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那些年我們一起操過的后媽

那些年我們一起操過的后媽

一個非常普通的早上,在一個非常普通的小區門口,李剛正在和他的妻子韓艷梅告別。

  「老婆你先回去把,公司的車就要來了。」「沒事兒反正也不急著去店里,這次你進山又要多久才輪休啊。」「這次進山要把三期工程的地基打好,最起碼也要一個月。我不在家里力力就交給你了。」「你就放心去吧肯定不會讓你寶貝兒子渴著餓著。」就在這時一輛大巴停在了路邊,李剛接過妻子手中的旅行箱就上了車,韓艷梅一路目送大巴離開了視線才掉頭回家去。

  回到了家中,李大力已經煮好了粥正等著她回來一起吃呢。「韓姨我爸已經走了啊。」「恩,你爸這次得去一個月呢。」李大力盛好了粥。「韓姨你吃了早飯再走吧。」韓艷梅走過來摸了摸李大力的頭:「力力你真是懂事啊,我兒子要你一半省心我就知足了。不過今天沒時間了我得早點去趟庫房,你吃完了自己上學去啊。」說著進屋換衣服準備出門。

  李大力一手端著碗埋頭喝粥,其實兩只眼珠子正透過門縫偷瞄后媽韓艷梅換衣服,可惜門縫太小實在看不見什么東西。不一會門打開了,韓艷梅伴著一身香風走了出來,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紅色女式襯衫,隱約可以看見里面的紫色乳罩,下身穿著一條拉絨緊身打底褲,外面套了一條包臀的黑色短裙,蹬著銀色的涼鞋,拎著一個紅色的坤包出了家門。

  李剛從小在鄉下長大沒怎么上過學。16歲就進了一家水泥廠當工人。38歲那年李剛原來的妻子得了癌癥,撇下她跟14歲的兒子李大力去了。廠子生產科的胡主任照顧他,提拔他當了施工部的一個小領導,還給他介紹了一個城里媳婦也就是韓艷梅。韓艷梅當時36歲,已經離異兩年兒子歸了丈夫,自己在市區開了一家女裝店。兩人認識沒多久就草草結婚,李剛帶著李大力搬進了韓艷梅的房子。

  結婚后李剛大部分時間都撲在了工地上,只有輪休才能回家。總算兒子李大力從小就老實,雖然一直不肯管韓艷梅叫媽,但兩個人處的也算是和諧融洽。

  這一天,李大力在學校的體育課上一不小心跟隔壁班的幾個流氓學生起了沖突,雖然名字叫做大力可他是出了名的膽小怕事,結果被幾個小痞子一頓臭揍,鼻血跟自來水似地流,止都止不住。后來總算幾個年輕老師出面制止,帶他去醫院做了處理,開了病假讓他回去休息半天。

  李大力一路捂著鼻子回到了家,鉆進爸媽的房間打算玩會后媽的筆記本電腦。
這時突然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嚇的趕緊合上電腦躲進了大衣柜。

  不一會門就開了,先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大姐,好不容易等到你男人走了,我可是的脹得受不了啦,今天得讓我好好弄弄。」「慌個屁!時間多的是!

  你這個瘟生不好好陪老婆就知道纏著老娘。」這是后媽的聲音,李大力一個激靈。
「我老婆哪有你會弄啊,我恨不得天天跟你弄。」「哼,今天不把老娘搞爽了你以后再也別想沾老娘的身子!」李大力撞著膽子偷偷得把衣柜打開一點縫,瞇著眼睛往外看。只見兩人的衣服脫了一地,后媽韓艷梅光著大屁股躺在床上,床邊一個黑瘦的男人正把頭埋在韓艷梅的兩腿中間使勁的咂著,吞吐唾液的聲音清晰可聞。

  「恩!舒服!猴子,再用舌頭伸進去舔,別咬」「大姐,你下面味道還是這么騷,逼水止都止不住。」李大力知道這個叫猴子的男人,他是后媽店里的伙計,沒想到爸爸剛走她就帶人在家里偷情。李大力心里很亂,不知道該不該出去制止他們。

  舔了一會,韓艷梅有點吃不住了,她起身拉起了猴子,坐在猴子的腿上,一把握住猴子的雞巴,拿手揉了起來,笑著說:「狗東西,今天非玩死你!」猴子一邊享受著她的套弄,順手把她的奶罩推了上去,徑直把手伸到韓艷梅胸前,揉著那兩團肥軟的奶子,舌頭在韓艷梅的臉上脖子上舔來舔去。

  衣柜里的李大力眼睛都快直了,近乎全裸的后媽就在他兩米不到的距離,兩只的肥奶掛在胸前,乳暈還特別大,顏色深得發紫,奶頭已經呈柱形,顯然是讓男人咬出來的。兩團肥白的奶肉在猴子手上變換著各種形狀,皮膚散發出一種迷人的紅暈。

  「大姐,這么久沒弄了今天幫我吹下吧。」「想的美,一身臭汗,趕緊先幫大姐止止癢。」說著起身從坤包里拿出套子給猴子帶上,扶正雞巴一屁股坐了上去。

  「寶貝!操死大姐!把大姐操爽了大姐給你漲工資!呀!太舒服了!啊……再來!」韓艷梅坐在猴子身上套,整個人正對著李大力,兩只大奶子隨著身體擺動,一抖一抖的,看的李大力心如亂麻。猴子的肉棒在她的陰戶里進進出出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大灘的淫水順著大腿流到地上。

  如此又大干了一會,韓艷梅爽得肥臀狂扭,猴子明顯感覺到韓艷梅的陰戶猛然吸住龜頭,一股溫熱淫水直泄而出,燙得他的龜頭陣陣透心的酥麻,差點就直接交了貨,忙用雙手摟住韓艷梅的腰肢停下來歇會。

  「誒呀媽呀累死我了,換你在上面。」韓艷梅沖猴子身上下來兩人調換了位置,她躺在床上分開豐滿肥碩的大腿,猴子雞巴對準陰戶,腰一挺,雞巴就全根肏入了。「猴子……我好舒服!對就這樣操,太舒服了!」猴子感到陰道把雞巴夾得緊緊的,于是一邊捏弄著韓艷梅的肥碩的大奶子一邊開始狠命地抽插那濕潤熱乎乎的肉屄「啊……媽呀……啊……你這個臭猴子……操死我了……你真會操啊」,韓艷梅雙手纏抱著猴子的腰,嗯嗯呀呀呻吟不已,盡情享受著大雞巴的沖擊,而且還主動把大屁股不停的上下扭動,迎合著雞巴的抽插,兩片陰唇隨著大雞巴的抽插不停的翻進翻出。

  又操了幾分鐘,突然傳來最炫名族風的歌聲,原來是后媽的手機響了。韓艷梅從猴子身上下來接起了電話,李大力終于也鎮定了一下把衣柜的門關的緊緊的。

  衣柜里一片漆黑,只能依稀聽到是店里出了什么事情,在她的催促下猴子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服離開了家。李大力本來打算等后媽也走了就能從衣柜里出來,正在這時,衣柜門突然被打開了。

  李大力正藏在衣柜里想怎么辦,突然衣柜的門就被打開了。

  「你都看見了吧。」韓艷梅沒有抬頭,自顧自拿紙巾擦拭著水淋淋的陰戶。
李大力頓時都傻了,滿臉憋得通紅,只是木木的點了點頭,「那你打算怎么辦,告訴你爸爸嗎?」韓艷梅突然站了起來,握住了李大力的手。白花花的奶子直接貼在了他的胸口,紅提子似的乳頭隔著t恤在胸前慢慢的滑動。李大力的臉都快憋出血了,呆呆的看著后媽一絲都不敢動。

  韓艷梅妖媚的笑了一下,突然雙手環住了李大力的脖子,涂著紫色口紅的雙唇直接印在了李大力嘴上,靈巧的小舌頭像一把匕首輕而易舉的撬開了牙關,積極的在他嘴里攪動著。連泌帶唾的灌給他大量口水,口水散發出的濃郁的味道以及成熟女人身體上散發出的妖艷的體香,就像催情劑一般刺激著李大力的神經。

  親吻了一會,韓艷梅牽引著他的雙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來,吃媽的奶子。」李大力如夢方醒一般一下把韓艷梅按到在床上,開始如狼吞虎咽一般揉起后媽的奶子。左手沒閑著像揉面團一樣大力的抓著左邊的奶子,然后頭靠下去吸吮起右邊奶頭來,口水混合著香水味聞起來十分的刺激。

  李大力正玩玩具一般玩弄著后媽的奶子,突然下身一涼,原來韓艷梅空出的右手已經將他的運動褲跟內褲一起拉了下來,用豐肥的玉手撥開了龜頭上的包皮,時輕時重的套弄起了繼子的肉棒。

  成熟婦人熟練的技術爽的李大力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攤在床上,嘶嘶的喘著粗氣。
「喜不喜歡媽弄你。」韓艷梅嬌嬌嗲嗲的問,涂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一下下刺激著龜頭。

  「喜……喜歡,韓姨你弄的我好舒服。」李大力已經爽的有點神志模糊了。
這是韓艷梅突然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大力的刺激著龜頭,李大力終于忍不住一泄如注。噴射出來的精液大部分都射在了韓艷梅的奶子上。

  「爽嗎?」韓艷梅癡癡的笑,指甲在繼子的胸口輕輕的刮著。李大力已經完全無力了,癱軟在床上。

  「呵呵,媽還可以讓你更爽一點。」韓艷梅突然低頭一口含住了剛剛射過精的肉棒,用牙輕輕咬了咬,然后用力吸允起來。

  李大力頓時痛呼出來:「疼……韓姨不要弄了……」肉棒又痛又癢刺激的他頭都麻了,韓艷梅卻完全不理會繼子的哀嚎,頭部快速的上下起伏,幅度越來越大,李大力幾乎整個下半身都抬了起來,精液又一次噴射出來。

  韓艷梅鼓著腮幫,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將繼子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還剩下一些順著嘴角流了下來,顯得是那么淫靡。

  韓艷梅轉身進了浴室,關上了衛生間的門。只剩下李大力留著床上沉迷在痛與快樂之間************當快感漸漸消失,李大力終于開始感到后怕了。

  短短的一個小時,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后媽的出軌,還有自己跟后媽發生的這一些。聽著浴室里的水流聲,李大力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這時,韓艷梅披著浴巾出了浴室,一頭染成酒紅色的卷發用一個簪子系在腦后,裸露在外的肌膚白里透紅,大半個奶子露在外面。韓艷梅感覺到了繼子餓狼般的眼神,暗自一笑,依然自顧自的往全身抹著精油。白嫩的玉手緩緩滑過雪白的脖頸,白花花的奶子,豐滿的大腿。

  「媽好看嗎?」李大力的理智已經被眼前的夫人擊的粉碎,撞著膽子坐在韓艷梅的邊上,雙手又一次環上了韓艷梅的奶子。時而彎下身體吸吮奶頭,偶而抬起頭用臉頰摩擦奶頭,感覺像玩黏土似的,不一會奶子上布滿了他的牙印和口水。

  「就這么喜歡媽的奶子嗎?」韓艷梅任由繼子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游動。「喜歡……」「那以后媽的奶子就給你玩,不過你要聽媽的話,懂了嗎?」溫香軟玉在懷,下身的雞巴又開始蠢蠢欲動,李大力打著膽子把手伸向了后媽的陰戶。

  「想不想操媽?」韓艷梅按住了繼子的手,輕輕吸允著他的耳垂,甜美的鼻息噴在臉上,李大力壯起了色膽:「韓姨,你就給我一次吧,我以后什么都聽你的。」「現在還不行,看你的表現吧。現在趕緊去把自己洗洗干凈。」說著把李大力趕出了臥室。

  李大力看著關上的房門,他看不到韓艷梅在門樓露出一個有些陰冷的笑容。李大力洗了個澡,呆呆的趟在床上,不時還留戀聞聞手上殘留的后媽身上殘留的香味。滿腦子都是白花花的大奶子大屁股。

  正在他沉醉的時候,韓艷梅打開了房門,她已經穿好衣服,換了一件黑色薄薄的套裙,頭發在腦后盤了個發髻,肩上掛著透明胸罩肩帶,腰部收得很緊,下面裙底只到腿肘上部三四寸的地方,胸部的地方開了個口兒,雙乳白花花的露出一大半,夾出一條深深的誘人乳溝,雖然腰部很緊顯得有點贅肉,更顯出成熟女人無比性感的媚態。

  韓艷梅走到床邊,轉了一圈,散發出迷人的香水味。「媽這一身好看嗎?」李大力忍不住又要動手動腳,韓艷梅一把就拍掉了他的魔抓。「媽晚上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出去吃點吧。」李大力突然有些急,經不住問道:「韓姨你……」「我知道,等媽晚上回來。」說著親了下繼子的臉頰,帶著一陣香風離開了家。

  始終敲了12響,已經過了午夜,韓艷梅還是沒有回來。李大力前前后后洗了好幾次澡,翻來拂去就是睡不著。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家庭盛宴激情 下一篇:亂亂亂,換換換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 单机打天九 今日快3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直选3奖金多少 足球北京单场开奖结果 在线每日稳定更新 山西快乐十分购买技巧 北京单场赛程 三地试机号开奖号 网赌对刷如何不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