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老婆愛上床】【十】【作者:紅蓮玉露】【完】

(十)
  我還是頭一次進入這種場所。
  渺渺柔膩的肛洞微微蠕動著,一點一點吞下我火熱的肉棒。
  隨著我不斷的進入,整個龜頭漸漸全部頂了進去,緊接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緊縮感陡然而至,我吸了幾口涼氣,差點被這種刺激爽得射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渺渺發出著一股難以形容的低吟,充滿了強烈的滿足感,她的雙腿從大腿根一路緊繃到腳趾,屁股更是高高翹起。
  我的肉棒被她肛門的嫩肉緊緊地包裹著,一陣陣快感傳遍全身,更叫我使勁哆嗦了一下。
  「啊~姐夫,你的雞巴真是太大了,撐得人家的小屁眼都要裂開了~」「渺渺,知道嗎?姐夫這還是第一次用女孩的小屁眼做愛呢,唔……真是好緊啊,我差點就射出來呢……」我同時看向電視,射精之后,包奕凡十分滿足地躺在床上,點燃了一根煙,兩人一時間都沒有說話,略微出乎我意料的是,婉晴倒是沒把腦袋枕在包奕凡的懷里,兩人之間隔著點距離,她仰躺著,正閉著眼睛小憩著。
  「姐夫?不要分神呀,這樣好討厭的哦~」
  渺渺回頭過來,甚至相當妖嬈地扭了扭小屁股,帶得我肉棒又受到一陣刺激:
  「難得人家肯給你個機會,還不快操操?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哦~」我確實忍不了,所以我馬上按住渺渺的身體下壓,然后挺動腰部,開始在她緊湊的肛門內抽送了起來。
  不知道這丫頭什么時候給后門開的苞,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肛交的次數絕對不是一般的頻繁。
  於是我放下心來,深深的吸了口氣,壓抑下自己第一次肛交激烈的刺激感,強行控制住射精的沖動,開始試探著緩緩抽插。
  渺渺的呼吸急促起來,也開始前后晃動身體,積極地配合著我的抽插動作,原本精致小巧的屁眼被肉棒撐得翻開,隨著我不斷進出,菊花口凹凸起伏,淫液從縫隙中滲出,看起來極其淫靡。
  我漸漸加快了動作,盡情的享用著渺渺緊窄挺翹的小屁股,雖然它并不顯得肥碩厚實,但也正因如此,當肛門被我粗硬的肉棒撐起一個極其碩大的洞口時,那種視覺沖擊力是無與倫比的。
  渺渺也很快逐漸適應了我運動的節奏,每當我插進去的時候,她會自動放松,讓我順利的插入得更深;而當我抽出來的時候,她的屁眼又自動縮緊,帶給我莫大的刺激。
  我喘著粗氣咬緊牙關,仿佛要發瀉掉婉晴的身體被包奕凡占據的郁悶,肉棒一下比一下重的撞擊著渺渺赤裸的雪白翹臀。
  她的身體劇烈的振蕩著,兩顆稚嫩但堅挺的小乳房在胸前大幅度的抖動,嘴里更是發出了一陣舒爽與痛楚兼具的嗚咽聲。
  但就在這時,熒幕上再次出現讓我矚目的情況。
  「晴晴,你知不知道,當我知道你終於嫁人的時候,我的心是多疼?」嘴上這么說著,包奕凡將我美麗的妻子摟在懷中,手掌愛撫在她雪白如玉的胴體玉肌上,目光打量著她姣好美麗的面龐:「只要一想到,居然有另一個男人能任意享受你的溫柔,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了似的,讓我痛不欲生。」婉晴顯然十分享受包奕凡的愛撫,但仍只是面色平淡,雙眸微閉地仰躺著,只是當包奕凡的手指伸入蜜穴時略昂了下頭:「盡管胡說八道吧,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是把這些甜言蜜語說夠一千零一夜,我就也能讓你干上那么久?」包奕凡迷戀地看著婉晴的面龐,語氣竟那么的溫柔:「晴晴寶貝,你這句話有個很重要的漏洞啊,如果我真有機會和你說上那么久的情話,這本身難道不意味著,咱們倆早就在床上滾來滾去了嗎?」我更加緩慢地在渺渺體內抽送著,我雙目盯緊著電視中的兩人,看他們到底還打算做些什么。
  婉晴慵懶地伸了個腰,轉身趴進了包奕凡結實的胸膛上,手指在他四塊整齊的腹肌上輕輕滑動著。
  我看得分明,婉晴望著那腹肌的表情顯然是興致勃勃的,她嘴角帶著一抹輕笑,手指順勢滑到包奕凡正半勃起的大肉棒上。
  「不好意思呢,小包子,怕是你要心疼上一輩子呢了。」老實說,這一句小包子叫得我差點沒笑出來,在渺渺體內抽送的動作更是瞬間暫停,只是包奕凡卻沒有過激的反應,顯然婉晴這么喊他不是一次兩次了。
  進而,只見我老婆表情似笑非笑,調侃似的繼續說道:「人家可是要和自己老公親親蜜蜜過上一輩子啊。我這身子,我這屁股,我這胸脯,老公可是最喜歡不過的呢。還有我這小屄,可是要被他的大雞巴一直操到被下種為止的哦。嘖嘖,小包子,你說我要是真被我老公干懷孕了……哇哦,變得這么硬了?」我親眼所見,拜這臺大屏幕4K電視所賜,在婉晴說出這番話的過程中,包奕凡粗喘著氣,肉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硬挺了起來,高聳在婉晴的芊芊玉手前!
  「那我就吃了你……」
  包奕凡低喘著粗氣,一把將婉晴的手掌蓋上他的肉棒,并伏身下來親吻著她的脖頸,他的手掌開始在婉晴的全身上下撫摸起來,不斷享受著那對飽滿乳房和平坦小腹的細膩肌膚。
  婉晴低吟一聲,一邊為這家夥緩慢擼動起來,一邊低聲道:「瞧你這小心眼的模樣吧,老實跟我說,你今晚過來的時候是不是吃偉哥了?不然怎么會這么強?」說著,她又輕輕一笑:「還是說,你小子到底還是不行了,才不得不靠偉哥來助興?」情況似乎略顯詭異,以至於我不得不把相當多的精力分散開來,再沒法全身心投入在和渺渺的做愛中。
  ?畫面里,包奕凡自豪地看著婉晴為他手淫,一臉享受的表情:「哈哈,瞎說什么,好不容易得到能跟你做愛的機會,就是施瓦辛格那種人型戰斗機也得吃下一整瓶不可,我才吃三顆又算的了什么?」接著,他也不再說什么廢話,拍了拍婉晴的腦袋。
  婉晴擡眼一笑,起身又伏身,在精確的側面鏡頭下,張口將包奕凡的肉棒含了進去。
  她的櫻桃小嘴明明不大,卻仍能緩緩地將那整根碩大的雞巴幾乎都吞到嘴里,一時間,婉晴白嫩纖瘦的兩腮頓時鼓起來了,包奕凡那小子更是爽得發出一道呻吟。
  隨后,我的寶貝老婆便開始給他口交起來,通過尺寸龐大的清晰熒幕,我再清楚不過地看著每一絲細節。
  就像我自己把臉湊過去一樣詳細,那根紅彤彤、黑黝黝的肉棒上沾滿了亮晶晶的唾液,像根盤龍柱般高高挺立著,婉晴伏身在包奕凡跨前,腦袋不停地上下聳動,小嘴向墨魚盤般緊緊吸附著,直爽得包奕凡哼唧個不停。
  「哦哦……好棒啊……婉晴好寶貝……哦天啊……你這張小嘴……簡直就是練家子啊……我的媽呀……夠了夠了……再吸老子就要射出來了……」待一連吞吐了小半分鐘后,婉晴可算吐出肉棒,伸手抹去嘴角的唾液,手指在龜頭上一彈:「這次要什么體位?我在上還是你在下?」包奕凡嘿嘿一笑,啪啪作響地在婉晴屁股上一拍:「瞧你這話說的,不都已經把答案限定了嗎?來吧,寶貝,哥今天就讓你騎一次……」當婉晴剛輕笑著跨上他雙腿時,包奕凡扶正著肉棒,笑道:「不過我向來聽說,你都是喜歡被壓在身下的啊,怎么今天突然想當騎兵了?」只見婉晴臉上出現一抹紅艷的嬌羞,她輕輕在包奕凡胸膛上一拍:「去死吧,就你這無女不歡的花花公子,平時騎的小姐還不夠多嗎?想一直把我壓在身下,你想得倒美!」我粗喘著氣,緩慢地挺動著腰身,肉棒一點一點地在渺渺的屁眼內抽送著。
  渺渺則像一條慵懶的小淫魚般,趴在我身下,好似柔光緞帶般前后聳動著身子,嘴里除去基本的呻吟也不說別的,都是和我一樣,在觀看著電視里的情況。
  粗硬的大肉棒,紫黑的大龜頭,隨著婉晴跨開的雙腿緩緩向下,它瞬間沒入了那粉嫩精致的小蜜穴里。
  這對奸夫淫婦當場就都發出一道悶哼聲,隨后,婉晴開始緩慢地挺動起腰身,私處緊夾著包奕凡的肉棒扭動起來。
  「啊……嗯……好棒……每次都能插得那么深,塞得我下面滿滿的……你也動起來啊,別光顧著摸我啊……」包奕凡那雙大手抱著婉晴的翹臀,不斷在她臀瓣上摸來摸去,待婉晴嬌吟過后,他也用力挺動起下身來。
  一時間,兩人交合之處劈啪聲不斷作響,婉晴挺翹的臀瓣不斷和包奕凡的胯部狠狠撞在一起,緊致的小嫩穴被大肉棒塞得滿滿的、撐得圓溜溜的,更不停分泌出一股股晶亮的液體,伴隨著劈啪不斷的水聲流到陰囊上。
  「哦……好棒……婉晴好寶貝……你的小屄真是怎么干都干不夠……哦天啊……哦……我靠……里面熱得跟火爐似的。嗚哇……好多水啊……燙死我了……哦好棒……我夾死我了好寶貝……「包奕凡顯然爽得要升天了,一雙手攥住婉晴不斷拋飛的雙乳,大手揉著乳肉不斷撫摸著。
  婉晴受到刺激,下體更加用力地挺動起來,只見一根粗硬通紅的肉棒不斷在她嫩穴里進進出出,上面晶亮的汁液也不知裹了幾層,直爽得包奕凡也叫個不停,雙手來來回回在婉晴的乳房和腰肢上撫摸著。
  「姐夫……用力操我……我要到了!」
  這時,我身下的渺渺開始發狂了,她高亢地淫叫起來,堅挺的小屁股使勁朝我胯部撞過來。
  我被她強勁的力道刺激得倒抽一口氣,當即也沒精力理會螢幕上的奸夫淫婦,狠狠地奸淫起她的屁眼。
  一時間,床上墻上都是一片肉欲縱橫,渺渺竟真的被肛交刺激得淫水汩汩,我更被她火熱至極的直腸燙得全身戰栗,大肉棒惡狠狠地在里面橫沖直撞,更叫渺渺簡直撕心裂肺地大叫起來,卻全都是被爽的!終於,我實在忍不住這種兩方夾擊下的刺激,一股火熱的精液狠狠灌進了渺渺的屁眼!「啊!啊……燙死了!
  燙死了!哦……哦……到了!到了!哇……姐夫我尿了~!「被我滾燙的精液刺激,渺渺全身盡數緊繃,一條弧線柔滑的背脊像長弓般繃了起來,腦袋高亢,尖叫聲簡直刺耳!噗噗一陣聲響,一股股淫液從渺渺的小穴里流出,盡數沾染到床單上了。
  我粗喘著氣拔出肉棒,只聽啵的一聲,渺渺的屁眼仍張著個鮮紅的洞口,里面白花花一片精液。
  但緊接著,那屁眼就縮回去了,將我剛剛內射的白濁全撞了進去。
  但與此同時,屏幕里的兩人卻仍沒有結束戰事。
  婉晴以觀音坐蓮的姿態不斷馳騁著,腰肢擺動之熟練靈巧,絕非我過去之所見,而包奕凡明顯正忍著射精的欲望,雙手來來回回地在婉晴的飽滿的乳房、緊致的小腹、平坦的腰肢,和挺翹的臀瓣上撫摸著。
  而且由於具體姿態的關系,他還不時順著婉晴的小腿肚,一路摸到那雙纖細的腳掌上,然后再順回來,儼然竟成了個流程!「啊……操死了……操死了……好寶貝……大雞巴好硬……操得妹妹快不行了……哦好寶貝……我要到了……人家快要到了……「說是這么說,但婉晴依然馳騁得快活著呢。
  包奕凡的肉棒惡狠狠地貫穿著她的蜜穴,那張小巧的穴口更是被撐得圓溜溜的,被塞得相當充實。
  沒多一會兒,婉晴的動作就慢下來了,然后包奕凡挺身將她壓在了胯下,那雙修長的美腿直接架到肩膀上,就像我一開始看到的那樣,他再次勢大力沈地操干起婉晴來。
  同時,在我的下身,一張火熱的小嘴也含住了我的雞巴,無所不致的吮著舔著,讓我本不旺盛的欲望迅速的蓬勃起來。
  我微微活動屁股,配合著渺渺的吮吸,同時目不轉睛地看著屏幕。
  熒幕里的兩人終於到了最后關頭,包奕凡雙手壓著婉晴的長腿,粗硬的肉棒一次次貫入蜜穴中,連綿的肉體拍打聲匯合成一道優美的交響曲。
  婉晴更是繃緊了她香汗淋淋的胴體,眼白翻起,口中浪叫聲完全和操干聲融為一體,顯然都快要失神了。
  「啊……好寶貝……射了……射了……老子要給你下種了!」忽然間,包奕凡身子一挺,下體拼命地貼到婉晴的胯部,全身更是以我相當熟悉的狀態顫栗起來。
  婉晴更是發出一道動人心魄的失魂叫喊聲,雖然雙腿依然被壓得動彈不得,但整個上身幾乎弓得像只大蝦般。
  瞬間,當包奕凡大叫一聲抽出肉棒時,婉晴也立刻軟綿綿地平躺在了床上。
  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只能聽到兩人喘息的聲音。
  「咯咯,瞧把姐姐給爽的。」
  渺渺吐出我的肉棒,并用手擼動起來,在我耳邊吹著熱氣道:「姐夫,姐姐可是難得被男人內射一次哦,你可真是太走運了,居然正好就碰到一場。」我大腦迷迷糊糊的,沒打理渺渺。
  只見熒幕上,婉晴慵懶地舒展著四肢,修長姣好的胴體布滿津津香汗,配合著正從紅嫩蜜穴中溢出的乳白漿液,一股濃厚的肉欲直透熒幕,向我撲面而來。
  「還來嗎?」
  婉晴忽然對包奕凡說道,后者使勁伸了個懶腰,一臉求饒,連連擺手:「我的天啊,還是算了吧,林大總裁,你是真想把我榨干了嗎?」瞟了眼對方軟塌塌卻依然尺寸不小的肉棒,婉晴媚然一笑。
  我恍惚間覺得,那笑容似乎是我從未見到過的,而又是那么迷人:「這就不行了?小包子,我可是跟我老公說,今晚要工作到很晚呢,現在才這么會兒時間你就不行了……難道我還要再找個服務生進來嗎?」說著,她擡起一條模特般修長白皙的美腿,那只白嫩纖柔的玉足踏上包奕凡的肉棒,粉嫩的腳心在陰囊上來回摩擦著,豆蔻般的腳趾則俏皮地在肉莖上來回彈動。
  「嘿嘿,真要是有哪個服務生正好路過,那他可真是走狗屎運了。」包奕凡伸臂讓婉晴枕到自己懷里,在她白嫩如玉的臉蛋上香了一口氣:「不過婉晴,說實話,不是我不想放手,實在是德方那里的要價太貴了,真要讓我把地皮讓出來,家里老人非氣得吐血不可。」婉晴依偎在他懷中,朝他瞥去一眼,腳掌依舊不緊不慢地撩撥著他的胯下:
  「所以呢?」
  「所以……你看,如果真把那份地皮讓給你們林氏,我們起碼就要少賺一個億呢。這個……婉晴寶貝啊,這可不是筆小錢呢,我是真做不了這個主呢。」面對包奕凡一臉訕笑,婉晴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不過腳掌卻是挪開了:「可我怎么前些天還記得有人說,自己不只下面硬,骨頭也很硬,別說是把我操得哭爹喊娘了,就算和自己爹媽正面硬肛都不是問題。小包啊……難道你還有了孿生弟弟?」包奕凡呼呼哈哈地笑了起來,一連在婉晴的臉蛋上親了好幾口,笑得幾乎連眼淚都出來了:「孿生弟弟!哈哈!孿生……哈哈,我說林大總裁,你不會是真想找個雙胞胎兄弟給你3P吧?不行不行,我實在沒法不這么想……哈哈哈哈!」只見婉晴眼睛快速眨了眨,眼神飄忽了一下,似乎是想到自己和一對雙胞胎兄弟玩3P的場面。
  她臉蛋俏紅一片,在包奕凡還笑著的時候,從私處捻起一縷白濁的精液送入口中,然后眼睛瞥向包奕凡。
  在這個時候,渺渺的嘴唇一直包裹著我的肉棒,因為它根本就沒軟下來過。
  「吶,小包子。」
  正面面對隱藏的鏡頭,婉晴的兩腿分開著,白濁的液體正汩汩從陰唇縫間涌出。
  「那你到是說說……」
  她靠在包奕凡懷中,一顆飽滿的乳房蹭著對方的身體,伸出紅潤的舌頭在他的脖頸上輕輕一舔:「你還要人家怎樣呢?」我明顯看到,包奕凡的喉頭蠕動了一下,他深出了一口氣:「這個……一億元啊,要是不玩點刺激的,我這老婆本可不夠呢。」婉晴眼眸下垂,沈默片刻,輕輕說道:「所以說么,你還想叫人家怎么樣呢?」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屏幕,就連渺渺的挑逗都完全無視了。
  也許吧,我已經看出了一點真相,也許這只是全部真相的冰山一角,但看著婉晴此刻嫵媚動人的模樣,我的心砰砰地跳著,直恨不得她能更迷人些。
  只見包奕凡嘿嘿笑道:「條件嘛,不止一個,你看行嗎?」婉晴上下掃著包奕凡,媚然的笑容收斂了些許,頗為正色地說道:「你說說看,我考慮考慮。」包奕凡先是摸了下自己的肉棒,那上面還滿是狼藉的痕跡:「第一嘛,以后咱倆再做的時候,我不想再戴套……晴晴~咱們都是老炮友了,沒必要總那么堅持吧?再說了,我也是內射過你好幾次了~」看婉晴眼睛瞪起,這小子甚至還像個有奶的孩子般撒起了嬌,說道后來,婉晴本來嚴肅的表情瞬間冰解,撲哧一樂:「好吧,我同意了,那第二個條件是什么?」第一個條件得到答應,包奕凡哈哈一樂,先在婉晴的俏乳上親了一口,這才說道:「然后嘛……晴晴,既然咱們都成了親密合作夥伴了……你看……能不能別再老跟那些人上床?你老公也就罷了,那些家夥……我是真吃醋啊~」此時坐在床前,我的大腦就像被雷轟了似的昏昏沈沈,就連渺渺體貼地送來一杯水,我都是楞了好一會兒后才想起喝一口。
  再摸摸心口,現在這種感覺很正常,只是需要我多做幾次深呼吸而已。
  「這個可不行。」
  只聽音響里傳來婉晴果斷的聲音:「林子大么大,我怎么能只守著你一個?
  再怎么好吃的菜吃多了也會吐,雖然雞巴都是雞巴,但不同雞巴的味道也不一樣啊。這個你別想,絕對沒門!「聽到婉晴斬釘截鐵的回答,包奕凡的表情之夸張、之糾結,絕對遠超我自己的水平,他頓時大聲怪叫道:「晴晴!」婉晴躺在他的懷里,朝他瞪起眼珠:「叫我霧霾也沒用,不同意就是不同意,這個條件Pass,說第三條!」我呆呆傻傻地坐在床沿,只聽到渺渺毫不客氣的放聲大笑,對這妮子來說,不管我還是包奕凡的反映,都肯定特別好玩。
  「第三條……」
  毫無疑問,重點就是第二條,所以在它被婉晴Pass掉后,包奕凡明顯已經失去了再提條件的打算,使勁想了好一會兒后,表情一動,露出一個壞笑:
  「要不然……你給我生個孩子?」
  我深深吐了口氣,差點就沒忍住要擼袖子。
  就連渺渺都長吹了一個口哨。
  而只見婉晴露出一個極其差異的表情,然后臉蛋迅速俏紅一片,明顯羞答答地看向這抱著她的男人。
  「你……是認真的?」
  包奕凡摸摸腦袋,眼睛火辣地盯著婉晴完美的胴體:「你要是真能給我生個孩子,別說這一個億了,就算把整個公司都送給你又算得了什么?」這完全就是句廢話,我心里罵著,眼睛緊盯著熒幕。
  婉晴也被這句話逗樂了,咯咯笑著撫摸著包奕凡的上身,在他肩頭用力一拍:
  「算了,不說這些沒用的了,先洗個澡吧。而且時間也不早了……雖然我跟家里那口子說可能在公司過夜,但也不能和你一直躺到天亮啊~」兩人接著閑聊三兩句后,便都起身離開了電視能顯示的范圍,衛生間那里緊接著響起開關門的聲音,然后,現場就一片安靜了。
  「哇哦~」
  片刻之后,只有渺渺的聲音狡黠地響起:「姐夫,捉奸捉得爽嗎?」這時我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肉棒還被這小妮子攥著呢。
  我惡狠狠地瞪向她,可這女孩卻一挺腰板,毫不畏懼地與我瞪視。
  「看什么看?第一次和高中生做愛嗎?變態姐夫上完床就想翻臉不認人了?
  別忘了,人家屁眼里現在還流著你的精液呢哦。「剛攢起來的氣勢頓時被她打得煙消云散,我苦笑著一嘆氣,拍拍她肩膀道:
  「好了,渺渺,別鬧,我先回家了,你……你呢?」見我目光復雜地看向自己,渺渺抿著嘴唇,嘿嘿地樂著,光滑的小身子又鉆進我懷里,大眼睛眨眨地看著我:「姐夫,姐姐她給你操過屁眼嗎?」話音一落,我的肉棒頓時一彈,正好打在渺渺手掌上。
  瞧著小妮子笑得跟個狐貍似的,我漲紅了臉,完全說不出話了。
  是啊,完全她……和其他男人都有著什么樣的性愛?渺渺的一句話頓時叫我瘋狂遐想了起來,根據他們之前的對話,婉晴顯然和好多個男人都有過性愛關系。
  那么,她后庭的第一次還保留著嗎?低頭看向懷里的渺渺,我眼中瞧見的并不是她對我的媚笑,而是將自己剛才和她的性愛換了個組合。
  同樣是身材修長的婉晴,在某個不知名的背景下曼妙地趴伏著,或者雙手倚靠在什么欄桿上,撅著她嬌小挺翹的美臀。
  然后,一個不明身份的男子站在后面,好似一根鐵杵般的肉棒,沒有選擇通常的路線,而是深深陷入在婉晴稚嫩緊窄的粉嫩肛門里……「姐夫,我不客氣啦~」恍惚中,渺渺已經面對著我,騎上了我的身子,雙手牢牢抱著我的腰部,身子一沈坐了下去。
  我立刻感到一股極致的溫暖包裹了下身,肉棒插進了渺渺的小穴里,龜頭一路勢如破竹,徑直頂到了最深處。
  我雙手抱住渺渺身子,縱身一翻,將她壓在身下,又一輪馳騁馬上開始。
  這小妮子的嫩穴真是緊窄得無與倫比,到底是十七八歲少女才有的優勢,而且剛才的肛交也只讓她的下身更加濕潤。
  我促喘著氣,下身大起大落地碰撞著她的胯骨,肉棒一次次不停深入渺渺的嫩穴深處,直貫得一股股滾燙的粘液不斷從深處涌出,粘滑地沾在肉棒上,那種噬魂銷骨的快感讓我促喘個不停。
  「啊姐夫……你操得我好美啊……哦帥哥……嗯哼……這么粗的大雞巴……可比我那些同學厲害多了……姐夫……你不要姐姐了……天天都來操我吧……嗯哼……有了你的話……人家也不用找那些小男生了……天天給你操……哦……「渺渺滿臉通紅、神色迷亂,手掌胡亂扇動時碰了遙控器,床尾的電視頓時被她給關了。
  隔壁房間的情況已經不得而知,但我現在也沒多少功夫去理會那對男女了,身下的小姨子活像只迷人的小妖精,她白嫩無暇的胴體整個緊貼在我身上,腰肢扭動間,那股騷浪勁兒只叫我拼命咬牙挺住精關,可沒心情再去瞧什么電視。
  終於,在瘋狂馳騁了好一陣功夫后,我聲音嘶啞地一吼,身子一抖,肉棒一顫,將一股精液深深地灌到了渺渺嫩穴的最深處。
  被我滾燙的精液一刺激,渺渺更是高亢地尖叫一聲,全身緊繃著抱緊了我,緊窄的穴肉瘋狂蠕動著,滾滾火熱的淫液噴射而出,瘋狂地榨起我體內每一絲精液!一連三次抖動,每一次都將一股分量十足的精液噴射而出,等射完之后,我筋骨酸軟地躺倒在床上,胸膛不斷起伏地喘著氣。
  腰肢有些發酸,頭腦更是有些迷糊,這種情況真心好久都沒有出現了。
  是夜,我獨留下滿臉迷醉的渺渺在床,獨自走出房間。
  看看手表,時間已經快到淩晨了,走到隔壁房間的門上附耳傾聽,一陣陣若即若離的肉體拍打聲,居然還在響著。
  我有心想摸向下體,但一股酸痛的感覺提醒著自己,之前和渺渺做愛時,那三連射完全就等於正常的三次射精,光看當我抽出肉棒后,那從渺渺陰唇間淌出的量就能判斷了。
  就算我再怎么種馬,一夜四次之后若想再擼,那也絕對是灰飛煙滅的節奏。
  心里很痛,聽著屋內響個沒完的拍打聲,在欲望完全消退后,之前的刺激感完全不在。
  我深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乘上電梯離開了公司。
  問題簡直就是一籮筐,但真相基本上沒什么值得懷疑的,我用力踩著油門,以完美卡著法定最高時速的馬力,飛快地繞著環城公路飚了起來。
  「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嘿;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嘿;習武之人切記仁者無敵;是誰在練太極風生水起!」多少年的老歌了,當雙截棍的聲音響起后,我暢快地大吼一聲,眼見夜里沒車,油門一腳拼命踩到最底。
  明明只是輛普通的商務車,發動機楞是響起超跑般的轟鳴,時速表更是立馬本著140以上的位置飚了過去。
  「爽!媽的!真他媽爽!」
  我故意把車窗打開了一條縫,外面的風簡直有十二級的程度,轟隆隆地直往我臉上撲!夜間的高速路雖然車少,但也是有的,當我一輛小小的豐田商務車,以超過150的時速瘋狂飆過時,好多輛轎車都瘋了似的閃到一邊,生怕被我刮到蹭到。
  在這種速度下,任何一點輕微的接觸都會釀成大禍!「哈哈!爽!爽啊!」彎道來了,以接近160的時速,我一拽手剎,楞是來了個相當瀟灑的彎道飄逸!但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就突然在后面出現了。
  我望向后視鏡,警車特有的紅藍光正閃個不停。
  字節數:18450
  【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果 广西快三是合法的吗 通比牛牛怎么打 3b跨度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广东时时20选8 广东36选7走势图-百度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调查 今晚特马多少号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