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桂花村里桂花溪

桂花村里桂花溪


都說女人談戀愛中特別愚笨,那時因為很多女人戀愛時特別投入,所以說女人戀愛時笨,那是一種贊美!

  中秋將至,又適逢國慶長假。阿郎本想要好好地休息休息,天天一早到晚忙工作,簡直可以把人累死,所以都早上九點了,他還在蒙頭大睡。

  但天不隨人愿,他的好兄弟兼同事羅強打電話來把他吵醒,憤怒的阿郎對羅強說:「如果沒有恰當的理由解釋為什么吵醒我,我就詛咒你去嫖的時候染上花柳……」電話那頭,羅強興沖沖地喊:「不要那么惡毒,快起床,一起去野游……」「就為這個事吵醒我?什么野游的?我不去……」阿郎火大了,就想掛掉電話。

  「不去你可別后悔,蓉蓉想介紹她的表妹給你認識,她表妹才十九歲,一直在家閑著,今天想拉蓉蓉一起到什么桂花村看桂花,現在人已經在我家了,告訴你,她表妹絕對是個美女……」「真的?……」

  「如果騙你,我去嫖時染花柳……」

  阿郎了解羅強,他知道羅強不會拿自己「性」福發毒誓,羅強的性慾就如同他名字一樣「強」。私底下阿郎喊他「性慾強」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羅強經常光顧萎靡場所。自然也順帶上阿郎。

  但現在阿郎還在生羅強的悶氣。

  一個月前,阿郎和羅強在單位聯歡舞會上認識了幾個剛分配來單位的幾個小 妹妹。小 妹妹們個個長得水靈靈不說,其中一個叫蓉蓉的女孩,那簡直就是個美人胚子,雖只雙十年華,但已前凸后翹。

  跳舞時,阿郎不但用手抓過幾次翹的地方,還不時用手臂和胸膛蹭過那凸的地方,但蓉蓉只是發嗲撒嬌來抗議,直讓阿郎骨頭酥麻。羅強更是為其美貌所折服,兄弟倆為此還爭執吵架,為了維護兄弟倆的傳統友誼,他們劃拳定輸贏,誰贏誰先泡,一個星期為期限,誰泡不了蓉蓉誰就滾蛋,也算阿郎運氣不好,讓羅強先拔了個頭籌,剛開始阿郎還以為自己無論相貌,氣質都勝羅強多多,所以也不在乎讓羅強先泡,他心想,這個蓉蓉雖然嬌嗲,但怎么也能頂住羅強的一個星期浪漫愛情攻勢。

  誰知道,偏偏一個星期不到,羅強也不知道用什么辦法,就大聲地宣布已經把這朵玫瑰給采了,雖然阿郎有點懷疑,但當他們親昵地手拉手的時候,他這才如夢方醒,追悔莫及。心里更是大罵蓉蓉輕佻水性,連一個星期都守不住,但實際上他每次看見兩人那親熱勁,心理就直泛酸。

  所以阿郎一個月來對羅強沒有好臉色,貌似憨厚的羅強也心里賊明白是怎么回事,因此他極力鼓動蓉蓉幫阿郎介紹女朋友,一來可以平息多年朋友的心中怨氣,二來他對各方面都比自己強的阿郎不放心,讓阿郎有了一個女朋友后,也希望他死了那份勾搭蓉蓉的念頭。

  蓉蓉也挺努力,介紹了幾個漂亮的小 妹妹給阿郎認識,但阿郎嫌這嫌那,沒有一個看上的,今天剛好她表妹大老遠地從蘇州跑來,要蓉蓉這個表姐帶她去看桂花,蓉蓉和羅強就馬上想到了阿郎。

  聽說是美女,而且是蓉蓉的表妹,阿郎穿衣服,背行囊的動作不可謂不快,他心想,蓉蓉如此眾,她的表妹應該不會差疵到那去。

  都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杭的女孩怎么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當蓉蓉介紹她表妹給阿郎時,阿郎笑了。

  「你好,我叫……阿郎……」

  「你好,我叫林攖……」

  蓉蓉的表妹叫林攖,她的樣子讓阿郎想起了好多年前聽過的那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小芳》,這個林櫻也梳著一條粗粗的辮子,戴著一副黑框眼睛,文文靜靜的,很害羞,動不動就臉紅,雖然唯一能看清楚的地方就是那小巧的鼻子,但阿郎見林攖顧盼有儀態,說話如黃鸝,間中還夾帶著吳越軟語,嬌滴滴的,他也不禁心花怒放,一掃這個月來的郁悶心情。

  和這兩個漂亮得像鮮花的小美女一起去野游,阿郎的心里那是一千個愿意。

  臨上車,蓉蓉嬌嗲道:「攖攖,要在野外過夜噢,我還是第一次耶,有點怕怕,你呢?」林攖紅著臉道:「我也有點怕……」

  知道女孩是第一次在野外過夜,阿郎又笑了,笑得很開心。

  牛郎山下有條小溪,小溪的兩邊長著很多桂花樹。所以,當地人稱之為桂花溪,小溪蜿蜒十余里,終年圍著牛郎山流淌,既找不到源頭,也不知道流到什么地方。

  傳說呀,那桂花溪是織女的眼淚化成的。它就像一條溫柔的手臂抱著心愛的有情郎,永遠不分離。

  桂花村就在這條有著美麗傳說的桂花溪的邊上。

  金秋的江南水鄉滿眼還是郁郁蔥蔥,到處是綠色,田野里不知名的小野花依然爭奇斗艷,但在澄黃,緋紅,潔白,等各種色彩艷麗的桂花面前,那些小野花就遜色多了,桂花不但美,而且走到哪都能聞到一股股醉人的清香。

  「……這里好美耶……」

  「……好香喔……」

  雖然中秋是游人賞桂花的時節,但地處偏僻的桂花村還是顯得那么安靜,好在有兩只快樂的小鳥在唧唧喳喳地嘈個不停,這才打破了這里的寧靜。

  這兩只小鳥就是蓉蓉和林攖。

  保護兩只小鳥的當然是阿郎和羅強了,阿郎在林攖身邊又是遞紙巾,又是遞飲料,還幫提了行李,盡獻溫柔殷勤之舉。林攖當然心里舒坦得意,久不久對阿郎回眸嫣笑,竟然是百媚眾生,就連那黑油油的大辮子,也能讓挑剔的阿郎神魂顛倒。

  桂花確實很香,但兩個青春亮麗的小 妹妹身上,也有一種特殊的少女香,據說這個年紀,女孩身上的汗水越多,那香氣就越濃,古人說女子香汗淋漓,恐怕是這個意思了。

  少女聞花香,男人卻聞少女香。

  阿郎不僅聞到了蓉蓉身上那股幽幽的體香,還發現她的香汗已經把薄薄的白色外衣粘濕透,小小褻衣的輪廓已經很清晰,胸前那凸起的兩點更是越發明顯。

  也許太熱,她解開了胸前的兩個紐扣,用手絹擦了擦從脖子流到胸脯上的汗水。

  女孩矜持,所以擦汗的動作隱蔽而迅速,但還是讓緊盯著著她的阿郎看見了雪白的肌膚,映入眼簾的,還有一條深深的乳溝。似乎第六感覺察到有人窺視,蓉蓉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向阿郎望去,偷看得入迷的阿郎反應呆滯,當他慌忙逃離蓉蓉逼視的眼光時,他聽到蓉蓉「哼」的一聲。

  幸好有點肥胖的羅強累得有點發呆,只顧著喝水,沒有注意到阿郎的齷齪之舉。

  阿郎的眼光馬上轉到林攖身上,他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林攖裸露的雙腿,由於沒有遮擋,修長筆直的玉腿已經給陽光曬出了一輪紅暈,但卻愈發嬌美迷人。

  阿郎轉眼再看看蓉蓉的小腿,也是如此的粉紅光潔,他艱難地吞咽了一把口水。本來出外野游都應該穿長褲,但阿郎胡噱什么桂花溪里的水都是牛郎山上流下來的泉水,不但清澈甘甜,而且滋潤養顏,當地女人的皮膚個個白里透紅,細膩柔滑。

  那個林攖聽了還有點懷疑,但蓉蓉卻是深信十足,所以,為了戲水方便,她們都改穿了短裙。

  眾人沿小溪行走,看見溪水流經一個有十米長寬的轉彎角,形同漏斗似的小水潭,潭底那些大小不均的河卵石清晰可見,溪水漫過,宛如一個大澡盆,旁邊又有幾塊大巖石,大家一邊剛好可以駐足休息,一邊可以欣賞四周田園美景。

  「哇……這里的水真清呀,林櫻,快過來……」大喊大叫的是蓉蓉,她蹲在溪邊,雙手掬起了一把水,把粉臉上的汗水洗了洗。小舌舔了舔櫻唇道:「嗯,還真有點甜。」林櫻道:「是噢,熱死了,能洗澡多好……」「當然要洗了,我都受不了……」阿郎也已經被清澈的溪水所誘惑。

  游玩了大半天,雖然驕陽已經西斜,但依然讓阿郎和羅強滿身臭汗,頭上冒煙,他們倆也不管小美女們同意不同意,扔下了行囊,脫下了衣服,「撲通」兩下,跳下了溪里。

  眼瞧溪水清澈見底,以為不深,誰知道,腳一踏空,竟沉入水中,幸好兩人水性好身材高,站直身子后,潭水堪堪深到阿郎的胸膛。饒是如此,也咕嘟地吃了兩口水,好在溪水甘甜,剛好可以解渴。

  又幾個猛扎,阿郎連聲高呼好爽,旁邊的羅強也大呼小叫地喊過癮,聽得小溪邊上的蓉蓉和林櫻直跺腳,蓉蓉更是大罵道:「死阿郎,為什么不早說可以游泳?我們都沒有準備游泳衣,怎么游啊?」阿郎往岸上噴了一口水柱,一聲怪叫:「切,這里方圓幾里人都沒有,太陽又準備落山了,你們怕什么,直接下來游就是,我們也什么都沒有準備,還不是照樣游?……」蓉蓉有點心動的樣子,林櫻卻大聲嬌嗔:「女生和男生怎么能比呢?什么都不穿就游泳那不羞死呀?況且你們兩個不是人嗎?」羅強向阿郎遞了遞眼色,阿郎會意地點了點頭。

  阿郎繼續鼓動道:「唉,隨便你們嘍,這么好的山泉水,不下來洗一洗泡一泡,那真的太可惜了,剛才我特別注意村里年輕一點的女人,她們的皮膚還真的很好……可惜,可惜呀!」阿郎只是胡吹亂叫,其實他的眼睛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兩個小美女的胸部和美腿。

  蓉蓉聽罷,居然道:「是真的嗎?」

  阿郎心里暗暗好笑,大贊這個蓉蓉果然「胸大無腦」,只是蓉蓉和林櫻在看著他,阿郎只好裝做一臉認真道:「那當然是真的,況且你們走了大半天了,汗流浹背的,不洗一下,估計明天起痱子……」天底下的女孩沒有不怕起痱子的,阿郎話還沒有說完,蓉蓉馬上嗅嗅自己的腋下,林櫻也聞聞自己的手臂,然后一臉懊惱地對視幾秒,彷佛說:真的有異味耶。

  阿郎還能忍住不笑出來,羅強就再也忍不住了,他只好一個猛子潛入水中,不想潛入太急,竟把他嗆了幾口水。

  阿郎看見蓉蓉和林櫻已經躍躍欲試,決定再加把火,他鼓動道:「這樣吧,如果你們覺得不好意思,我們把水潭讓給你們,我和羅強去支起帳篷,今天晚上就在這附近過夜了……」林櫻和蓉蓉一聽,大喜過望地跳起來,蓉蓉咯咯笑道:「阿郎哥想得真是周到,可是你們也別走太遠,看不見你們心里沒有安全感耶,不過,你們可不許看哦……」「不看,不看……」阿郎和羅強異口同聲地答應。

  「哇……」

  兩美女也異口同聲地大叫,原來從小溪爬上岸的阿郎和羅強只穿著內褲,內褲可不比游泳褲,被水一浸泡,男性生殖器官就顯露出來,形同裸露下體,蓉蓉連忙扭過頭去,林櫻就雙手掩目。阿郎和羅強哈哈大笑,卻不知道,林櫻的手指縫已悄悄張開。

  看著阿郎和羅強走遠,林櫻和蓉蓉才隱身大巖石后,阿郎估摸兩美女已經開始脫衣解裙了,幻想著女人的乳浪臀波浮現在眼前,阿郎身體開始發熱,那東西已高舉。

  旁邊的羅強看見阿郎的反應,哈哈大笑,阿郎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笑那么淫蕩做什么?我對男的不感興趣……」羅強一時語塞,剛要出口反擊,忽聽兩聲嬌柔的驚叫,驚叫聲方向來自蓉蓉和林櫻的那位置。

  「不好……」

  阿郎和羅強顧不得穿衣服,扔下手的行囊,箭步如飛向小水潭沖去,小水潭里,兩個小美女慌張地撲騰。來不急猶豫,阿郎和羅強已經跳下水潭中,也不管要救的人是誰,一人抱住一個,入手處,細軟柔滑,豐滿無比的奶子讓阿郎抓個正著,眼前的一張俏臉上蒼白得再也沒有半點血色,一陣輕咳,溪水從櫻桃小嘴噴出,灑了阿郎一臉,阿郎仔細一看,卻原來是蓉蓉。

  原來蓉蓉和林櫻也是見潭里的溪水清澈見底,以為不深,兩人一入水,突然發現踩不到底,頓時慌張起來,加上山里流下的泉水冰冷刺骨,這讓她們的手腳有點僵硬,就連岸邊的大巖石也滑不溜手,抓不牢,所以盡管她們不是旱鴨子,但情急之下居然游不起來,只好大喊大叫。

  看見抱住自己的是阿郎,蓉蓉下意識地用手護住了兩個豐滿的奶子,她的雙腿緊纏住了阿郎的身體,蒼白的臉上也迅速染上了紅暈,胸口還在起伏不定地喘息,口中已經破口大罵:「死阿郎,水那么深都不告訴我,你想淹死我呀?」「喂,是我救你耶,你斯文點好不好?別動不動就詛咒人家死吧。」「就罵你……誰讓你救?死阿郎,臭阿郎……」「好,那我放手了……」阿郎假裝要放手。

  「放手就放手,反正什么東西都給你們兩個臭男人看到了,讓我死了算了…」蓉蓉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阿郎一臉奇怪地問道:「你說什么話?你的身子不是早讓羅強看了?你們都早已經……」蓉蓉柳眉倒豎:「你放屁,是誰說的?是羅強告訴你的?」阿郎心中大樂不已,他明白了一定是羅強吹牛,聽到蓉蓉的責問,他連連點點頭。

  憤怒的蓉蓉大聲咒罵羅強的卑鄙無恥兼下賤。

  情緒還在激動,突然蓉蓉嚶嚀一聲,渾身輕顫,她發覺一絲不掛的下體被一根棍似東西頂到了自己的敏感禁區,那東西不但堅硬而且輪廓碩大。她焦急地要推開阿郎,那知道阿郎雙臂如鐵,蓉蓉掙扎不了,氣力已竭,身體回落,臀部也跟著下沉,剛好被迎上的東西頂入禁區,借助溪水的潤滑,那碩大堅硬的東西竟能長驅直入。

  「你……你……嗯……」

  電光火石之間突發的意外讓蓉蓉吃驚地張大了櫻桃小嘴,漲滿的感覺也讓她說不上話來。

  阿郎嘴角露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壞笑,他想不到剛才縱身跳下水潭時,用力過猛,內褲被褪到了膝蓋,成全了他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不要啊……阿郎……」

  蓉蓉的哀求聲音細如蚊蠅,楚楚可憐的眼神,很難讓阿郎相信她剛才還是個潑辣十足的女人,現在卻溫柔得像只小鳥。

  抱了許久,阿郎的手點發麻,他溫柔地把嘴貼近蓉蓉的耳朵問:「我們上岸好嗎?」蓉蓉微微張開櫻桃小嘴,臉紅紅地望著阿郎,玉筍般的手臂環繞著阿郎的脖子,那雙凝脂般的酥胸已經緊緊地貼著阿郎的胸口上:「嗯……死阿郎……你太壞了……」「那還不是你帶壞的?……」

  阿郎嘻笑說完,雙手托住蓉蓉的屁股,猛地挺動腰腹,雙腳移動,向岸上走去,那插在蓉蓉小穴里的大東西隨著阿郎的一步一步走動,也進進出出地摩擦那妙處的敏感神經。

  在水中走動非常緩慢,這害得蓉蓉嬌喘連連,環在阿郎脖子上的雙手越抱越緊,小蠻腰也悄悄地擺動。

  經過羅強的身邊,林櫻嬌呼:「表姐……羅強哥他欺負我……」阿郎扭頭看去,那邊的風光也是十足旖旎,羅強口里正叼著林櫻的乳頭,清澈的溪水下依稀地看見羅強的手托住了林櫻的臀部,而林櫻的雙腿也緊緊地夾住了羅強的腰,玉背上的肌膚雪白如牛奶。看到阿郎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林櫻的臉紅得似火燒。不想摘下眼鏡的林櫻竟然是貌美如花,阿郎不禁看得呆了一呆。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讓阿郎臉上火辣辣的。

  阿郎憤怒地瞪著蓉蓉大罵:「潑婦,你打我?」媚眼如絲的蓉蓉柔聲道:「就打你,看什么看?快走呀……」「走就走,以后不許打我的臉……」「啪……」

  「天吶,你變態,我今天搞死你……」

  夕陽西落,遠處牛郎山里傳來了一陣陣歌聲,那是山里的情歌:

  「桂花村里桂花香,桂花樹下妹妹想,妹妹想什么呀?想哥哥摘呀摘桂花,給呀給妹妹,頭上戴,哎嘍咧……哎嘍咧……」
  田野上的秋風不會讓人瑟縮,但夜深露重還是讓蓉蓉有點涼意,不遠處的嬌啼喘息更讓她心慌意亂。

  她撫了撫裸露的手臂,美目飄向阿郎,神態忸怩地說道:「有點涼,我……我也進帳篷了……」說完,站了起來,不想走太急,「哎喲」一聲,摔倒在草地,阿郎彈身而起跪倒在蓉蓉身邊,溫柔而關切地問:「摔哪里了?痛嗎?……」蓉蓉眨著勾人的眼睛,搖頭不語,胸口卻急劇地起伏,阿郎笑了,他的手摸著蓉蓉的迷人腳踝:「怎么不說話?是不是這里?……」似乎感覺到有點癢,蓉蓉吃吃地笑了起來,但還是什么話都不說。

  阿郎「哦」地一聲道:「我知道摔哪了,是不是這里?……」阿郎順著光滑的小腿一路摸到蓉蓉的大腿根部,攀上了吹彈可破的小屁股,滑進了兩股間的裂縫……「哎呀……不是這里……別摸……」

  「我看就是摔了這里,我幫你揉揉……」

  阿郎兩根手指靈巧地穿過綿薄的小內褲,向蜜汁蕩漾的地方前進。

  「嗯嗯……喔……你的手……死阿郎……臭流氓……」「那我就徹底流氓一次給你看……」阿郎解開了褲頭,掏出了一根猙獰的東西,扯下了蓉蓉薄小的內褲,整個身子壓在了蓉蓉粉嫩的屁股上。

  「你干什么……哦……不要……不要在這里……我們進……進帳篷去……」那猙獰而粗大的東西像蛇一樣滑進了蓉蓉的小穴深處,他舔著蓉蓉幽香的耳根,咬著嫩嫩的耳垂,嘴里嘟噥著:「我的小蓉蓉,這里就是帳篷……」蓉蓉渾身劇顫,敏感地帶受到了強力沖擊,她大口地喘著粗氣:「會讓小……小櫻……看到的……」「看到就看到,讓她看看她的表姐夫是多么的厲害……」阿郎弓起了腰腹,直上直下地撞擊蓉蓉柔嫩肉瓣,每一次都直插盡頭,每一次都帶出粘滑的蜜汁。

  「啪啪」響聲在寂靜的荒野顯得格外清晰,蓉蓉再也顧不上羞恥,她挺起了臀部迎送阿郎抽插,劇烈而有節奏的摩擦終於讓她發出了一次亢長的呻吟,阿郎猛烈的哆嗦延長了她的美妙快感,她滿足地笑了。

  不遠處的帳篷停止了抖動,有人在說話:「天啊,你表姐真浪……」「嗯嗯……強哥,你的那里怎么又粗了……啊……輕點……」大地上的無限春意,就連高懸在夜空的明月也羞得不好意思再看。

  秋風送爽,美人在抱,本來應該是美夢連連的夜晚,無奈啤酒喝太多,阿郎實在憋不住,半夜匆忙起來解內急,朦朧中,一陣斷斷續續的歌聲悄然飄至,再仔細一聽,分明是一個女聲,阿郎心里咯噔一下,睜圓了雙目四周搜尋,遠遠地看見有一個白影。

  夜半歌聲?阿郎突然頭皮發麻,竟然忘記了要解內急,搓了搓朦朧睡眼,孱孱小溪邊竟有一個女子在沐浴,好奇心讓阿郎變得膽大,他貓起了身子,悄悄靠近,皎潔的月光下一個纖毫畢現的仙女不但在洗澡,還在輕聲地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吳越軟語的小調讓阿郎倍感熟悉,再靠近一看,這不是林櫻是誰?

  林妹妹玲瓏嬌小的身軀凹凸有致,光潔的肌膚讓月光都變得柔和起來,嘴角含顰,鼻音細揚,一雙玉臂抬起,輕梳一頭如瀑布般的長發,舉止溫雅,神態高貴,那韻味人間那里有?敢情她原本就是七仙女下凡。

  趴在草叢中的阿郎都看癡了,剛想再靠近,突然林櫻一聲驚呼,從水中跳起,一邊跑上草地一邊拍打光滑的臀部,阿郎定睛一看,那翹圓的臀肉上有一個小黑點,林櫻驚叫:「哎喲,疼死了……」阿郎顧不了那么多,他從隱蔽處跳了出來,大喝一聲:「小櫻不要動,是水蛭……」「啊?阿郎哥,是你……快救我……」

  受到驚嚇林櫻發出楚楚可憐的哀求,嬌小的身體緊張得不斷顫抖。

  阿郎命令道:「快,你趴下,不要動……」

  林櫻聽話地趴在草地上,阿郎來不及欣賞滿美妙的臀部曲線,伸出手指忙去摳那水蛭,不想水蛭遇襲,反而拚命地往林櫻身體鉆,林櫻疼得連連呻吟,阿郎道:「我要吐口水了……」他張開嘴巴,往水蛭上連吐了幾把口水,但還是沒有多少用。

  林櫻嚶嚶地哭了起來:「我……要死了……阿郎哥救我呀……」阿郎又著急又好笑地罵道:「哭什么?死不了,有一個辦法,以前我們也用過?」「那快用啊……」

  「好……」

  阿郎脫下了褲子,騰出了腫脹的陽物,林櫻回頭一看,「啊……」地一聲,顫抖地問:「你要干什么?……」「沒有時間解釋了,你忍著……」

  阿郎說完放開尿道,一縷滾燙而帶著騷味的尿流急射而出,水蛭根本無法忍受那含有酒精的尿液,只噴射了一下,那水蛭就滾落了下來,但卻帶出了一片鮮血,阿郎一邊繼續急射一邊對林櫻道:「水蛭已經出來了,但尿可以消毒你的傷口,你再……忍……忍住……」余尿將盡,阿郎打了個冷戰,手中一抖,那股尿流改變了方向,不偏不倚,射到了那隱秘敏感的地帶,雖然是余尿,但去勢依然有力,林櫻渾身猛地顫抖,整個人軟綿地趴在了草地,她羞愧之極地用雙手掩臉,嬌聲說:「我沒臉見人了……我……」阿郎噓出了一口氣,把那東西收回了褲襠,不以為然道:「那有什么?就你知道,我知道,怕什么?誰叫你跑到淺水帶水草的地方洗澡呢?那些地方就容易養水蛭,也就是螞蝗,知道嗎?」林櫻幽幽道:「我怎么知道?那個水潭水又太深,我不敢去,就……就跑到淺一點的地方去洗,誰知道有螞蝗呢?現在我全身又臟又臭,我真的死了算了……」「這邊有螞蝗,你到水潭那邊用溪水沖洗一下了……」「我……我……我一點氣力都沒……」「喂,你身上都是尿也,難道要我抱你?……」「你……你欺負人……那也是你身上的污穢……哇……」嬌滴滴的林櫻這輩子哪曾受過這樣的屈辱?想到自己滿身腥騷,不禁悲從中來,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阿郎連忙摀住林櫻的嘴,焦急道:「別哭,我抱你過水潭洗就是了,吵醒了大家那就麻煩了……」林櫻這才破涕為笑,看著梨花帶淚的俏臉,阿郎呆了呆,林櫻雙臂乘機像八爪魚一樣,纏上阿郎的脖子,阿郎抱住林櫻的纖腰,只輕輕一提,就把她掛在了身上,林櫻雙腿緊緊夾住了阿郎的熊腰,這時,阿郎才發現,林櫻看他的眼神比月光還溫柔,她起伏的乳房雪白而堅挺。

  小水潭里,兩具潔白的肉體糾纏在一起,林櫻在呻吟:「阿郎哥,你怎么洗洗了,就洗到了那個地方啦?」「哦……這……剛才有點尿射到了那個地方了嘛……要洗洗……」「那……那你為什么洗到里……里面去呀?……」「當然是為了洗乾凈點……」「嗯嗯……什么東西呀?……好漲……」

  「手指頭……」

  「討厭,有那么粗的手指嗎?」

  ……

  東方露白,天已經蒙蒙亮,山里的情歌又開始回蕩在空曠的山野:

  「桂花村里桂花溪,桂花溪里哥哥想,哥哥想什么呀?想妹妹來呀來溪邊,給呀給哥哥,洗衣裳,哎嘍咧……哎嘍咧……」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夜總會的她 下一篇:女友被我們干的很爽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特马技巧算法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钟彩走势图 幸运赛车走势图大全 王中王全年开奖码 pk10大小在线计划 老时时360号码 四肖期期准准i 云南时时官网平台 新时时赚钱方法 全年固定规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