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被嫂嫂小穴緊緊夾住的快感

被嫂嫂小穴緊緊夾住的快感

小時候我家很窮,我爸媽為了掙錢養家去了很遠的地方打工。那時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爸媽在遠方做什么,而他們也不會告訴家里,只是每個月都往家里面打錢。
  而且他們打回來的錢也一個月比一個月多,開始是五千,一萬,到后來五萬,十萬。
  而我家也漸漸過的越來越富裕。
  但就在我讀初三的時候,家里面突然來了幾個警察。
  他們告訴我外公外婆說我爸媽在邊境販賣毒品被抓。也是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我爸媽并不是在外面打工,而是在做非法的事情。
  我爸媽被當地法院判處了無期徒刑,他們也被留在了當地監獄服刑。而他們之前每個月往家里面打回來的錢也被來我家的警察全部收繳,說這是通過非法途徑所得需要全部上交。
  從那次以后,我家又過上了以前的那種苦日子。而我爸媽販毒被抓的事也很快傳遍了整個鄉鎮。
  我也成為了整個學校師生的嘲笑對象。
  他們誰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因為我是毒販的兒子。
  而我無論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點點,說我父母是毒販,我們家是毒窩,而我是小毒販。
  這讓我很久都抬不起頭來。也可能是我幼小心靈被他們冷血傷害的原因,我性格慢慢變得很內向,不愿意說話,不愿意交流,走到那里都是低著頭走路,很是自卑。
  由于我家又一貧如洗,外公外婆承擔不起我的學費,我本該九年義務教育讀完就要去社會上打工的。但在初三暑假,我爸媽以前經常往家里打錢的那張卡里面竟然突然多了四千塊錢。
  而這四千剛好夠我上高一的學費和第一個月的生活費。
  我外公外婆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他們根本就不懂怎么去銀行查詢這筆錢。而那時我也小,也不懂這些。在加上鄉的街坊鄰居都不幫我們,這筆錢最后就成了一個迷。
  我外公外婆猶豫了很久,最后還是決定把這筆錢拿給我去上高中。
  就這樣,我順利的上了高一。
  而且那張卡里面每個月都會有一千塊錢打過來,而且每學期交學費的時候卡里面還會多上三千塊錢,不知道是誰在幫我,也更不知道這筆筆錢的來源。
  之后我努力考上了大學,由于學費的增加,每次交學費的時候卡里面的錢又比之前我讀高中的時候多上幾千。
  讀大學我來到了新城市,新地方,我也喜歡上了班上的一個女生——幕思雅。
  她長的正如她名字一樣非常的漂亮,我無數次在睡夢中夢到她。
  但由于她是我們班的班花,長相好,有氣質,身邊擁著她的男生也多。而我卻來自農村,是個窮人家庭的孩子,再加上我性格很自卑,我跟她之間有些極度鮮明的對比。我每天只能通過寫日記來表達自己對她的情愫。
  但有一次我將日記忘在了教室里面,還被我的一個室友撿到了。他不僅看了我的日記,還將我爸媽是毒販和我喜歡幕思雅的事傳了出去。
  沒過多久我的事就傳遍了全班,自然也被幕思雅知道了。
  從那次以后,我又回到了初高中時的生活,走到那里都有人說我是毒販的兒子,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在寢室,我幾個室友都不愿意搭理我,他們都看不起我,說我讀書的錢跟生活費都是我爸媽販毒賺的絕種錢,還說我用這些錢以后肯定要斷子絕孫的。
  在班上,所有的同學也都因為我爸媽販毒被抓坐牢的事而看不起我,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好像我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人一樣,每天都要面對他們的冷嘲熱諷,鄙視打擊。
  我哭過,掙扎過,懦弱過。我不知道人為什么會這么壞,販毒的是我爸媽,又不是我,為什么他們會緊緊抓住這件事不放,時時刻刻都要羞辱我。為什么他們就不能寬容的對待我,平等對待跟他們同班的同學。
  對我來說,整個大學生活都是灰色的,因為我受了四年的嘲諷跟歧視。
  而我暗戀了整整四年的女神,在那次以后就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甚至都沒有正眼看過我。
  但我沒想到這所有的一切會在我大學畢業那天改變。
  因為那天,這么多年給我打錢的那個人出現了。
  他當時站在一輛黑色奔馳車前面,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戴著一個很大很酷的黑色墨鏡。
  他讓我叫他華叔,并接我上車。
  也是在車上聽華叔說完一切,我才明白這所有的事。
  華叔是我爸在邊境販毒時的一個結拜兄弟。他說我爸在邊境販毒那幾年混的非常的好,生意也做得很大。
  但木秀于林,風必催之。
  當時他們中混進了一個警察的臥底,而由于那個臥底告密,他們在一次很重要的交易中失手了。
  而當時我父親為了保住華叔,他將華叔藏在一個糞坑里面,然后自己出去向警察自了首。
  而我父親在臨走前也拜托了華叔一件事,那就是從邊境回來保我一生平安。
  華叔躲過風頭,帶著我父親藏起來的錢就從邊境回到了蓉城開始創業。
  由于前幾年風聲緊,華叔不敢親自來找我,所以他每個月都往卡里面打錢,供我讀書生活。
  而且經過他這么幾年的打拼,華叔現在也算很有成就。他是華潤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身價上千萬。
  但有件事讓我沒想到,那就是華潤股份有限公司實際的法定代表人竟然是我?
  也就是說我是華潤真正的老板!
  不過當時我還是很為難的跟華叔說過我什么都不會,讓我來管理公司,那華潤肯定遲早會倒閉。
  華叔笑著說這是他對我父親的承諾,而且管理方面有他,而我只用做幕后的大老板。平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這么緊張。
  之后他還幫我買了車買了房。
  不過平時我也就在公司里面打打下手,幫華叔開開車什么的,因為我確實不懂房地產,對房地產也沒多大的興趣。
  有一次我出公司要辦理一點事,剛走出公司大門就看見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人往華潤公司大門這邊走來。
  幕思雅。
  沒想到過了快三年了,我會在這里再次見到她。
  她現在比以前成熟了許多,沒有了以前的學生氣,一身紅色長裙下露著一雙大白長腿的她比以前多了幾分嫵媚動人。
  三年,她的確變了許多。而我似乎變了更多。
  物是人非,昔日佳人再相遇,已是匆匆路人……
  第二章 偶遇女神
  我本來想招呼她一聲的,可見她似乎在專心想些什么事,我也沒好打擾她。
  可當我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她卻突然盯著我看了看。
  我對她報以回笑。
  “你……你……”她似乎把我名字都忘記了,不知道怎么叫我后就換了個稱呼笑著說道,“老同學。”
  “好久不見。”我微笑著對她應了一下。
  她點頭微笑了一下,然后說道,“我們班長曹振華這個月22號結婚的事你知道吧?地點在華陽飯店,我已經通知了一些以前的同學了,到時候我們老同學都好好聚聚啊。”
  我心里面苦笑了一下,心想這事我還真不知道,他都沒通知我。
  “好,我記住了。對了,你來華潤要辦事啊?”我對她問道。
  她揚了揚手里面的項目表有些無奈的說,“我們公司想跟華潤談一筆業務,現在這個業務由我負責。對了,你在華潤上班?”
  我點了一下頭算是承認。
  她立馬有些興奮的望著我說,“你在華潤做什么工作啊?可以幫我一下引薦一下你們老板嘛?我為了這次業務都快要愁死了,來了幾次了我連你們老板人都見不到。”
  “我是我們老板的司機,專門給他開車的。我一會兒要過來接他回家,需要我幫你引薦嘛?”我問道。
  我開車跟華叔一起上下班,說是他的司機也不為過。而且一會兒就要下班了,華叔也要跟我回去吃飯,幫她引薦一下也沒什么,畢竟我們之前是四年大學同學。
  “司機啊……”她一聽我是司機期待的眼眸當即暗淡了下去。
  “不用了,還是我自己去找你們老板談吧,我們下次有空聊。”她急忙對我說完就有些失望的踏著高跟鞋朝華潤大門里面進去。
  望著她背影,我伸手摸了摸鼻子,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剛才我想著她是我大學四年的同學,所以想幫她一下。而且如果由我給華叔提她這個業務,雖不說最后一定成功,但華叔肯定會看在我的面子上多考慮一下這個業務,那成功的幾率最后也要大上許多。
  現在是她自己放棄了這個大好的機會。我估計她進去也見不到華叔,畢竟華叔在公司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
  更別說她這種跑業務的了。
  不過我也沒有生氣,畢竟人都是現實的,有價值才能得到別人的熱情。沒價值,那只是一個不相識的路人,這就是現實的社會關系。
  我開車回家取了資料就來公司接華叔回家吃飯。
  在車上我向華叔問了一句幕思雅談的那個業務的事,想知道華叔到底見她沒有。
  “怎么?你認識她?”華叔坐在副駕駛上對我問道。
  我開著車點了點頭說,“算是以前的一個同學吧。”
  “那個女孩也夠執著的,穿著高跟鞋在辦公室外面站著等了我四個小時。不過她的那個業務我們華潤不做,雖然數額不大,但虧損的風險挺大的。他們公司知道我們華潤不會做,所以才派這樣沒經驗的小丫頭過來再試試。”華叔笑著說道。
  我點了點頭,也沒有繼續問下去。畢竟我可是給了她機會的,是她自己不珍惜。而且我也不想華潤虧錢。
  “小遠,你告訴叔你是不是喜歡她啊?如果是的話那叔就答應她做這單業務。”華叔對我問道。
  我望著華叔笑著說就是普通的同學,不用幫她什么的。
  回到家,我找出了以前我在大學時寫的那本日記,里面還清楚的寫有當初我對幕思雅的愛意。這本日記我并沒有扔,因為我一直想送給幕思雅來著,可一直也沒有找到機會,或許這次可以借曹振華結婚的機會把這本日記給她以此來了卻我多年的心愿。
  時間一天天的過,很快就到了22號班長曹振華結婚的日子。
  其實他結婚我是可以不去的,畢竟他都沒有通知我。但幕思雅告訴了我這件事,我明知道又不去那不合適,而且我也想將日記送給她。
  臨近中午的時候我就開著車去了華陽飯店。在一個公交站臺我又遇到了一個當初的同學。
  她叫陶嫣嫣,家里面也不富裕。在她高中的時候她爸因為過失殺人而被判了刑,或許因為她跟我的經歷有些相似,所以她是以前班上唯一愿意跟我說話的人,我們關系也不錯。
  我將車停在她面前,然后打開車窗對她說道,“老同學,上車啊。”
  她盯著我看了看,愣了一下才驚訝的對我說,“張遠?你也去參加曹振華的婚禮?”
  我淡淡笑著對她點了點頭,她帶著疑惑跟驚訝的表情坐上了車。
  她坐在副駕駛上望著周圍看了看,然后驚訝說,“張遠你掙大錢了啊?都開上這么好的車了。”
  我將車開出去,轉頭對她說道,“沒有,我現在是一個公司老板的司機。他知道我今天去參加同學婚禮就將車借給了我。”
  陶嫣嫣盯著我看了看,然后嘆了一口氣說,“張遠你也變了,開始變得虛偽了。”
  額,她以為我是故意借老板的奔馳車去老同學面前裝逼。
  我想解釋說這輛車是我自己的,但我剛才又說了我是司機,如果繼續那樣說那她肯定更不會相信,更覺得我在裝逼。
  我立馬轉移話題,聊起了她的現狀,問她現在正在做什么工作。
  她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說剛被公司炒了魷魚,正準備找新工作呢。
  對此我只是安慰了她兩句,并沒有說讓她來華潤上班之類的話。我的確可以幫她,讓她可以在華潤有個很好的工作崗位。但我不會這樣做,因為我從不覺得我現在高人一等可以安排別人的生活。
  在華陽飯店附近找了一個停車場將車停下,然后準備跟陶嫣嫣朝酒店走過去。
  她問我為什么不直接開過去?
  我笑著說因為我怕那些老同學都跟你一樣覺得我借車來裝逼啊。
  陶嫣嫣嘟了嘟嘴。剛到華陽飯店門口我就看見了許多以前的老同學。
  而他們此時正圍著一個人。
  這個人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因為他正是我的室友——錢費鋼,一個有錢自以為是的富二代。
  當初拿我日記去班上念的人就是他,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人也是他。
  當初我恨死了他,不過我現在見到他……
  不過我現在見到他心里面卻挺平靜的,或許是因為長大了,我對那些事也不在乎了。
  “費鋼,這輛牧馬人是你的啊,得值幾十萬吧?”
  一群老同學全圍著錢費鋼,望著他開來的車都羨慕說道。
  “不多,這車全部弄下來也才六十多萬。不過開起來挺舒服的,也還可以。”錢費鋼享受著那種被所有人簇擁的高高在上感覺,一副裝逼.樣子說道。
  “哇,費鋼你們家可真有錢,幾十萬的車都愿意給你買。”周圍圍著的同學都發出了羨慕嫉妒恨的聲音。
  “這有什么,只要我想要,一百多萬的奔馳我爸都可以給我買。”他又裝逼的說道。
  我無奈的望著這一切,跟著陶嫣嫣就朝那邊走了過去。
  “對了,費鋼,我聽說你爸的公司正在招會計。你看我們關系這么好,要不你給你爸說說,讓我去唄。”一個女生故意挺起胸前的碩大飽滿,一副嬌媚的樣子對他說道,胸前的碩大還有意無意在他手肘上摩擦。
  “我也想去,費鋼,我們都是老同學,你就幫幫我們唄。”又一個女生說道。
  她們這一開口,周圍許多還沒有找到的人都急忙求錢費鋼。
  “弄兩三個人進我爸公司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就是我一句話的事。不過你們這么多人要進去,那我也沒有辦法啊,畢竟我爸公司就只招幾個職位。”他說完,轉頭就立馬看見了走過來的我跟陶嫣嫣,然后笑著說道,“喲,這不是毒販的兒子跟殺人犯的女兒嘛?你們兩個人竟然走到一起了,還真是般配啊!”
  第三章 故意找事
  周圍所有的同學聽此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臉色頓時有些陰沉,旁邊的陶嫣嫣臉色也不好看。
  但她一直就性格柔弱,也沒有反駁。
  我冷著眼走過去,站在錢費鋼的身前,“現在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哪些玩笑能開,哪些玩笑不能開,你這么大個人心里面沒點逼數?”
  錢費鋼見我這樣對他說話,臉上當即就有些憤怒。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著說,“我記得有人以前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來著。唉,可惜最后幕思雅還是跟我再了一起。而且那時候我天天玩她,早就把她身體玩爛了。你現在還喜歡她嘛?如果還喜歡的話那就快下手,破衣服好追一些。”
  周圍的所有同學又都捧腹大笑。
  我怒視著錢費鋼,雙手捏緊了拳頭。陶嫣嫣急忙過來將我拉開。
  而這時我看見幕思雅正站在那邊,一臉憤怒的望著錢費鋼。
  錢費鋼明顯也看到了她,冷眼看了她一眼就笑著跟所有同學朝飯店里面進去。
  幕思雅朝我這邊走過來,我對她微笑了一下,她微點頭就朝飯店里面走了進去。
  高冷,一如既往的高冷。
  也或許是因為我司機的工作。
  陶嫣嫣拉了拉我的衣袖,我微點了一下頭就朝飯店里面進去。
  走到門口我就將準備的紅包摸了出來,過去寫上自己的名字。
  錢費鋼他們正在那邊跟新郎曹振華聊天。
  我跟陶嫣嫣過去,笑著跟曹振華打招呼,然后將手中的紅包遞給了他,微笑著說,“祝你新婚快樂。”
  曹振華手指在紅包上微微揉了一下,然后禮貌性的對我點頭。
  “喲,毒販的兒子也要隨禮啊,振華啊,你可要小心一點,別這個是他爸媽以前掙得毒品錢吧。”錢費鋼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一臉憤怒,當即捏緊拳頭就要朝錢費鋼打去,我實在忍不住了。
  可陶嫣嫣一把拉住了我,對我微微搖了搖頭。
  “來,振華,讓我幫你看看毒販的兒子到底多么的有錢。”錢費鋼從曹振華手里面拿過我給的紅包,拆開就揚著紅包里面的錢說道,“真有錢啊,六百呢。相處了四年的班長結婚你隨禮竟然才給六百,也真是夠好意思的,是我都不好意思來。”
  “錢費鋼,你他媽是弱智吧,在外面你就針對我,進來你還針對我。你牛逼,你有錢跟他媽我有什么關系,我不眼紅你,又更不會求你給我一分錢。”我直接忍不住了,對著他就大罵了起來。
  我脾氣好,但不代表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欺負,被羞辱。
  錢費鋼見我罵他當即也有些生氣,立馬就要打我。
  就在我準備還手的時候,曹振華做起了和事佬,他說大家都是同學,今天又是他大婚新喜的日子,勸我們都不要生事,高高興興的參加他的婚禮。
  陶嫣嫣也勸我忍一下。我冷眼看了一眼錢費鋼,錢費鋼一副叼相的回瞪了我一眼。
  酒席開始,跟曹振華關系好的都跟他坐在了一桌,幕思雅也在上面一桌,而我跟陶嫣嫣坐在了下面。周圍全是不認識的人。
  曹振華跟錢費鋼他們在上面的桌子有說有笑的跟其他同學喝著酒,劃著拳。
  而我跟陶嫣嫣就像是被遺忘的人一樣,坐在下面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隨后曹振華帶著新娘下來敬酒,他問我在做什么工作,我說我是一個老板的司機。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我以后想去他舅的公司上班可以找他幫我。
  不過我總覺得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里面帶著濃濃的鄙視和炫耀。
  我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
  酒席就在不溫不淡中結束了,大多數還是沒變,特別是錢費鋼,還是那么的壞,那么的不可一世。
  而我手中的日記也沒找到合適機會送出去。
  由于陶嫣嫣中途有事先走了,我一個人出了飯店。
  望著無數人簇擁著的錢費鋼,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去停車場里面將奔馳車開出來我就準備回公司。
  這次的婚禮,我也是夠失望的。這樣的同學,或許不要也罷。
  剛開車駛出停車場天空就變得非常陰沉,然后下起了大雨。
  我開車朝前面駛了沒多遠我就看見幕思雅正在一個公交站臺躲雨等車。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車開了過去。
  幕思雅望著坐在奔馳車里面的我,臉上不由得有些驚訝。
  “上車,我送你回去。”我打開車門,對她叫道。
  她有些不好意思,可見下著這么大的雨,公交車也沒來,她也就坐上了副駕駛。
  “這是你的車?”她坐在車上就驚訝的對我問道。
  我愣了一下,心想如果我給她說這是我自己的車,那她肯定會像陶嫣嫣一樣說我裝逼。而且我之前也跟她說過我是華叔的司機。
  我開著車,臉上帶著淡淡笑容對她說,“怎么可能,這是我老板的車。他知道我要來參加同學聚會,為了不讓我遲到就讓我開他的車過來。”
  “你老板對你這個司機還挺好的啊。既然你遇到了這樣的好老板,那你就好好給他做司機,表現好了說不定他會在華潤給你找一份正當的工作。”
  額,在華潤找一份正當的工作?
  我能說整個華潤公司都是我的嘛?
  不過她這也是為了我好,是在關心我。能得到她的關心,我心里面挺暖的。
  “嗯,我會更加努力的。對了,前幾天我幫你問過我老板你那個業務的事。他說那就是一個虧損的項目,要做的話風險很大,他不會面臨虧損的風險答應你做那個項目。”我好心對她說道。
  她眉頭皺了皺,然后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這也沒辦法啊。現在我們都不是還在學校靠父母給生活費生活的大學生了。上面的人給了我任務,我就必須要完成,畢竟我也要靠這個掙錢吃飯不是。”
  不得不說她現在確實成熟了,比我以前認識的那個幕思雅要成熟多了。也或許她是真的感受到了學校跟社會的落差。在學校里面,她每個月都有生活費,而身邊也圍著許多仰慕的人,她以前就像是一個公主,被無數人關心喜歡。可出了社會,她自豪的樣貌已經不能在給她帶來一切了,她需要從最底層拼搏,需要掙錢養活自己。
  現在有很多大學生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落差,他們在學校的時候總是心懷高大夢想,認為自己一出社會就能找到一個月上萬的工資,能夠輕松的工作。甚至有些人都不會想自己以后的日子,他們只想活在當下,拿著每個月一千多的生活費過安穩無憂的生活。但出了社會,當他們不向父母要錢時,他們才知道原來錢不是這么好掙的,而自己當初的那些夢想也是那么的天真。
  我們在路上聊了許多,聊的也很愉快。
  幕思雅其實也沒有我以前想象中的那么高冷,那么不近人情。她其實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而已,只是我當初太自卑,覺得所有人對我都有惡意,不敢主動靠近她罷了。
  我開車將幕思雅送到她住的小區外面,前面停著的一輛白色牧馬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幕思雅看見前面停著的牧馬人,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俏臉上略微有些慌張的表情。
  第四章 我不怕事
  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怕錢費鋼,難道錢費鋼之前在婚禮上說的都是真的,以前幕思雅真的跟他在一起過?
  而坐在車里面的錢費鋼此時正陰著臉望著我們,他表情出奇的憤怒,臉都黑了。
  “外面還下著大雨,走吧,我開車送你進去。”我沒管此時錢費鋼的表情,語氣平淡的跟幕思雅說了一句我就又開車朝前面駛去。
  或許我對幕思雅還有那么一點念想,但這也只是出于以前對她的太過于喜歡有些忘懷不了而已。現在我們已經是成年人了,想法也不一樣了,我也不會刻意在追求她。
  而我這次送她也只是出于老同學的情義,這就只是隨手可做的小事而已。
  而錢費鋼我自然更不會理會他的感受,他愛咋咋,我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錢費鋼見我不理會他,而且還要繼續送幕思雅進小區臉色就變得更加的憤怒了,他猛地開車就朝我們沖了過來。
  望著他瘋狂憤怒的臉,幕思雅嚇得大喊了起來,她急忙讓我剎車。
  此時我也有些急了,我怕錢費鋼真的朝我們撞過來,畢竟他囂張跋扈慣了,這事他還真做的出來。
  我猛地剎車,可錢費鋼卻提速沖了過來,在幕思雅驚恐的尖叫聲中錢費鋼猛地停下了車。
  此時兩輛車差一點點就撞在一起了,我心也不由得快速跳動著。
  “錢費鋼,你瘋了啊,你不要命我還要呢。你想死滾遠點去死。”出于剛才的驚嚇,我也是直接憤怒了,坐在車里面就對錢費鋼大罵了起來。
  幕思雅也非常生氣的望著坐在車里面的錢費鋼。
  可錢費鋼拿著一根棒球棍陰著臉就直接從車上走了下來,站在大雨里面他陰狠著臉舉起棒球棍就朝我車窗砸了下來。
  幕思雅大喊了一聲,我急忙朝右邊趴下,將幕思雅護在了身下。
  砰的一聲,棒球棍直接打在了我車玻璃上,玻璃被砸的出現了許多的口子。
  “臥槽,你真.他媽瘋了。”我見車窗并沒有被砸壞,當即就對他大罵了起來。
  他站在雨里面狠厲著臉大罵了一聲,“我讓你這個窮.逼勾引老子女人,今天老子就要弄死你。”他掄起手中的棒球棍對著我這邊的車窗又砸了下來。
  “臥槽。”我大罵了一聲,猛地一拉把手,一把推開車門就將他推了出去。他拿著棒球棍就朝后面倒退了好幾步。
  我猛地就朝車外面鉆了出去,幕思雅坐在車里面急忙喊我讓我不要出去。
  “你被瘋狗咬了啊,滾遠點去發瘋。”我站在雨里面就對錢費鋼大罵了起來。
  我的確不想惹事,可他媽如果要找事,那我也不會怕他。畢竟我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膽小怕事的張遠了。這兩年華叔也教了我不少,他讓我遇到事不要慫,給老子干他娘的,千萬不要讓自己吃虧,出了事有他在后面給我撐腰。
  或許這兩年受了華叔不少潛移默化的影響,我性格也變得堅毅了許多。
  錢費鋼拿著棒球棍憤怒的望著我,“好,你很好。以前總是被我欺負的那個屌絲,現在敢這樣對我說話了。你他.媽憑什么,你不就是毒販的兒子嘛?你這個窮屌絲,今天老子就告訴你,你跟我錢費鋼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老子讓你知道你他媽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蟲,我可以輕而易舉的捻死你這個窮屌絲。”
  “你再說一遍誰是毒販的兒子?”我紅著眼睛,一臉憤怒的瞪著錢費鋼。
  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禁臠,以前我就是因為這件事被所有人恥笑。現在,我不允許任何人說我是毒販的兒子。
  而這時幕思雅見我要跟他干架,當即就從車上下來,站在雨里面就對我們勸道,“大家都是同學,沒必要將事情鬧成這樣。張遠,謝謝你送我回來,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走路進去。”
  “臭婊.子,我有什么比不上這個窮屌絲的,你是不是犯賤啊,我這個高富帥你不要,你要選一個父母是毒販被抓的臭蟲。”錢費鋼憤怒的對幕思雅大罵完,怨毒目光又望著我,“我告訴你,她是我的女人,就算她被我玩爛了,我不要了。也輪不到你這個臭蟲來撿破爛。”
  “錢費鋼,你胡說什么,誰是你的女人,誰被你玩爛了。”幕思雅激動的對他大喊了起來。
  “我去你.媽的。”
  我握緊拳頭朝錢費鋼沖過去,一拳就朝他的臉砸了上去。
  當聽到他又再次說我父母是毒販,我直接憤怒上手了。管他媽是誰誰,我現在是實在忍不下去了。
  “不要。”幕思雅見我動手,她嚇得大喊了起來。
  錢費鋼迎著我的拳頭,他根本沒有躲,或許他從心眼里面就看不起我。
  他掄起手中的棒球棍就一棍子砸到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劇烈的疼痛從我肩膀傳來,而我拳頭也掄到他臉上,將他打的后退了兩步。
  而我肩膀也劇烈的痛了起來,可我此時我沒有管我的肩膀,紅著眼睛站在大雨中望著錢費鋼。
  錢費鋼跟我的體型差不多,或許以前我打不過他,但由于他這兩年酒色過度,導致身體發虛。而我這兩年跟華叔學了不少的打架技巧,現在我根本不會怕他,我有信心可以打贏他。
  不過現在最麻煩的就是他手中的棒球棍。
  有武器在手的他,我還真不是他的對手,這樣繼續對峙下去最后吃虧的肯定是我……
  第五章 離開這里
  “窮屌絲,你敢打我?好,你打的真好。老子今天就將你干進醫院,然后再把你這輛車給砸了。老子看你到時候怎么跟這輛車的車主人交代。老子就是要徹底的玩死你。”
  錢費鋼伸手揉了揉被我拳頭打中的左臉,往地上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他掄起棒球棒就朝我沖了過來。
  而這時幕思雅為了勸架急忙要去拉錢費鋼,可錢費鋼一腳就將幕思雅踹到了地上,而她直接倒在了雨水里面。
  “滾開點。別以為老子喜歡你,你就有驕傲的資本。你在敢管這事,老子連你一起收拾。”錢費鋼對倒在雨水里面的幕思雅罵了一句,紅著臉就掄著棒球棍朝我沖了過來。
  此時錢費鋼正處于癲狂的狀態,已經沒有人能夠勸住他了。他現在就是一條瘋狗,不將我干到地上他肯定是不會罷休的。
  我擔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幕思雅,然后望著朝我頭砸下來的棒球棒,我急忙低頭朝左邊快速一躲。錢費鋼手中棒球棍咚的一聲就砸到了奔馳車頂上,將車頂邊上砸了一個凹印。
  “臭蟲,你剛才不是很牛逼嘛,有脾氣你他媽不要躲啊。”錢費鋼狠厲著臉大罵著就又掄起棒球棍朝我砸了下來。
  我心想你手里面有武器,而我空手。我要是不躲那就真他媽傻了。
  此時我沒必要跟他硬碰硬,我在找機會怎么能將他手里面的棒球棍奪下來。
  只要他手里面沒有了武器,那我肯定不會在躲了,我敢跟他赤手空拳對打。
  但現在,我處于下風,只能不斷的躲避。
  我急忙一拉車門,他一棍子就砸到了車門上,我身體急忙朝里面鉆了進去。
  他拿著棒球棍急忙想鉆進車里面來收拾我,等他身體進來一半,我看準機會,一臉就猛地踢到了他臉上。他大罵了一句,下意識的就想伸手揉臉。我抓住機會,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棒球棒,然后猛地用腳踢他的臉。
  連踢了幾腳,他受不了直接就松開手朝車外面鉆出去。
  我一把握住棒球棒朝車門一踢,車門猛地將他的身體撞退,他猛地在大雨里面退了兩步。
  我急忙沖下車,拿著棒球棒就朝他的頭砸了下去。
  現在局勢一度反轉,赤手空拳我還真不怕他。現在我手里面還有武器,那我更不可能怕他。
  他身體急忙一躲,躲過了我朝他頭砸下去的棒球棍,我再次握住棒球棒直接對他的大腿猛地橫掃了過去。一棍子就打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痛喊了一聲,左腿直接跪到了地上。
  我抓住機會,一棍子就又朝他的頭打了下去,他頭硬挨了這一下,然后猛地倒在了地上。
  見他倒在滿是雨水的地上,我紅著眼睛掄起手中的棒球棒就像朝他身體砸下去。
  以前讀大學跟他一個寢室的時候,他仗著自己家有錢就處處欺負我,處處為難我,處處針對我。
  先前參加曹振華婚禮的時候,他也沒少為難我,此時我有機會報仇了,我自然不可能輕易饒了他。
  我張遠不惹事,但別人惹到我,那我會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是華叔教我的,挨了打,受了委屈不要忍著。如果受了欺負都不敢還手,那跟窩囊廢沒什么兩樣。
  可我手中的棒球棍還沒有對著地上的錢費鋼砸下去,幕思雅就急忙拉住了我。她猛地對我搖頭,讓我別在打了,如果把錢費鋼打傷了,那他爸不會放過我的。
  被她一勸,我也冷靜了不少。
  我用棒球棍指著趴在地上的錢費鋼,語氣冷淡的說道,“我要你跟我和幕思雅道歉,只要你跟我們說對不起,并保證以后不找我們的麻煩,那我就放過你。”
  錢費鋼的爸叫錢百萬,是這個縣級市有名的惡霸。錢百萬手下不僅有一家貿易公司,而且還和道上的有千思萬慮的關系。
  有傳聞說錢百萬早年就是靠走黑發家致富的,后來由于我們國家嚴打,錢百萬提前洗白,將他混黑賺的錢拿去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從此開始做正常的生意。
  雖然我背后有華叔給我撐腰,但我也不想將這件事搞的太大了,畢竟華叔平時處理公司的事就已經夠累了。如果還要幫我擦屁股,那我就真是不懂事了。
  不過我一定要讓錢費鋼給我道歉,畢竟這件事是他引起來的。還是那句話,我不惹事,但我也不怕事。
  如果他想玩兒,那我就陪他玩到底。
  畢竟我也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身體里面還是有我們這個年紀該有的血性的。
  錢費鋼雙手慢慢撐著地就想爬起來,他抬頭瞪著我,“我道你媽個逼,讓我給一個毒販的兒子道歉,老子明跟你說不可能。你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蟲,永遠都是讓我看不起的一個窮屌絲。”
  我紅著眼睛,一腳踢倒錢費鋼小腹上就將他身體踢了出去,他被我踢的在滿是雨水的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
  “張遠,不要打了,現在的你惹不起他的。”幕思雅拉著我的手臂非常著急的對我說道。
  我看了她一眼,沒理她,直接走過去用腳踩住了錢費鋼的臉,狠厲著臉說道,“給我還有幕思雅道歉,向我們說對不起!”
  錢費鋼眼神非常憤怒的瞪著我,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平時高高在上慣了,而我也在他眼中也只是一個沒錢的窮屌絲。地位的差距,讓他有深入內心的優越感,所以無論我怎么說,他也不可能跟我這個屌絲道歉。
  “不道歉是吧?那我會讓你后悔的。”我左腳踩著他的臉,表情狠厲的舉起手中握著的棒球棍,一棍子就朝他的左腿打了下去。
  錢費鋼當即痛的如殺豬般的吼叫了起來,我抬起踩住他臉的左腳,他急忙蜷縮著身體,雙手抱著左腿痛喊了起來。
  幕思雅急忙過來焦急的對我說道,“張遠,你闖了大禍了。他那個有錢有勢的爹肯定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快跑,趕快離開這個城市,快啊。”
  望著一臉焦急的幕思雅,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青衫文學] 回復數字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我將手中的棒球棍扔到了地上,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么,我此時并沒有覺得自己闖了大禍,反而感覺心里面有什么很沉重的包袱被我放下了。
  以前的我非常的軟弱,無論錢費鋼他們怎么欺負我,怎么侮辱我,怎么打我,我都咬牙忍著,不敢反抗,更不敢報復他們。
  而現在我出手了,我將錢費鋼干到了地上。我覺得我此時才像個男人,此時才活的有尊嚴。
  我低調,只是我不想惹事,想平平靜靜的生活。可你認為我慫,認為我怕事,認為你欺負我我也不敢還手,那你就想錯了。畢竟大家都是人,你既然想弄我,那我也不怕干.死你。
  既然你把我對你的忍讓當成了一種理所當然,那我就用拳頭告訴你,我并不是好欺負的。
  一句話,我不惹你。你也別想能夠隨意欺負我。如果你把我當成是隨手捏的軟柿子,讓我就讓你躺在地上長長記性。
  “沒事,這件事我自己想辦法解決,你快進去吧,不然該感冒了。”我望了一眼在地上痛成死蝦狀的錢費鋼,就淡淡微笑著對幕思雅說道。
  幕思雅望著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摸出手機就打了120叫來了急救車。
  她在電話里面將這件事說成了偶然,說我們只是路過然后看見有人躺在地上,讓他們趕緊過來救人。而幕思雅也讓我跟她一起去她住的地方。我將車開進小區,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青衫文學] 回復數字8,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坐在車里面看著急救車將錢費鋼拖走后,我們才下車朝小區樓里面進去。這里是幕思雅租的一個房子,不大,一室一廳。不過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的干凈,而且整個屋子里面都漂著一股淡淡的幽香。
  不得不說幕思雅長的挺漂亮,而且也挺會收拾的。
  “你快去里面洗個澡。我去給你找件浴袍換上……”


相關鏈接:

上一篇:活王八的自述 下一篇:學車時候認識的葉姐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秒速时时欢迎手机版 2019年全年九肖六肖三肖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北快3开奖结果时间 老时时三星四码遗漏 香港赛马会特走势图 时时彩走势图老时时彩360 mg电子藏分出黑技巧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下载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