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姇】【26】【作者:voxcaozz】【完】

26
  魏宗建推開浴室房門時,正看到兒子扎在妻子懷里動來動去,未等他咳嗽一聲說些什么,便見妻子迅速挪動身體,推開兒子身體的同時把搭在他頭上的大浴巾給他把身體披蓋上了,迅速的動作中即便是雙手遮掩著胸口,那嫩腴聳動的奶子依舊晃出了白膩膩的艷光,讓人看了之后在心里不免又會忍不住翩翩浮想起來……兒子對著自己上下其手,又嘬又摸的也不知他今天為何這般猴急,把個離夏親得酥胸亂顫,意醉神迷。那碩聳的乳肉都成了傾卷的波濤,反復拍打著兒子稚嫩的臉蛋,搞得人心惶惶,吃奶的越發起勁,身子貼近媽媽,兩腿間的小雞雞在口舌反復叼嘬時早就起了生理反應,雄赳赳地硬成了一根翹棍子,不經意地摩挲著起女人的大腿。而那被吃之人一臉舒爽,正隨著哺乳而心旌蕩漾時,她還未來得及細琢磨腿間戳來戳去的物事便忽然聽到了開門聲。
  瞬間便推開了兒子的身體,順勢把浴巾給兒子披在身上,還不忘用手遮住身體要害,當她看到來人是自己丈夫時,離夏瞪了一眼宗建,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你先哄兒子休息,對了,給王曉峰準備一套被褥出來,讓他先和誠誠擠在一個房間。」在兒子戀戀不舍中,離夏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吩咐著丈夫,待他們走出浴室,復又回身把泡池里的水放掉,清洗過程中還尋思剛才開門的一幕,幸好來人不是王曉峰,這要是再被他看了身體,未免也太不像話了。
  自打下午在自己房間洗澡被王曉峰看了身體,離夏便警醒起來,雖說大著對方那么多歲,甚至都能當王曉峰的母親,可畢竟男女有別,所以在穿衣方面也不像以前那樣只穿個睡衣睡褲之類的隨便裝束,更是在陪兒子洗澡時把房門關閉起來。父親再婚之后,對方帶來的子女以及家庭和睦問題雖說不是什么大事,但畢竟剛開始接觸,不能說是提防,為了避免類似事情再次發生,這些細節上的東西離夏還是注意了起來。
  搖了搖頭,離夏苦笑了一聲,不做他想,放好了水便朝著客廳里的父親揮了揮手……當魏宗建走回自己的臥室時,見妻子慵懶地躺在大床上,那媚眼如絲的樣子即便是知道妻子懷孕,依舊無法克制自己……深知妻子生理周期的他看到了熟悉的場景,自然是知道妻子想要夫妻生活了,湊到近前,猶豫起來。
  離夏見魏宗建不時偷瞧自己,撩著手膩乎乎地笑道「傻樣,你還等什么呢?」是呀,丈夫還等什么呢,明天就要離開了,為何今晚還吞吞遲遲的等待自己呼喚,真是惱人。
  魏宗建搭上了妻子嫩滑的手臂,順勢摸了過去,甫一觸碰到妻子香滑的身體便開始心猿意馬,可嘴里卻有些口不應心地說道「這不是擔心你嗎!」一個正常的男人,離家之前再不珍惜最后一晚上的美好時光,這顯然不合邏輯。四處漂泊慣了,家的味道又是如此熟悉,何況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當魏宗建聽到妻子說「多注意點不就行了嗎!哪有這么嬌氣的!」這句話時,便迅速脫掉了身上的衣服……錯綜復雜的家庭里,善良和邪惡共存,美好之中處處隱藏著迷局,陰暗滋生出來的那些個陰謀詭計,局中之人又怎能看透內里,更不要說誠誠這個孩子了。
  只見過幾次面便要叫對方舅舅,誠誠這方面倒也隨性,最起碼表面上并未表現出多少反感出來。他知道姥爺再婚了,也聽媽媽講過這里面的事情,今晚上跟王曉峰這個舅舅一個房間睡,聽他講講故事也算不錯呢!
  「誠誠呀,現在學習吃力嗎?」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想要滲透進來,總得多方面思考思考,有所準備才能打好勝仗,是故,王曉峰倚在床頭問著一旁抱著個熊熊的誠誠。
  「還好呀,媽媽都給我輔導的。」誠誠懷里抱著個大熊熊,那毛茸茸的感覺很好,一邊回答著王曉峰的問話,手還不斷撫摸著熊熊的腦袋。
  「哦,是嗎!今天開心嗎?」王曉峰看到誠誠反復撫摸著睡熊,心里說不出的厭惡。一個小男孩睡覺還要摟著個玩具睡,惡心不惡心啊!心里反感但又不能表現出來,王曉峰虛情假意地問著。
  「開心呀,當然開心了。」誠誠是問一句答一句。今天姥爺結婚,他掙了紅包不說,晚上在洗澡間又跟媽媽如此親熱地接觸,聽王曉峰那樣問,自然心情愉悅無比舒暢了。
  一個個都跟自己結婚似的,連你媽的一個吃屎的孩子都這么高興,變態男心中越想越窩火,真想一把掐死身邊躺著的孩子,方能消氣。也是,他媽媽再婚了,女神媽媽又有男人陪著,他王曉峰一個人卻跟個孩子擠在一個房間里,你說王曉峰心里能好受嗎!
  「今天那個趙師傅,哦,就是你趙叔叔,對了,還有那個飯店的老板,他們都跟你爸媽什么關系」王曉峰試探性地問著,想要從魏誠誠的嘴里得知一些消息。
  「他們關系好著呢,還有好多人經常來我們家呢!」誠誠自豪地說著。
  還有好多人?聽小家伙這樣說,王曉峰的心里不斷打著鼓,看來事情并未像他想象那么簡單,難道就這樣放棄心中的想法?不,到時候就借助姐姐的影響,大不了最后強上,真格的還怕她鬧出圈去!
  掏摸著拿出了魏宗建給的香煙,王曉峰從房間里走了出去,兩間分別關閉著的房間里想來都在做那好事,一個老家伙在干著自己的母親,另一個游魂又在肏著自己心愛的女神,只把王曉峰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甩在一邊,這無依無靠感讓王曉峰實在難以忍受,心里罵著街便走向浴室抽煙去了,可抽煙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就如同借酒澆愁一般,弄得口干舌燥,無濟于事之下,王曉峰便再次回到臥室中,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起來……長夜漫漫,父親的婚事塵埃落定之后,離夏的心情格外舒爽,她躺在大床上,只把一雙白皙豐勻的雙腿支撐擺出了一個M型,看著兩腿間丈夫小心翼翼的樣子不由笑道「看什么呢?傻乎乎的。」魏宗建跪在妻子的身下,望著一絲不掛的妻子水露露的肉穴,那光滑飽滿的肉蛤鼓囊著浸出了油光,多么迷人的地方,每次見到這種場景總是讓他著迷,雖說都老夫老妻了,可就是百看不厭。正獨自竊喜,聽到妻子呼喚,魏宗建便把手探了過去,指尖觸碰到妻子油汪汪的嫩腴,滑溜溜的感覺極為爽手,邊摸邊喜聲道「流出來好多水呀!」離夏醉紅著的杏核眼睛瞇縫著,心里叫一聲冤家,便用腳趾勾了勾丈夫的腰,誰知道他伸手摸到自己的胯下,撩撥的離夏心坎發酥,更加感到身體酸軟無力,聲音透著魅惑呼喚自己的男人,你還等什么呢?
  妻子如狼似虎的身體看起來極為敏感,他都未曾刻意挑逗便如此濡濕,魏宗建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頭,方才在浴室里見兒子對著妻子動手動腳,其實他這個當爹的早就心癢難捱了,可畢竟是兒子,從小跟他媽媽親,當爹的還能跟兒子爭!
  何況妻子現在有孕在身,總不能因為生理需求便無所顧忌地爬上妻子身上吧,現在好了,兩口子蜜在臥室里,妻子又百般催促,做愛之前魏宗建自然要好好把玩一番。
  男人嘛,房事如只是脫了猛干,未免粗俗了些,這要是沒點前奏調情,也虧待了良辰美景,更唐突了身下玩轉承歡的美人。看著柔弱無骨的妻子,魏宗建抖擻著碩粗的陽具在妻子濕滑的下體來回挑動,因妻子肉穴充血紅潤,那肉核上的豆珠早已硬凸,伏在蛤口上,極為耀眼奪目,觸碰時不斷摩擦著龜頭,每一次滑過還總伴隨著離夏一聲聲嬌啼,這美妙滋味簡直無法形容了。
  燈光映射下,妻子臉現酡紅,臉蛋上嫵媚多情的樣子總是無形中把人的神經挑逗起來,讓你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她的身體。你看她胸前那翹聳著的奶頭,喜丟丟地浮晃著,更是讓人情難自禁,吃上兩口才過癮呢!想象一下,這對蒲白肥挺的奶子擺在眼前,任誰都難保不會心旌搖曳,浮想聯翩,也難怪兒子總愛黏糊她呢!話說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兒子嘴中的口水呢!
  魏宗建探出手臂摸到了妻子的乳房,肥肥軟軟的兩團白肉極為挺頭,充溢的乳肉單憑自己一只手掌根本無法握全,揉著揉著便瞧見了妻子那令人生醉的羞喜模樣,柔媚的母性光澤中散發出極具挑逗男人的神色,魏宗建心頭一蕩,便呵呵笑道「又要當媽媽了,可越來越饞人了。」男人,有幾個不喜歡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母性氣息,見她們臉上帶出羞答答的嬌媚便瞬間激發出心底里的欲望,生理起著本能反應,勢要征服眼前的女人,似乎唯有這樣才能好好體驗女人身上那股母性味道,很有一種回歸媽媽身邊的感覺。
  身為男人,魏宗建也不例外,見妻子躁動著的身體不斷搖晃,越發把他的性欲撩撥起來,身體都呈現出了顫抖,哆嗦著身體伸手握住下體陽根,來回挑撥幾下妻子的蛤口,魏宗建便蔫壞地學著兒子的樣子說道「我也給你當一回兒子好了,媽媽~」,熱血上涌,陽具上的膩滑感的迫使下,魏宗建一挺身體便欺了過去。
  「嗚~」被碩圓的龜頭破開身體,離夏嬌聲呼喚了一聲,雙腿自然收攏夾住了丈夫的腰桿,峃口上傳來的酸麻舒爽感實在是揪心,偏又讓人歡喜無限,聽到丈夫說出如此臊人的話語,便嚶嚀一聲嬌喘道「壞東西,你臊死我啦~」只把雙手捂在了那張酡紅欲滴的臉頰上,不敢示人。
  離夏緊窄的肉身甫一被魏宗建的龜頭破開,便開始蠕動起來,那團團軟肉抱著團摩擦不斷吞噬著外來入侵者,隨著動作深入,仔細聽來,還能聽到細微的噗呲噗呲聲,它抵御了沒兩下便徹底敞開心懷,像那吐沫的魚嘴,翕翕合合地吸蠕起來。
  「哈~舒服嗎?有沒有感到不適?」壓抑著心中的急躁,快感伴隨下魏宗建勾身之后慢慢挺動腰桿,直到肉棒全根沒入妻子的肉腔之內,這才急忙詢問起來。
  「狠心的壞人,簡直要了我的命啦~」吃味著丈夫剛剛說過的話,瞬間激發出心底的情欲,外加身體被丈夫捅開,兩兩之下離夏實在把持不住,暈暈乎乎地便感覺出自己泄身了。
  妻子極為肥腴的肉穴不斷收縮箍著陽具,像只手在有規律地不停張弛收縮,緊緊地抓住了魏宗建的命根子,以龜頭為中心迅速蔓延到了全身,對于魏宗建來說,那感覺簡直太舒服了。這個時候本該大力推肏身體,但魏宗建并未過于迅猛動作,一是妻子懷孕不能大動干戈,二是因為那種感覺實在太強烈,他要是對抗起來的話,還真怕不是妻子的對手,反而丟盔棄甲,得不償失,還不如好好享受這快感侵襲,慢慢體會呢……只要能把陽具插進去,再貞潔的烈女也無法掙扎,只能任由男人縱橫馳騁。
  說了歸其,女人是什么?還不就是男人床上的泄欲工具,叫她兩腿一劈,要么撅起屁股,要么就是躺在床上,別看她們平時高高在上,躺在大床上都一個樣,男人如是想到。
  見女人的雙腿大濕,男人雙眼便露出了貪婪之色,他快步飛撲上前,生怕女人一時反應過來,分開女人的雙腿,將那兩條肉欲十足的大腿抱在手中,姿勢便擺好了。
  摸著女人白皙豐彈的大腿,看她媚眼如絲含暈帶怯的俏模樣,男人哪堪撩撥,不知道心底里千百遍地呼喚過了,要上了這個女人,如今一招得手,還猶豫什么?
  肥腴肉穴已經打濕了女人的雙腿,男人低吼著,粗魯地抱住了她的雙腿,猙獰的臉上扭曲一片,同樣猙獰的陽具丑陋無比早已箭在弦上,他低聲叫喊著「離夏,我早就想肏你了,我看這回你還如何跑出我的手心?」猛一推身子,王曉峰便把龜頭肏進了離夏的肉身中,那濕漉漉的肉穴極為暢滑,讓王曉峰一下子便把陽具肏了個齊根沒入,大喜過望之下,王曉峰頸著脖子歡叫著「真他媽緊呀~」原以為女神媽媽會被自己強壯的陽根肏得放蕩形骸,誰知只是悶哼一聲便了了,這顯然和王曉峰猜測的結果背道而馳,他挺聳著粗大的陽具猛地拔出,運氣之后又再次肏了進去,結果還是不盡人意,并未在耳邊聽到任何纏綿悱惻的叫床聲,讓人好不郁悶。
  「你為什么不吭氣?」王曉峰大聲質問著,他呲著牙,眼珠子瞪得老大。見離夏一臉木然,和第一開始時的明眸善睞完全兩回事,便斥吼一聲,打樁一般開始推肏起來。
  「叫你不言語,我讓你跟我裝。你倒是動一動啊,難道我的不硬嗎?」王曉峰怒吼著,漸漸呈現出歇斯底里樣。
  「叫你平時穿得這么騷,就算是肏個死人,我今天也要把你這個死人肏活了。」推肏著身體發泄情欲,王曉峰拼了命似的只管深插狠砸,雖說離夏一臉木訥,身體也未做出任何反應,但這絕不影響王曉峰的激情。總之一句話,今天他就要征服身下的離夏。
  「跟我沒感覺嗎?跟你兒子洗澡都可以,是不是被他吃了奶子?生過孩子的身體,媽的不動都這么緊,我今天就把你肏服了~」女神竟然面無表情,難道這樣便能讓我放棄?王曉峰心里不屑地想著,肉都給我吃到了,還裝?既然你裝,我今天就跟你玩個狠的,不信征服不了你。
  「哈~夾得我好舒服,好舒服,你等我肏出來,也讓我體驗體驗誠誠媽媽的味兒」王曉峰得意忘形地說著,下身像搗樁一樣不斷砸動著,這渾圓的大屁股在他大力夯動時極好地起到了減震作用,味兒還真不賴呀!騰出手來,王曉峰便抓摸到了離夏的奶子上,這對肥白的雙乳讓他惦記了好久,抓來抓去都不知道抓哪個好受了,后來干脆捏住了離夏的奶頭,提拉擠按,隨后王曉峰把手放到了鼻間上,深深地聞了一口。
  「嗯~奶頭的味兒真香,我肏得你舒服不舒服?你告訴我。」見離夏眼神直勾勾的,王曉峰得意洋洋地說道。別看離夏愛答不理的,反正肉是肏到了。
  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換做王曉峰的母親,這個時候早就哀婉求饒了,見離夏始終無動于衷,暴虐的王曉峰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他發著狠,干脆蹲在了離夏的兩腿間,整個人不斷蹲起,用粗長的雞巴生生犁開離夏緊窄的肉腔,試圖依靠自身重量來迫使對方順從于他,以玩轉承歡的姿態面對。
  「哈~我的雞巴硬不硬?離夏媽媽,我肏得你舒服不舒服?」王曉峰一臉淫笑,粗喘道。
  說到底,王曉峰心底那種戀母情結頗為嚴重,在嘗試了親生母親的身體之后,便越發肆無忌憚起來,每次當他見到漂亮的阿姨均會在心底產生淫邪之想,尤其是在第一次看到離夏之后,這股心思便越發強烈起來。
  畸形變態的心理作祟,那種年長女人身上的母性味道讓王曉峰沉淪其內不能自拔,何況離夏的歲數當他的媽媽綽綽有余,自然助長了王曉峰一嘗母味的囂張氣焰,處心積慮之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離~離夏,你,你叫我,叫我一聲兒子啊~」整個人處于癲狂狀態,王曉峰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不斷蹲起著身體,他的雙眼露出了精芒,聲音透著顫抖,這種感覺讓王曉峰在命令離夏的同時幾近瘋狂歇斯底里,他在等待著,陽具死死地插在離夏的身體里,枕戈待旦之下,腦子里早就飄飄然起來。
  女神沉默著,呆板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微笑,給人的感覺如沐浴春風,那杏眼極為嫵媚,千呼萬喚,總算讓美人媽媽笑了起來,她那一顰一笑早已牽動著王曉峰身體里的每一根神經,隨著杏核大眼每一次的閃動都讓王曉峰呼吸急促,焦急之下,他小范圍迅速地砸動著身體,那意思直接了當,催促離夏趕緊回答剛才的問題。
  「什么?你大聲點說呀~」見離夏嘴唇似乎動了一些,王曉峰根本沒聽清她說些什么,仔細觀瞧之下,離夏那張俊俏的臉蛋又模模糊糊起來,越發讓人心急難耐。
  呼喚了多次,仍不見動靜,王曉峰幾乎帶著哭腔哀求起來「你倒是說句話啊,怎么跟我就沒有一點激情呢?你這身體這么緊,你不想男人嗎?反正你現在懷孕了,我就不信我降服不了你!」面色猙獰,甫一想到現在離夏肚子里懷了孩子,王曉峰干脆威脅著說出口來,并且直截了當地說道「這懷了孕的味道簡直太舒服了,一會兒我就都把慫肏進你的肉屄里,哈哈~用慫來給你孩子洗澡啊~哈!」疾呼一聲,王曉峰以霸王舉鼎之勢扛起了離夏那兩條頎長豐勻的大腿,隨之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再次插拔起來,反正今天就是今天了,誰也無法阻擋他的腳步了。
  渾身血液滾沸,陽具爆硬到了極點,王曉峰的身體快速起伏,他瘋叫著「離夏媽媽」,動作中仍嫌不夠暢快,便把兩只修長的手臂圍攏,手指搭在一處把離夏的屁股堪堪抱了起來,顛著身子以腰桿為中心開始瘋狂推肏起來,每一次深入都讓他極為清晰地感知到女神媽媽肉體的收縮和蠕動,夢想成真之后,終于修成了正果,把離夏給肏到手了。
  「爽死我啦~我朝思暮想盼望得到你的身體,終于被我給肏了,哈~我肏死你,肏死你呀~,你以為你不言不語就能逃避過去?」王曉峰自顧自地言說著。
  雙腿酸麻,大汗淋漓,快速運轉身體頗為消耗體力,王曉峰大張著嘴巴的樣子像條狗一樣,但他依舊執著地肏動著身體。
  見眼前的女人自始至終對他不假辭色,別看是這樣,但這絲毫不影響王曉峰自己的快樂釋放,肏干中,便直接拖起了離夏的身體,飄飄忽忽地便來到了客廳中,他伏在離夏的身后,改用節省體力的后推式肏干,既能抽打離夏滾圓的屁股,又能看著離夏被推來推去,給王曉峰帶來了強烈的視覺沖擊,并且這種體位一舉多得,伸手時都能抓摸離夏豐肥的碩乳,這世界上簡直沒有比這個姿勢體位更讓男人心中充滿成就感的了。
  男人說話算話,說不戴避孕套就不戴避孕套,就要這么直接爽快地肏,嘿嘿~,老離啊,你肏了我媽媽,今天我也肏了你的閨女,都射進了她的子宮里啦~哈哈!
  老離你看到沒有,你看到沒有啊?
  瘋狂之時,王曉峰一把抓開了離夏的發髻,隨著酒紅色秀發的飄散,外加上充滿光澤的玉背浮于眼前,撞擊肥美屁股時的快感漸漸強烈起來,雖說始終感覺不到離夏身體的變化,但征服離夏肉體的那種快感總是隨著感官沖擊在王曉峰的心中不斷蕩漾著,龜頭上的酸麻感也越加難以控制。
  「啊~我受不了了,哈~哈,這身體真是極品啊!啊~好緊,好爽!」快速沖撞中,王曉峰大叫一聲,他感覺陽具瞬間便汆射出了慫,一股股濃稠的精液不要命地宣泄出來,那叫一個爽。
  王曉峰看著離夏伏低了身體,小腹死死地抵在了離夏的大屁股上,他心里飄飄然想到:不管你如何不吭氣,終歸還是被我內射進了身體里,哈哈哈哈!
  字節數:13975
  【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河南快3开奖福彩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酷彩吧可以网上购彩 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天津时时合法吗 六肖中特期期准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极速赛计划免费参考 陕西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