。那是很可愛的小肉洞……他想要進入這哩了。

  「媽媽,能進去嗎﹖」

  信也說完之後突然美佐子身體打寒顫。

  「不想弄了嗎﹖」

  「不,當然要了。」

  「那麼,我們二個人要合作,涂上油試試看吧。」一會兒之後,舖在雙人床上的淺藍色床單沾上油污。兩個人試過沙拉油和奶油,但都沒有辦法插進去。

  信也氣憤的把沾滿汗水和油的屁股拉到自己的胸前,用二根手指插入窄小的肉洞里,也不顧美佐子的慘叫,手指在窄小的肉洞里殘忍的抽插。

  「痛啊!不要那樣用力……很痛。」

  激烈的疼痛使得美佐子忍不住發出哭叫聲。

  在母親的臥房里不斷響起悲叫、呻吟、求饒的聲音,但殘忍的手指終於使得肛門的處女路開通,完成迎接信也肉棒的準備。

  信也將肉棒涂滿油,對著肛門插入。

  「啊……進來了……」

  美佐子雖然痛苦的哼著,但也從嘴里發出一種心安的聲音。

  信也的肉棒確實插入肛門里,可是出於像吸盤的獨特感覺產生無比的美感,肉棒立刻開始脈動後就射精。

  但他的快感非常強烈,射精的量也非常多。

  「媽媽,你覺得怎麼樣。」

  信也用很滿足的聲音說。

  「啊,信也……好像屁股里還有火熱的鐵棒在里面……熱熱的……又好像搔癢。」終於成為兒子的性慾之犧牲品的年輕美麗的母親,說完就把臉靠在枕頭上。

  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哭泣,信也這時候也感到恐懼,默默的坐在那里。

  「媽媽……」

  聲音有一點不自然。

  母親的嗚咽聲還沒有停止。沾上許多油污的屁股,因為射精後沾有精液,看起來更污穢。

  美佐子突然站起來,含淚的眼睛發出亮光,那是含淚的微笑。

  「以後也要這樣遵守諾言知道嗎﹖」

  信也好像著迷似的點頭。

  「媽媽是除了痛以外什麼感覺也沒有,但我的肛門終於讓你的東西進來了。」然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替信也擦拭肉棒。

  「好大……和莖部比較,龜頭顯得很大,射精的精子數量也大的怕人,有四、五億吧。」美佐子像開玩笑的說,用指尖在龜頭上彈一下。

  「信也,表情不要那樣嚴肅,笑一笑吧,不然媽媽的心情更沉重。會哀傷的想到柏林的天空。」美麗的手指擺弄的陰莖,很快又勃起。

  美佐子屏住氣看那種肉棒勃起的樣子。對信也迅速的恢復力,不會疲勞的強大精力使美佐子感到壓迫感。信也用那一種獸性的眼光看著美佐子。

  「不!不要了!!」

  赤裸的細腰突然被摟抱。

  「媽媽的屁股還在痛……不要連續的弄……受不了!」「給我弄!」強大的力量使美佐子趴下。美佐子扭動屁股拒絕,但不久後哭著抬起屁股,信也立刻抱緊。

  「啊……不要……不要……」

  美佐子發出悲叫聲。火熱的鐵棒再度插入肛門里,滴下紅色的粘液。

  「拔出去!痛啊……信也……」

  「媽媽……我愛您……我愛你……」

  信也一面喊叫一面瘋狂的拼命插入。美佐子對窄小的肉洞快要被撕裂的劇痛感到恐懼。

  「不要……這樣粗暴!」

  美佐子的聲音也像喊叫。

  「嗚……信也……不要折磨媽媽……啊……就在那里停止吧!」剛才是只有龜頭進入,但這一次不同,信也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不要……啊……」

  美佐子一面呻吟一面很微妙的扭動屁股。火一樣發熱的肛門大概感覺已經麻痹,只有刺痛的感覺。

  「媽媽的屁股怎麼樣啦﹖」

  「好棒,媽媽的肛門……擴大了,全都進去了。」「進入到根部了嗎﹖」「嗯,全部都進去了。」「強烈的刺激一直到腦海里……」

  「媽媽,痛嗎﹖」

  「已經分不出是不是痛了。」

  「我的被夾的很痛。」

  「那里的洞很窄小所以自然會那樣,不是媽媽故意夾緊的。」在那窄小的洞理塞滿的異常感,影響到子宮的感覺,美佐子開始產生淫邪的快感。

  「這樣不動就好了。」

  美佐子感到舒暢,前面的肉洞分泌淫液,這是肛門與腔孔綜合的美感。

  「乳房。」

  突然從信也的嘴里冒出來。

  「不可以摸嗎﹖」

  一這句話使美佐子突然清醒。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們不是說好了嗎﹖」「這個我知道。」信也順從的答應,開始撫摸雪白的屁股。

  「媽媽,只能弄屁股嗎﹖」

  「是……是啊。」

  赤裸的趴任那里的姿勢,能看出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美佐子的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

  信也開始猛烈抽插,抱住漂亮的屁股狠狠插入。

  「慢一點……還要慢一點。」

  美佐子的聲音有一點沙啞,本來咬緊于關忍耐,不久後上身倒下去用嘴咬住枕頭。屁股還是被高高的抱起,肉棒兇猛的插入。

  美佐子的嘴放開枕頭,一面發生嗚嗚的哼聲,不停的問「還沒有好嗎﹖」然後好像要使信也早一點射精,自己也開始前後搖動屁股。信也好像呼吸困難的樣子,張著嘴巴猛烈抽送。

  美佐子也配合兇猛的節奏扭動屁股肉棒的活塞停止動作,開始噴射。

  「泄了……」

  這是信也從喉嚨里擠出來的聲音。

  從學校回來就立刻開始肛門性交。

  在一樓的主臥房里,美佐子的雪白裸體趴在床上。

  「來吧。」

  從美佐子的這一句話開始肛門性交。

  每天都一樣。所以已經能順暢的插入到根部,雙方都已經達到熟練程度的肛門性交。

  完畢後母子一起洗澡。然後是晚餐,餐後在廚房里第二次肛門性交。

  晚上十點半。美佐子會把飲料與宵夜送到二樓的兒子房間。每天晚上信也會努力用功到十點半。不論英語或數學如果有不會的地方,有東京N大學畢業學歷的媽媽會教他。

  「信也,你變了。最近肯用功了,尤其數學有很大進步。」今天晚上美佐子這樣贊美信也的努力,然後就開始今天的第三次肛門性交。

  結束後美佐子的頭發散亂的披在臉上,一面擦拭污穢物說。

  「信也,今天這樣就能放過媽媽了吧。」

  「不行,要讓我摸一摸前面的肉縫吧。」

  「什麼﹖」

  美佐子驚訝的回頭看,

  美麗的美佐子看到美少年信也時偶而也會有陶醉的剎那,現在他的眼睛里冒出強烈的慾火。

  「媽媽趴下來抬高屁股時,就能看到黑毛和前面的肉縫。還能看到像珍珠般的肉球。我很想翻開那軟綿綿的花瓣,看一看里面是什麼情形,也想摸那里。媽媽,能了解我的心情吧。」美佐子在心理想,一直害怕的事情終於來了,而且來的很快。

  「媽媽,你不明白嗎﹖」

  兒子發出尖叫聲。

  「你要安靜一點,你的心情我當然了解。讓你看到,但不讓你摸,我也覺得很可憐。可是最後的一條線還是要遵守。這也是當初我們說好的。」「算了!你出去吧!」信也抓起書桌上的書本丟到美佐子的臉上。美佐子站起來,用哀怨的眼光看一下信也,默默的走出房間。

  到樓下的浴室,清理留在肛門的精液。

  洗完澡仰臥在床上,美佐子從床頭柜拿一本婦女雜志開始看。可是不如不覺流出眼淚,照片和文字都看不清楚了。

  「老公……」

  丟下雜志,心里想著丈夫的面貌,拉開睡袍,脫下有蕾絲的雪白三角褲,在燈光下暴露出黑色的草叢地帶。美佐子柔軟的手指在陰毛或陰核上撫摸,在那精力強大的丈夫以前每天晚上撫摸,把火熱肉棒插入的肉洞上,美佐子巧妙的運用手指磨擦。

  「啊……」

  美佐子張開富有彈性的嘴唇露出雪白的牙齒嘆息。

  「啊……啊……老公……我和信也發生病態的性行為……那是不得已的,原諒我吧……可是,這里是屬於你的……這個又敏感又濕潤的地方是你的……啊……好舒服……」手指用力夾住沾上蜜汁的陰核。立刻有電流通過。繼續用手指揉搓,電流涌向大腦。

  「嗚……好……」

  美佐子發出哼聲,一面用力揉搓陰核一面把左手指插入肉洞里。手指在粘粘的肉洞里轉動,右手用力壓扁陰核。換手,右手插入洞里,左手在陰核上磨擦。

  肉洞里充滿蜜汁,同時像火一樣熱。然後就到泄身的剎那。

  「嗚……啊……啊……」

  美佐子發出這樣的聲音,屁股一起一落的打在床上。

  激情過去以後,美佐子用衛生紙清理手淫的痕跡,想到遠在歐洲的丈夫,雖然一方面祝福丈夫工作順利,但不由得一方面產生怨恨的心情。

  第二天早晨。信也翹起嘴巴吃完早飯,故意在美佐子面前吸煙。

  美佐子立刻把香煙搶過來,但信也翻起白眼看她。

  「我要變成不良少年。不肯和我做一般的性交,我就不用功,這樣可以嗎﹖媽媽。」「如果你用這樣的態度,媽媽連屁股也不答應了。」美佐子用嚴肅的口吻說。

  生氣時的眼睛顯的更美,媽媽的臉上表現出強烈的意志,有高雅的美感。信也好像被吸引過去,來到美佐子的身邊開始撫摸屁股。

  「信也,你這樣會遲到的。」

  「脫裙子吧。」

  「回來再弄吧,媽媽會等你,快去上學吧……」信也聽到母親的請求,又拿起書包。

  「媽媽,今晚答應全給我嗎﹖」

  「你不要胡說,不可以!」

  「哼!冷淡的女人。」

  丟下這種話,信也走向大門。

  「一定要上學。」

  美佐子跑到窗邊說。

  「不要羅嗦!」

  兒子說完就跳上腳踏車。身體很大,美佐子想,確實身體長大了。」家里響起吸塵器的聲音,還有電話的鈴聲。

  「喂,我是柑野。」

  「我是星野,就是紗織。」

  「哦,是你。」

  美佐子產生羞恥感,停頓一下說。

  「上一次打擾你啦。」

  「後來,你的兒子怎麼樣了呢?」

  「是……」

  美佐子沒有說出來,感到臉上火熱。對方好像察覺出來似的輕輕笑一下。

  「請報告以後的情形吧。當初找我來商量,你有義務報告呀。」電話里又聽到笑聲。

  「是,等一等來拜訪。」

  「不要那樣見外。隨時都可以,我今天是不會外出的。不過,愈早愈好。」美佐子開她的小型車先去游泳俱樂部,游泳一小時後去星野家。

  開到日式房子的前面,美佐子的心情還是很沉重。在室內游泳池游泳時,心情也沒有開朗,信也的事重重的壓在她心上。

  紗織等在冢里。

  「我和信也肛門性交。」

  美佐子說完,臉上紅到耳根。

  「上次和你談過之後,我仔細考慮,有了這樣的結果,這就是我的報告。」「你和信也一天性交幾次呢﹖」紗織的聲音有一點興奮。

  美佐子紅看臉低下頭。每天二次到三次,有時候連續五次,她沒有辦法把事實說出來。

  「要求的很多嗎﹖」

  美佐子只好點頭。

  「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在肛門里射精呢﹖」

  「大慨……五分鐘左右吧。」

  「哦,相當長久啊。」

  「抽插五分鐘左右就結束了。」

  「他不要求性器嗎﹖」

  「最近開始要求,所以我很困擾。」

  「這也難怪,全部讓他看到了。沒有辦法只讓他看肛門,把那里藏起來。」「這樣好不好﹖你和我的雅夫去旅行子我和你的信也去旅行,把前後都給他們。這樣熄滅他們的火焰。同樣的你也把前後給雅夫……沒有血統關系的人,心情就輕松了吧。對你那在外國的丈夫就算是閉上眼睛吧……如果你答應,從後天的星期六開始。」「你真是可怕的人……」「其實,任何女人只要把外表的一層皮拉下去,都是野獸吧。」紗織的口吻很爽快,美麗的眼睛帶著笑容。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姐與弟 下一篇:媽媽是專屬於我的乳膠肉便器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香港赛马会手机资料站欢迎 天津时时客户端 码王论坛 山东时时后一走势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北京pk直播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改20分钟开奖了吗 新疆时时简介 拱趴十三水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