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搶劫犯還是強奸犯呢

搶劫犯還是強奸犯呢



  有一天王濤問我:「陳歡,你知道最殘忍的嫖客是什么樣的嗎?」然后他得意地對我狂笑:「那就是嫖過了小姐之后,還要搶光她所有的錢。」

  我當時就承認他那種說法是正確的。

  小姐們有一句話常常掛在嘴邊:不給小費算強奸。

  那嫖過了還要打劫光她所有的積蓄,豈不是像強奸了她一輩子一樣足夠殘酷?

  我的真名并不叫陳歡,就像我心里清楚王濤的真名也不叫王濤。

  其實認真起來這些都無所謂,任何名字只是來方便別人稱呼,真和假并不影響朋友之間的溝通。

  那一段時間,王濤是我生命里最親近的人。

  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每個人都有寂寞的時候對吧?連瘋子都會覺得寂寞,我親眼見過一個精神病患者滿臉落寞地站在列日下的十字路口,孤獨地用四十五度角仰望遠處的天空,望到眼眶里噙滿淚水,對身邊瘋狂鳴笛穿行的車水馬龍恍然不覺。

  何況是我,身強力壯思慮縝密情緒多變,一只天性中帶著孤獨的瓶子(水瓶座)我常常感覺自己寂寞得就像那天看見的瘋子。

  幸虧我及時認識了這個現在叫王濤的家伙,才沒有在那一段寂寞日子里瘋掉。

  二~~四年秋天,我和王濤結伴從A城市逃竄到B城市,一路上神經緊張脆弱,心臟跳動得像驚弓之鳥,任何一個穿制服的乘警從列車通道經過,我們都微微把頭轉向一旁不敢放松警惕,手悄悄插進懷里,緊握被早已汗水浸透的刀柄。

  沒錯,我用了逃竄這樣一個詞,用詞很恰當。

  我們都被這里或者那里的警察通緝,在認識之前是兩個彼此陌生的劫匪。

  到達B城市才算放松下來。

  B城市我倆都第一次來,完全陌生的城市對我們這種人來說,才是一個安全的城市。

  然后我們用最短的時間融入這個城市的文化和街道,千萬不要小看文化的威力,無論是潛伏還是實施搶劫,有文化的劫匪都會更順利一些。

  這是長久流竄后磨練出來的能力,在B城市,我們有了新的身份,這次我叫陳歡,他叫王濤。

  自重身份的劫匪一般不屑去打劫小姐的。

  小姐們也是這個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和我們異曲同工,都不受法律和警察的保護,終日凄凄惶惶地孤單,不敢對任何人坦白自己的身份。

  所以王濤說起要去劫一次那個他昨晚嫖過的小姐,我一開始是拒絕的。

  王濤說:「靠,你沒看那小婊子有多富有,手上戴的鉆石,比我搶過的任何一顆都要大。何況……」他嘿嘿笑了一陣:「我還想再多睡她幾次,可是現在已經沒錢了。」風聲有些緊,B城市到處都有巡警晃來晃去的身影,我們還沒有實施過一次有價值的搶劫行動。

  「相信我陳歡,搶她一次比搶一個小型儲蓄所還要回報豐厚。」王濤鼓動我說。

  我被他的這句話說服,你不能勉強自己承認,一個比小型儲蓄所還有價值的小姐是屬于真正意義上的弱勢群體。

  劫富濟貧是每個劫匪都無法淡忘的理想,她那樣富,今天我們又是如此貧窮。

  搶來的錢比任何一種手段得來的錢花費得都更快,這一點,沒有誰會提出異議吧?

  二~~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凌晨一點,我收到王濤發來的信息:歡哥哥,生日快樂!

  我知道,他已經控制住了樓上那個叫雪兒的小姐。

  這是一個環境不錯的小區,樓群建筑不算高,但很有格調。

  王濤是十一點左右跟著那小姐上樓的,卻在兩個小時之后才給我發來信息,我坐在小區公用花園的石凳上,心里不知道暗暗罵了他多少次。

  樓上風光獨好,他就不想想深秋的夜里,一個人苦等心里有怎樣的一種寂寞。

  三幢,四樓,C座,我才輕叩了一下房門,王濤就打開了。

  房間里裝潢不錯,兩室一廳的房子,弄得很像個溫暖的家。

  雪兒被膠帶綁了雙手,裸著身子坐在臥室的地板上,屁股下面狼藉一片,仍在慢慢流出王濤的臟東西。

  她在一家夜總會上班,自己租的房子,有客人要求出臺方便時會帶回來,她也怕在賓館遇見警察查房。

  她瞳孔里充滿了驚懼,王濤在她身旁蹲下去,用寒光閃閃的匕首去撩撥她嬌嫩的乳頭,她嘴里塞了一團絲襪,不敢用力躲閃和掙扎,只發出一陣悲鳴般的哭泣。

  我輕聲問:「雪兒小姐是吧?我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一談,如果你保證不大聲叫,可以把絲襪先從你嘴里取出來。」

  雪兒點點頭。

  我從口袋里取出一張打印紙,是A市公安局關于秋季發生在服裝街一起劫案的告市民書,上面印著我和王濤被監視器捕捉到的模糊圖片,確定她看清了上面講述的我倆犯案過程的殘忍之后,才拿出了堵在她口腔里的東西。

  我對雪兒說:「你一定要相信,我們的目的只是要錢,死人的事情,誰都不想發生。」雪兒小姐很配合,輕輕點了點頭:「屋里有些現金,還有些首飾,我全拿給你們。」王濤用匕首劃開綁在她手上的膠帶。

  雪兒慢慢站起來,走出梳妝臺前,精液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滴,她抽出一張紙巾飛快地抹了兩把,隨手就丟在干凈的地板上,看得出來,她很想盡快結束這一切。

  她打開梳妝臺的抽屜,取了現金和首飾放在臺面上,從手指上拔下那枚灼到王濤眼睛的鉆戒時好像有那么一點點心疼,但也不失為飛快。

  「就這些了,大哥,我屋里有的一切,全都拿出來了。」我沖她笑:「雪兒小姐,你長得真漂亮。」

  雪兒猶豫著說:「大哥,如果你想跟我睡一覺也行,要不要我先去洗洗?」她又拿紙巾抹了下面一把,團成一團扔在腳下。

  我輕笑著問她:「你,是不是覺得夜還很長,不舍得讓我倆早點走?」她愣了一下,從床頭旁拿過一只皮包,從里面取出手機和錢夾,把錢夾里一小疊鈔票和手機也放去臺面,誠懇地望著我:「大哥,我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我對她說:「你這么年輕,人也漂亮,如果逼得我們弄傷了你,實在是太可惜了,對不對雪兒?」雪兒全身開始顫抖,沖著我慢慢跪下去:「大哥,我不會去報案的,你們放過我,我一輩子都感謝兩位大哥。」我點點頭:「嗯。」然后我不再笑,認真地盯住她的眼睛幾秒鐘:「雪兒,我剛才說過死人的事情,誰都不想發生。但我從來沒有保證不會弄出人命,你明白嗎?」雪兒絕望地流著淚:「大哥,我真的全部都拿出來了,你相信我。」「那好。」我托起她的下巴望著她的瞳孔,確定她整個人已經完全屈服,才用很輕的聲音說:「身份證,銀行卡,密碼,全都給我。」

  一瞬間她真的心疼了,我能看出來,但我微笑。

  我打開了臥室里的那臺電腦,這才是我今晚最終的目的,如果不是王濤說雪兒房間里有可以上網的電腦,我才不會為了一顆破鉆戒就來打劫她,那東西實際去賣的時候,賣不了多少錢。

  我特別認真地對雪兒說:「除非你死也不肯給,我才會最后放棄。」多少錢都比不上她的命更重要,當然,僅僅是對她個人而言。

  很順利,雪兒幾乎沒有再做任何徒勞地堅持,就把我要的一切統統給了我。

  我聯通了網絡登錄進銀行的頁面,幫雪兒申請屬于她的個人網上銀行帳戶。

  在我忙著操作轉帳期間,王濤又嫖了雪兒一次,他們在我身后的床上交合,王濤為人粗魯,明明想聽雪兒叫床,有幾次卻弄得她輕聲叫疼,他真不愧是個殘忍的嫖客,我敲打著鍵盤,一邊暗暗想。

  夜里兩點四十分,整個網上銀行轉帳過程結束,今天的收入頗為豐厚,看來漂亮的女孩做小姐,確是一份很有錢圖的職業。

  離天亮小區門口出入人流密集的時間還早。

  門口有保安,任何人現在從那里經過,保安都會格外注意。

  我并不著急走,最安全的離開時機,是早上七點鐘左右,人流穿行密集,沒有人顧得多看我們一眼。

  很久沒碰過女人了,雪兒的裸體最終吸引了我的視線。

  她是那種肌膚白嫩的女孩,自然牛奶的色澤和絲緞的順滑,她給自己起了雪兒這個名字,應該是出于對身體某種程度的自信。

  確認了雪兒的確是王濤說過的那種天生尤物,我松開她的乳房,拍了拍王濤的屁股,讓他先去外面。

  王濤很乖,提了褲子出去,雪兒躺在床上,目光驚恐地望我,我笑笑,讓她去清洗身子。

  雪兒穿上拖鞋去浴室,我靠著浴室的門框看她淋著水,用手指一點一點把王濤留在身體里的臟東西摳出來。

  王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回頭對我說:「你小子真麻煩,想干就干,還洗那么干凈干什么?這小妞下面干凈得很,相信我好了。」

  我懶懶地說:「我是怕你不干凈。」

  王濤罵了一句,拿起一本色彩斑斕封面的雜志看,不再理我。

  洗完澡出來雪兒的頭發濕漉漉的,沒了妝飾的臉色蒼白,眼睛里空空洞洞,不知所措地躺了幾個姿勢,見我站在床邊只是盯著她的身子看,驚慌了起來,問我是不是還有什么不滿意。

  我說:「時間還早,頭發晾干一下再做吧,你先陪我說會話。」雪兒半坐起來,靠在床頭上聽我慢慢說話。

  她只有十九歲,告訴我做小姐才滿一年。

  我說:「一年存了近二十萬,做小姐這一行還真是暴利。」我笑笑,「可惜我是男人,但愿下輩子也生成漂亮的女人,不用像這輩子這么辛苦。」

  雪兒哭了,我問她為什么哭,她哭得更傷心,連恐懼都沒了,一定是在思念被我拿走的那些存款。

  我安慰她說,自己和外面那個混蛋不一樣,出來嫖一定講原則。

  「你可以問我要錢,現在我是有錢人。像我這種人,手里有了錢就會特別大方,誰知道明天我還有沒有機會揮霍生命呢?所以,你以后接客要記得,一定要確定嫖客是不是真正的有錢人。」我去撥弄她的乳頭,上面仍沾著一點粉紅的的顏色,只是不夠興奮。

  雪兒低啞著聲音說:「為什么你們會選上我?我們那間夜總會里,比我有錢的小姐多的是。有人開了寶馬上班,我只是很不起眼的一個。」

  我一時間忘了自己性欲沖動,抓著她的乳房停止了捏弄:「開寶馬上班的小姐?能不能介紹給我認識?拿到的錢我答應分一份給你,你知道做劫匪這一行,比做小姐講義氣多了,答應了朋友的事情絕不反悔。」雪兒說:「我什么都不要,你只要把我自己的錢還給我就好了。」我毫不猶豫答應了她,搶劫一個小姐,永遠比搶劫一間儲蓄所來得容易,搶劫后還有機會多交上一兩個朋友,這種手段雖然不夠勇敢,卻不會那么寂寞。

  我討厭永遠寂寞的時光,雖然我從來不知道屬于自己的時光還有多長。

  然后我和雪兒做愛,她也覺得我更像一個朋友而不是劫匪,跟我做的時候甚至有一兩波細微的高潮,讓呆在外面的王濤聽見她輕輕地呻吟聲,一個勁羨慕。

  雪兒在身下婉轉承歡,低聲叫我告訴她的名字:「陳歡,你千萬別騙我,我并不怕被人搶,但是我怕被人騙。

  被搶是種無奈,被騙卻是自己太過愚蠢。」

  她腰肢柔軟,聲音嬌媚,讓我想起自己曾經迷戀過的一具美麗肉體。

  我差點以為自己真是個好人,可以值得她完全信賴。

  不知道是不是雪兒剛才一陣沖洗并沒有清洗干凈自己,不停有滑溜溜的淫液從她身下流出來,沾染得我陽具上濕漉漉的,當然插入的感覺也更加舒暢。

  她的花瓣緊密技巧絕佳,輕輕聳動的腰身讓我無比快樂。

  我一次次輕吻她的耳垂,那應該是她的敏感地帶,每次輕吻她都會更嬌顫了一分,哼出動聽聲音討好我,纏繞在我身上的四肢越發柔軟纏綿,輕聲叫我更用一些力氣出來。

  跟我做的過程,雪兒一聲也沒有叫疼,這讓我很欣慰。

  我才不想弄疼人家,那不是個好嫖客,好嫖客應該和小姐一起快樂,那樣嫖過的小姐才不會收了錢還要罵你。

  控制著身體快樂的節奏,我漸漸把雪兒哄到了高潮,面孔緋紅,乳頭硬硬的挺立了起來,有一陣子叫出了自己家鄉的方言,我沒十分聽懂,但知道是些快樂的臟話。

  很多人在高潮時會講臟話,越骯臟越快樂。

  我問她有沒有和嫖客做到高潮過,她說沒有,因為每一個嫖客都那么急不可耐,從來不關心她的感受。

  問她和我這一次呢?她輕輕咬著我的肩膀,對我說:「陳歡,你不是嫖客,你是強奸犯。」我問:「嫖客好還是強奸犯好?」

  雪兒哭了:「都不好,你把我的錢還給我,我不想繼續做小姐了,回家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女孩。談一次戀愛,結一次婚,生一次孩子,然后老死。」

  那是一個無限美好的愿望。

  我對她說:「你會的,你如此年輕而且聰明,又有明確的人生目標,拿回那些錢遠離這里,沒有人知道你的過去,未來的日子肯定充滿燦爛的陽光。」

  雪兒抬高雙腿,夾緊我的腰用力撞擊我的身體:「快點,我要到了,先讓我舒服一次,然后再和我說話。」我做到了,一連讓她舒服了幾次,才戀戀不舍地射進她的身體里。

  從雪兒身上下來,她閉著雙眼沉迷,腿分得開開的,被撞成粉紅色的花瓣里流出白色的精液,我用手指抹了在她雪白的肚子和乳房上亂涂,她懶洋洋地叫我別鬧,讓她休息一會再玩。

  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守信用的人,離開前我轉了兩萬元回雪兒的銀行卡里,告訴她只要她消息準確,完全拿回屬于她的那些錢,只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情。

  我從來不是個合格的劫匪,但我是個合格的騙子。

  以前有人這樣說過,我想他是誤會了,我唯一想騙過的,是自己的良心,永遠都不是別人。

  字數:4257
【全文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二公差輪奸女囚犯 下一篇:拷問中的強暴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河北新快3走势 黑龙江时时走势表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快乐12任五胆拖玩法 吉林11选五前三走势表 赌场二十一点赢的概率 四川快乐12选5看号技巧 北京时时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九州APP在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