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烈女斗夫】(完)【作者:元媛】

 字數:517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艷陽高照。
 
  向小名高傲地揚著小臉,眉宇間透過一股英氣,一身紅色勁裝將她襯得英姿 煥發,一頭長發束起,僅以雕著圖紋的銀環扣住,一身俊俏的模樣兒活像個男兒 郎。
 
  而她也確實不輸給男人。
 
  不論學識或武藝,她沒有一樣輸人,甚至連俊俏瀟灑的模樣都迷走了景陽城 里眾多姑娘的心兒,直嘆她為何不是男人。
 
  而此刻,她正坐在一匹高大俊美的赤馬身上,背上背著箭袋,上頭放了好幾 只以白色羽翎為裝飾的箭矢,手上的銀弓在陽光下閃著冷冷銀光。
 
  今天是景陽城一年一度的射箭大賽,為了這一天,景陽城的眾多男兒皆摩拳 擦掌地準備著,甚至還有人遠從外地來參加。
 
  而得勝者除了能得到賞銀一萬兩外,還能得到聲名,這種一舉兩得的事,當 然引起眾人的興趣。
 
  所以這個射箭大賽的傳統早已流傳好幾年了,每一年舉辦時,景陽城都熱鬧 滾滾。
 
  向小名是眾多男人里唯一的女人,她從十四歲那年就開始參加這個比賽,精 湛的箭術讓人不敢小覷。
 
  而現在,冠軍之位就在眼前了!
 
  揚翹起嘴角,向小名疼愛地撫著愛馬火紅的鬃毛,在它耳邊輕聲說道:「火 焰,換咱們表現了。」
 
  火焰像是聽懂了,高傲地狂嘶一聲,踏步往前馳騁。
 
  向小名輕笑一聲,無懼地站起身站在馬背上,迅速抽出背后羽翎箭,一拉弓 ——
 
  咻咻數聲,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每一箭皆射中千里外放置好的圓牌中心點, 當射中最后一個圓牌時,向小名足尖輕點,讓自己飛在半空中。
 
  黑眸一瞇,迅速抽出箭,拉滿弓,在風拂動吹落樹葉時,瞄準那一瞬,迅速 射出——
 
  羽翎箭快速地射穿幾片葉子,分毫不差。
 
  「天呀……」
 
  「太棒了!」
 
  看到這精湛的箭術,一旁觀看的人忍不住贊嘆,大聲鼓掌,迷她的姑娘也大 聲尖叫著,場面一時熱鬧至極。
 
  在鼓掌聲中,向小名如羽絮般落下身子,坐到火焰身上,高傲地拾起臉,得 意地笑了。
 
  她有自信,今年的冠軍是她!
 
  就在此時,一抹玄黑身影躍出,拉滿弓,一次射出數只箭。
 
  飛箭一出,瞬間向各個圓牌射出,穿過羽翎箭中間,將之一分為二,仍然正 中紅心。
 
  再一瞬,黑影將弓放到身后,踩著弓步往天空射出數箭,咻咻數聲,數只鳥 兒從空中掉落,卻分毫未傷。
 
  「好!太好了!」
 
  看到這一幕,坐著的眾人忍不住起身鼓掌,頓時掌聲如雷,比向小名方才還 轟動熱鬧。
 
  看到這一幕,向小名臉色全變了。
 
  又是他——端木宸!
 
  對眾人的掌聲微笑以對,端木宸抬起俊美的臉龐,俊朗灑脫的風采引人注目, 一身的玄黑將碩長的身影襯出,俊逸的模樣折服眾人的心。
 
  在向小名的瞪視下,好看的薄唇揚得更高了。
 
  「大會宣布,今年的冠軍仍然是端木宸,六連霸!」

   一聽到裁判的話,向小名的臉更黑了。
 
  沒錯,六連霸,從她十四歲參加至今,沒有一次贏得冠軍,原因全在端木宸 身上。
 
  他一出現,就搶了她所有風采,原以為這次穩贏了,她可以殺殺他的銳氣, 沒想到……
 
  該死的又輸了!
 
  「向姑娘,承讓了。」端木宸瀟灑地做個揖,勝不驕的風度更引得旁人的贊 賞。
 
  「哪、里!」向小名咬牙吐出這兩個字,明明心里氣得快吐血,還是硬擠出 一抹笑。
 
  可看到眼前那張得意的俊龐,她忍不住緊握著手里的銀弓,努力告訴自己忍 著,千萬不要朝他射箭,不然她就失了風度了。
 
  對!要忍、要忍!
 
  「向姑娘,你的臉色好難看,發生什么事了?」可端木宸卻不放過她,反而 裝出一臉擔憂,明知故問。
 
  見他擺明就是故意的,臉上的表情恁般刺眼,激得向小名腦里的理智啪地一 聲斷掉,再也忍不住了!
 
  拉起弓,她迅速射箭。「端木宸,你去死啦——」
 
               烈女斗夫1
 
               不想沉淪
 
              卻莫名地深陷
 
  離不開你火熱的懷抱……
 
  他娘的竟然沒射死那個王八!
 
  向小名極粗魯地在心里咒罵,幫火焰準備好水和食物后,重步走出馬廄,邊 走心里邊咒罵,全身都散發著閑人勿近的怒火。
 
  說到她和端木宸結下的梁子,八百年也說不完!
 
  想她震天鏢局的大小姐,武藝驚人,剽悍的氣勢也驚人,從小就是個小霸王, 無人敢惹她。
 
  偏偏,端木宸就是個例外。
 
  那個死王八正巧是揚遠鏢局的少主,去他的揚遠鏢局!那是她家震天鏢局的 死對頭!
 
  想當年,整個景陽城只有她家的震天鏢局,在她阿爹的經營下,聲譽良好, 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氣,每天生意都接不完,一堆人來托鏢。
 
  她阿爹多高興呀!還在景陽城落地生根,娶了娘親,而且娘親還幫阿爹生了 她和三個妹妹。
 
  可惜娘親因為難產而過世,幸好她們還有梅姨——娘親的雙胞胎妹妹——一 生未嫁,把她們當親生女兒一樣疼愛著。
 
  她們四姊妹的名字合著念,正好是——名、揚、四、海!
 
  這是阿爹的期望,希望震天鏢局能名揚四海;而就在阿爹的期望快達成時, 沒事來個揚遠鏢局開在她家對面。
 
  他奶奶的王八蛋!擺明搶生意嘛!
 
  當時他們一家六口站在門口看著揚遠鏢局的門匾皺眉,而向小名就是在那時 認識端木宸的。
 
  一個清秀斯文,看來就經不起打的軟柿子。
 
  她嗤哼,她不屑,和阿爹一樣,完全不把揚遠鏢局當一回事,兩父女當作笑 話似的哈哈笑著走回家門。
 
  沒想到這就是錯誤的開始——向小名不甘愿地承認。
 
  讓她們父女看不起的揚遠鏢局還真的做起來了,甚至搶了她家不少生意,短 短幾個月,聲勢就直逼阿爹經營數年的成果。
 
  阿爹氣到快吐血,而她則直呼不可能。
 
  那個沒用的軟柿子竟然贏了她,拿下射箭大賽的冠軍,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看起來就弱不禁風呀!明明就長得她一拳就能打倒他的柔弱模樣,她 怎么可能輸給他呢?!
 
  她不信邪,可事實就在眼前。好,算了,當作那是失誤,不用去在意。 
  沒想到……他奶奶的!她會不會失誤太多次了?
 
  連續六年的射箭冠軍都被搶走,就連護鏢送鏢的速度她也輸他,她不服氣, 還跟他比武……也輸!
 
  整整六年,她沒有一樣贏他,想到就氣人!
 
  想她向小名在景陽城風光了十四年,沒事干嘛跑出個端木宸來搶她風頭呀? 真是!
 
  「王、八、蛋!」緊捏著拳,向小名氣到好想殺人,偏偏剛才在會場的那一 箭沒射中他,讓他閃了開去。
 
  可惜!「啊……」太可惜了啦!
 
  向小名氣得大叫,腳一抬,就要用力踩爛花圃里的蘭花……
 
  「阿姊!不要啊……」一名穿著鵝黃衣裳的姑娘迅速抱住她的腿,抬起小臉 央求地看著她。「拜托!你要踩的話請去踩三姊的藥草,不要踩我的花啦!」 
  向小海泫然欲泣,好不可憐地瞅著向小名。
 
  那張清秀小臉,竟然長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樣。
 
  「你敢踩爛我的藥草,小心我廢了你的腳。」向小四慢慢走來,一身的月白 衣裳,清靈秀氣,那張白凈的小臉居然也長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樣。
 
  「怎么?老大你又輸給端木宸了呀!」同樣是長得一模一樣的臉,不同的是 向小揚穿著嫩綠色的衣裳。
 
  沒錯,她們家四個姊妹是四胞胎,長得一模一樣,只是眉宇間的氣質不同, 而向小名是屬于惡霸的那一種。
 
  「閉嘴!不要給我提到那個名字!」一聽到「端木宸」三個字她就火大! 
  「果然,我贏了!」聽到結果,向小揚笑咧了嘴,對著大廳大喊:「阿爹, 老大又輸了,你欠我一百兩!」
 
  「什么?!」聲若洪鐘的聲音從里頭傳出,迅速地,一個如熊般魁梧的大漢 從大廳沖出來。
 
  「名兒,你又輸啦?」向霸天不可置信地看著大女兒,連連后退數步。 
  不爭氣、不爭氣呀!怎么又輸了呢?
 
  向小名深吸口氣,偏偏那個「輸」字實在太刺耳。「死老頭,你給我閉嘴, 不要再給我提到那個字,還有……」
 
  頓了頓,她對著自家老頭很假地笑了。「我剛剛進大門時,看到梅姨往揚遠 鏢局走去了,看樣子是要跟端木家那老頭泡茶聊天……」
 
  話未說完,只見向霸天迅速消失蹤影,往對面沖去。
 
  很好!安靜多了。向小名冷哼一聲,轉身朝自己住的院落走去。
 
  「大姊,你……」向小四開口。
 
  「閉嘴!」不讓三妹把話說完,向小名轉頭惡狠狠地瞪她一眼。「我現在不 要聽見任何一句話。」
 
  反正一定沒好話!
 
  「喔……好吧!」向小四一臉無辜,水眸兒掠過一絲狡黠。「阿雪已經把洗 澡水弄好放在你房里了。」
 
  「知道啦!」覺得三妹的表情好像怪怪的,可向小名懶得理會,轉身朝房里 走去。
 
  一肚子不爽,洗澡去去霉氣好了!
 
           ************
 
  「真是的,在外一肚子氣,連在家里也不得安靜……」
 
  向小名沒好氣地碎念著,粗魯地踢開大門,再用后腳跟踢上,大步走進一旁 的內室。
 
  她的房間不像一般姑娘家秀氣,反而撲素得緊,墻上僅擺著一對彎刀當擺飾, 就連梳妝臺上也沒有任何困脂水粉,僅有一面銅鏡和一把月牙梳,還有幾個雕著 圖紋的銀環。
 
  解下頭上的銀環,長發立即流泄,她隨意將圓環往桌上一丟,分毫不差地丟 到其余銀環之間。
 
  她討厭綁那些復雜的花樣,常把頭發束起來了事,就連衣服也請人修改成好 穿的勁裝,整個裝扮一點女孩兒樣也沒有。
 
  不過她無所謂,江湖兒女才懶得管那些有的沒的,尤其身為震天鏢局大小姐, 她十二歲時就跟著阿爹一同接鏢,跑遍大江南北,見的世面比那些閨房里的小姐 還多。
 
  許是這樣,即使二十歲了,也沒人上門來提親,倒是有一堆姑娘想嫁給她, 只可惜她不是男人。
 
  不過她也不想嫁就是了,反正阿爹也沒逼她嫁人,他們家現在的敵人只有對 面的揚遠鏢局,只有那該死的端木宸!
 
  「王八蛋!看了就礙眼!」用力脫下身上的衣服,解下桃紅肚兜,她用力拍 了下水面。
 
  「這么想我呀!連沐浴時也對我念念不忘。」驀然,一抹低沉的調笑從背后 傳出。
 
  嚇!向小名嚇了一跳,趕緊轉身。
 
  「你、你、你……」端木宸?!他怎會在這?!
 
  端木宸勾著笑,深邃的黑眸上下欣賞著眼前的春光,也不點破她,逕自欣賞 著姣美的身段。
 
  因為練武的關系,她的肌膚不屬于雪白凝膚,反而如蜂蜜般,是淡淡的蜜色, 可是觸感卻極好,如羊脂般,讓人愛不釋手。
 
  飽滿的渾圓,上頭的乳尖微顫,他清楚那含起來的甜美滋味,還有那修長的 雙腿,緊緊環住他的腰,讓他盡情在濕熱的花穴里馳騁。
 
  「端木宸!你看夠了沒?」被他的眼神看得小臉潮紅,向小名惱羞成怒地對 他怒吼,趕緊抓住一件衣服遮住身子。
 
  「你怎會在我房里?還不快出去!」她氣得跳腳,要不是現在不方便,她一 定狠狠揍他一頓。
 
  「怎么?小四沒告訴你,我在你房里等你嗎?」無視她的憤怒,俊美臉龐仍 然揚著笑,甚至還慢慢走向她。
 
  向小名愣了下,想到三妹那個詭異的笑容,該死!
 
  「向小四!我饒不了你!」她氣得咒罵,端木家的人向來是向家的拒絕往來 戶,想也知端木宸是偷偷進來的,而向小四就是幫兇!
 
  「這么生氣呀?敢情還在氣我六連霸的事?」端木宸故意往她的痛處踩。 
  果然,一聽到六連霸,向小名就抓狂了!
 
  「端木宸,你最好給我住嘴!還有,給我站住!不要靠近我!」見他愈走愈 近,向小名趕緊往后退。
 
  「有必要嗎?反正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沒碰過、沒摸過?」端木宸挑眉笑得輕 佻。「別忘了,早在你十四歲時就被我吃干抹凈了。」
 
  「你給我閉嘴!」提到十四歲,向小名就氣得尖叫。那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失 誤!
 
  那天,她因為射箭大賽竟輸給向來看不起的軟柿子,氣得跑到酒樓喝酒,偏 偏端木宸竟也來到同一個酒樓。
 
  仇人見面份外眼紅,她恨不得狠狠揍扁他,偏偏做人要有風度,不然人家會 說她輸不起,所以她只好忍住。
 
  沒想到這死王八竟跑來跟她說話,也不征求她的同意就厚臉皮地跟她坐在同 一桌,說要跟她來個不醉不歸。
 
  哈!看他文文弱弱的,能喝酒嗎?她擺明看不起他,就跟他拼了!
 
  沒想到……她又輸了,而且還輸得特別慘!
 
  一醒來,她跟他躺在同一張床上,不著片縷,身子還傳來陣陣酸疼,瞧他一 臉無辜的模樣,她恨不得殺了他。
 
  這王八蛋!竟、竟然……就這樣把她連皮帶骨地吃掉了!
 
  她氣到想殺人,偏偏只能屈服于他的威脅;要是事情鬧大,被人知道她和他 的關系,那她一定得嫁給他!
 
  他是無所謂啦!可是她想嫁他嗎?
 
  當然不想!所以只能當作沒這回事,她巴不得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他,就算看 到也要當作不認識。
 
  沒想到,這下流胚臉皮恁般厚,常常半夜偷溜進她房間,趁她熟睡時摸上她 的床、她的身子……
 
  然后,失誤再次造成……連連失誤了整整六年!
 
  「閉嘴!閉嘴!別跟我提到十四歲!」向小名氣紅臉,大聲對端木宸吼著。 
  「好吧!」端木宸聳肩,趁她不注意時,快速擒住她的身子。「我不說,我 用做的!」
 
  他邪笑著扯掉她身上的衣服,毫不客氣地用力攫住一只綿乳,用力揉捏擠壓。 
  「大半個月不見,想我嗎?」咬著小巧的耳墜,他在她耳際輕聲問道。 
  前陣子他接了個鏢,到了昨晚才回來,本想馬上找她溫存的,可想到隔天剛 好是射箭大賽,他只好忍著,打算當天給她一個驚喜。
 
  果然,她一看到他馬上變了臉色。
 
  呵!想也知這小妮子在想啥,準是想著沒了他,冠軍一定是她的,她穩操勝 券,沒想到……半路又殺出他這個程咬金。
 
  「鬼才想你!放開!」咬著唇,向小名忍住欲出口的呻吟,想要使力推開他, 可一被他碰觸,身子馬上就變得綿軟無力。
 
  六年來,他比她還清楚她的身子,讓她根本無法抵抗他。
 
  「真的要我放開?」端木宸低笑著,手指不安分地來到誘人的私處,毫不意 外地沾惹到一絲濕潤。「明明已經濕了……」
 
  他的話讓她的臉更紅,羞怒地吼著:「要你管!快放開……」
 
  話未喊完,門外卻傳來輕敲。
 
  「小姐,你在和誰說話?怎么有男人的聲音?」
 
           ************
 
  該死!是阿雪!
 
  向小名趕緊咬住唇,緊張地看著房門,更用力掙扎著。「快放開我!阿雪在 門外。」她低吼著,眸子怒瞪著端木宸。
 
  「叫她走。」端木宸卻不如她愿,手指一采,迅速探入花穴,以粗礪的指腹 磨蹭著敏嫩的花壁。
 
  「唔……」咬牙忍住呻吟,可向小名卻不由自主地軟了身子,敏感地感覺到 他的手指正在花穴里逗弄。
 
  「小姐?你在里面嗎?我進來了喔!」遲遲聽不到回應,阿雪有點遲疑,又 問了一次。
 
  該死!不能進來!進來她就完了!
 
  向小名嚇了一跳,趕緊穩住聲音。「別進來,我在沐浴,待會要歇息了。」 唔……該死的混蛋,他竟然又探進一根手指。
 
  向小名氣得狠瞪他一眼,端木宸回以無辜眼神,兩指迅速在花穴里抽送,搗 出更多花液。
 
  「唔……」她受不住地輕哼一聲,又趕緊咬住下唇,若不是他支撐著她,她 早軟坐在地上了。
 
  「小姐?」感覺好像聽到奇怪的聲音,阿雪有點猶豫。「我剛好像聽到有男 人的聲音……」
 
  可是不可能呀!小姐房里怎會有男人?
 
  聽著阿雪的話,端木宸無聲地笑了,張嘴輕咬向小名滑膩的肩膀,大手解開 腰帶,讓早已粗燙的熱鐵釋放。
 
  不……
 
  明白他想干嘛,向小名趕緊搖頭。
 
  「端木宸,你敢!」她低聲警告,只是一看到那火熱的碩大,想到被他進入 時的快感,花壁居然開始微微緊縮悸動著。
 
  真是該死!
 
  「要試試嗎?」他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不讓她反抗,從后面用力搗進花穴, 進到最深處。
 
  「唔!」咬牙忍住尖喊,小手緊抓著浴桶邊緣,她的背貼著他的胸,讓他支 撐著虛軟的身子。
 
  「小姐?」沒聽到回應,阿雪又叫了聲。
 
  深吸口氣,向小名正要回答,端木宸卻乘機來回緩慢抽送,摩挲著敏感的嫩 肉,刺激著她。
 
  「不……」低吟一聲,她求饒地看著他,誰知他卻用力抓住一只飽滿,隨著 進出的節奏一同玩弄她。
 
  這個王八蛋!向小名又氣又難受,他動得好慢,折磨著她,讓她也跟著難耐。 
  可向他求救根本沒有用,她只能自力救濟。忍住快出口的呻吟,她趕緊開口: 「笑……笑話!我房里怎會有男人,你少胡說,走開!別吵我休息!」
 
  唔……向小名甩著頭,潮紅著臉,快受不住端木宸的折磨,期待著阿雪趕快 離開。
 
  「說的也是。」阿雪也覺得自己的話好笑,小姐房里怎會有男人呢?「那小 姐你好好歇息,我晚點再過來。」
 
  「嗯……」聽到阿雪離去的聲音,向小名總算敢輕聲呻吟。「快……快一點 ……」
 
  太慢的節奏,讓她難受。
 
  端木宸輕聲低笑,忍住想沖刺的欲望,汗水布滿額際,可就是不輕易滿足她。 「求我,我就給你。」
 
  「唔……」向小名輕喘著,她的聲音變軟了,「求你啊……用力一點……我 要你……嗯……」
 
  「那你要叫我什么?」舔著她的唇,他啞聲問道。
 
  「宸……求你啊……」吐出粉舌,她和他的舌頭交纏,早忘了怒火,此刻她 只想要他。
 
  「乖名兒。」舌尖浪蕩地和她糾纏,吮著她的甜美,他如她所愿地加快節奏, 讓粗長在嫩穴里快速搗送。
 
  「嗯啊……」她嬌吟著,水眸迷蒙,粉舌和他相互舔吮,糾纏出浪魅的銀色 絲線。
 
  熱鐵快速搗弄著甜美嫩穴,享受著被緊緊包裹的快感,花液隨著他的進出而 不住流泄,從大腿淌流,弄濕了粗長,也搗出滋滋水聲。
 
  「這種速度喜歡嗎?」用力揉搓著乳肉,讓飽滿嫩肉擠出指縫,留下微紅的 指痕。
 
  「嗯……喜歡啊……」她輕吟著。他熟悉她身體的每一處,總是把她弄得欲 仙欲死,雙腿早已虛軟,花穴內開始不同頻率的緊縮。
 
  察覺嫩穴的悸動,他狎聲笑了。「怎么?這么快就不行了?」說著,他更大 幅度地抽送,發出啪啪聲響。
 
  「唔啊……」他動得更快、更用力,每一個進入都撞擊著最深處的花蕊,刺 激著敏感的她,嫩壁收縮得更快,沒一下子,更多的花液流泄,她也跟著逸出一 聲尖喊。
 
  他卻不打算就這么放過她,更扳開她的腿,讓自己進出得更舒暢用力,兩人 的愛液弄濕了地面,流下淫穢的水漬。
 
  「啊!別……嗯……」大腿被他扳開成羞恥的姿勢,她低頭,看到他的碩大 不停進出嫩穴,撐開花瓣,搗出汁液。
 
  視覺的感官刺激著她,讓嫩壁更緊縮,將他吸得更緊,這種快感刺激著兩人 一同發出呻吟。
 
  「真浪!把我吸得這么緊……」端木宸狎聲低吟,進出得更快速,忍住快發 泄的欲望,更用力地撞擊嫩穴。
 
  深深抽送個數十下,他才放松身子,讓熱鐵前的小孔開啟,噴灑出灼熱的白 液,混合著透明花液,流淌下蜜色肌膚……
 
  清晨,天未亮。端木宸緩緩睜開眼,看著被他抱在懷里的人兒。
 
  她睡得很熟,眼下有著淡淡的陰影,羽睫還有著未干的淚痕,誘人的小嘴被 他吻得微腫,蜜頰泛著一抹激情后的緋紅。
 
  勾起唇角,他欣賞著他留下的痕跡。
 
  手指輕撫著細嫩的臉頰,溫柔又小心翼翼,怕吵醒她。
 
  「嗯……」向小名輕吟一聲,像只貓咪似的,摟著他的腰,小臉輕蹭著他的 胸膛,找到舒服的姿勢,才又安睡。
 
  見她這可愛的模樣,端木宸忍不住輕聲笑了,思緒輕轉著,想到初次見到她 的那天——
 
  那天,他們初初搬到景陽城,住到向家對面。同樣是鏢局,他親眼看到對面 的敵意。而最顯眼的,是四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姑娘,全睜著眼睛盯著他們家的 門區。
 
  可雖然長得一模一樣,第一眼引起他注意的卻是向小名——穿著一身紅色勁 裝,眉宇間漾著一抹英氣,清秀小臉高傲地揚起,很不屑地看著他。
 
  明亮的模樣像團火焰,輕易吸住他的目光,而那抹輕視從不隱藏,明顯得讓 他想忽視都難。
 
  第一次被輕視,讓他覺得有趣,也觀察起她來。
 
  他在打聽之下知道向小名在景陽城可有名了,從小就是個小霸王,路見不平 就教訓人,一身武藝無人敢惹,在城里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她每次碰到他都當作沒看到,連招呼也不打,頂多用很輕視的眼神睨他一 眼,完全不把他當回事。
 
  直到他贏了她,奪了射箭大賽的優勝,她才第一次以正眼看他,不可置信又 不甘心似的。
 
  看見她那豐富的表情變化,忍不住逗笑他了。
 
  這團火焰真的很有趣,個性火爆又直接,全然不懂得隱藏心緒,讓他一眼就 知她在想什么。
 
  但她喝醉時卻又好可愛,教他忍不住吃了她,管他手段光不光明,這團火焰 他可要定了!
 
  可是呀,她卻沒那么好馴服,總是違逆他。
 
  不過就是這樣才有趣!若她像時下的女子般乖順,可不會引起他的興趣,這 般獨一無二的她,才能勾動他的心緒。
 
  「唔……你醒啦?」向小名睜開眼,睡意仍蒙朧,見端木宸直直瞧著她,她 輕打個呵欠,一時還未清醒。
 
  「你可以再睡一下。」端木宸拉回思緒,輕撫著向小名的臉輕聲說著,喜愛 她未清醒的嬌憨模樣,只有這時,她才不會反抗他。
 
  「嗯……」向小名閉上眼,正打算照他的話做時,卻又覺得不對,再次睜開 眼瞪著他。
 
  她醒了!
 
  「你……你怎會在我床上?」她尖嚷,用力推開他,離他遠遠的。
 
  端木宸挑眉,也不生氣,慵懶地說著:「你忘啦?從昨天下午我就一直待在 這和你……」
 
  「停!」向小名趕緊打斷端木宸,她想起來了,所有一切全恢復記憶,她昨 天又和他廝磨了整夜,在他的逗弄下,她總無法自已,只能任他擺布。
 
  想到這,她不禁懊惱地呻吟一聲。怎么這樣?六年來不停重復上演,偏偏她 就是抗拒不了他!
 
  「什么時候了?」一邊懊惱,她一邊不高興地問他。
 
  「剛過五更。」端木宸撐著臉側躺著,欣賞著向小名的模樣。
 
  絲被被她抓著,護在胸前,可卻護得不完全,露出滑膩的肩膀、細致的鎖骨, 還有一半的蜜色綿乳,那粉色乳尖跑了出來,誘惑他的視線。
 
  「什么?!」向小名迅速抬頭看向屋外天色。「都已經過五更了,你還待在 這干嘛?還不快滾……」
 
  話說到一半,卻見他邪佞的視線放在自己胸前,她一愣,低頭一看,只見自 己身上全是青紫吻痕,而且半邊綿乳跑了出來……
 
  「該死!」向小名紅了臉,趕緊將自己包得緊緊的。「看屁!快滾啦你!要 是被看到……啊!」
 
  不讓她把話說完,端木宸迅速壓倒她,薄唇擒住她的,大手一扯,將隔在兩 人之間的薄被扯掉,肌膚貼著肌膚,胸膛摩擦飽滿的椒乳。
 
  「別……嗯……」她抗議,可乳尖卻和他的乳頭相磨,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 低哼。
 
  而他卻在此時用力扳過她的腿,讓她的腿大張彎曲,形成浪蕩羞恥的姿勢, 柔軟微腫的花穴大肆展現在他眼前。
 
  「不要……」明白他想干嘛,小手推拒著,不想讓他得逞,可他的唇舌卻不 停吮著她,舌與舌間相互糾纏,惹得她氣息逐漸急促。
 
  在她的抗拒下,健腰一挺,讓早已堅硬的欲望撞入猶濕潤的花穴里,撐開微 腫的花辦,深深埋進她體內。
 
         ***滿庭芳獨家制作******
 
  「啊……」
 
  端木宸進入得那么猛,讓向小名毫無防備,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喊。
 
  「小聲點,你要把人引來嗎?」舔著她的唇,他狎聲說道,俊龐滿是邪氣。 她柔弱的抵抗哪抵得過他對她身體的熟稔?
 
  「你……嗯……」向小名氣忿地瞪著他,身子早被他昨天的索求無度弄得虛 軟,沒想到才剛醒他又來,簡直是……
 
  「你都不懂得節制嗎?」她忍不住低罵,小手緊扣著他的肩,嫩穴被他的熱 鐵撐得極開,因他的熱度漲得滿滿的,花壁忍不住緊縮。
 
  「沒辦法,誰教半個多月沒碰你了。」他低笑著,大手用力揉捏著一只飽滿。 「而且你把我吸得這么緊,真的不想要嗎?」
 
  說著,他故意動了一下,惹來她的呻吟。
 
  「啊!」他像是故意的,一動就讓頂端磨著深處的花核,讓她受不住地輕吟, 情欲被他點起。
 
  「你……你要就快一點!」瞪著他,她喘著氣催促,見天際愈來愈亮,阿雪 就快過來了。
 
  「喔?」見她不甘愿的模樣,端木宸輕輕挑眉。「你不要的話就算了。」 
  他也不勉強,起身就要退出她體內。
 
  「不要!」見他要退出,她下意識環住他的腰,不讓他離開,可一動作,她 又懊惱了。
 
  尤其見到他得意的表情時,小臉尷尬地紅了。
 
  「怎么?不是不要嗎?」端木宸低笑著,享受著逗弄她的樂趣,她的反應總 可以讓他愉快。
 
  「我……你……」向小名惱怒了,可情欲一被撩撥,她又不懂得抗拒,牙一 咬,干脆反身壓倒他。
 
  她的反應讓他笑了,期待地看著她,而熱鐵一直沒離開她體內,隨著她的動 作摩挲著嫩壁,惹來她更多的輕喘。
 
  舔著唇,向小名坐在端木宸身上,他仍緊緊在她體內,漲滿整個花穴,而且 好像還更大了……
 
  察覺到這個,她不禁瞪著他,這個色胚!
 
  接受她的瞪視,端木宸也不痛不癢,大手各抓住一只飽滿,用力捏出各種不 規則的形狀,讓乳尖跑出指縫,粉嫩地誘惑著他。
 
  「嗯……」在他的揉搓下,向小名輕吟出聲,開始擺動腰際,上下套弄著熾 熱的碩大,溢出的花液弄濕了他的下腹,形成一片淫魅光澤。
 
  享受著她的套弄,他抬起頭,張口含住一只乳尖,用力嚙吮著,而大手也沒 放開另一只綿乳,跟著相同的節奏捏著飽滿的乳肉。
 
  「嗯啊……」他的玩弄刺激著她,她更彎下身,讓自己的乳尖靠他更近,加 快套弄的速度,發出滋滋水澤聲。
 
  「真是個小浪娃……」他咬著乳尖狎聲說道,大手栘到花穴,再探入兩根手 指,跟著熱鐵一同在濕透的嫩穴中抽送。
 
  「啊……」他手指突然進入勾弄著嫩壁,跟著碩大一同擠滿整個小穴,讓她 忍不住仰起頭,逸出一聲呻吟。
 
  花穴緊縮著,傳來一陣痙攣,早已敏感不堪的小穴一下子就得到高潮,讓她 虛軟下身子。
 
  這時,門外也傳來輕敲。「小姐,你醒了嗎?」
 
  向小名輕喘著看著門,是阿雪。
 
  「好了!你快走!」滿足的她迅速抽離他,看著仍堅硬的熱鐵,她轉頭當作 沒看到,起身就要穿上衣服。「你快從窗外跳出去,別讓人看……啊!」 
  話還沒說完,她又被拉回去,背對著他。「你做什么?!」她壓低聲量低吼 著。
 
  「滿足了就想把我撇到一邊,有這么便宜的事嗎?」他在她耳際輕聲說道, 抬高她的臀,讓她背對他跪坐著。
 
  「喂!你別鬧了!」她低吼,他卻不顧她的反抗,還沒發泄的熾鐵從后面狠 狠貫入濕淋嫩穴。
 
  「唔!」向小名趕緊咬住絲被,不讓自己叫出聲,嫩壁因緊張而用力,卻把 他絞得更緊,一股酥麻快感充斥著她。
 
  「小姐?你還沒醒嗎?」阿雪覺得奇怪,小姐昨夜連晚膳也沒用就睡了,平 時五更就起床了,可現在還沒醒,會不會睡太久了?
 
  阿雪的聲音讓向小名緊張,怕被發現,她緊咬著絲被,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花液因為偷情的刺激而泄得更多,弄濕了整個被褥。
 
  「這么濕呀!」大手接過滿滿的花液,熱鐵狂猛地沖刺著花穴,接過汁液的 大手將花液抹到綿乳上,讓她的飽滿也跟著一片濕淋,泛著甜香。
 
  「嗯……」向小名全身濕滑不堪,他的汗滴到她身上,燙著了她,神智一片 空白,在他的搗弄下,早忘了阿雪的存在,只能隨他起舞。
 
  享受著被她緊緊吸住的快感,端木宸搗弄得更快速、更用力,讓嫩穴傳來一 陣陣痙攣,將他絞得更緊。
 
  「唔……」她緊捏著絲被,將臉整個埋進被褥間,忍著快出口的呻吟,汗濕 的發披散于肩,形成一種媚態。
 
  就在她快受不住而忍不住要尖喊時,他剛好低下頭封住她的唇,把她的呻吟 全封鎖在唇里。
 
  熱鐵更用力地抽送了幾下,才滿意地噴灑出滾燙的灼熱……
 
         ***滿庭芳獨家制作******
 
  不甘心!真他奶奶的讓人不甘心!
 
  武場里,向小名奮力練著劍,一抬腳、一挑劍,全帶著濃濃的殺氣,像是眼 前有仇人似的。
 
  沒錯!就是那個該死的端木宸!
 
  明知阿雪快來了,他還撩撥她,都叫他走了,他還一直在她身體里沖刺,都 不怕被人發現。
 
  幸好,在阿雪覺得奇怪而進來時,他剛好發泄完離開,沒被阿雪發現,而她 也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阿雪才沒懷疑。
 
  就差一點點,要是被發現了,她一世英名不就完了?!
 
  「那個王八蛋!」愈想愈氣,劍使得愈凌厲,閃著冷冷銀光。
 
  向小名氣瑞木宸,更氣自己!
 
  怎么會無法抵抗他呢?只要他一碰她,她就失了神智,只能任他宰割,完全 沒有力氣抵抗,就這樣被他白白「上」了六年!
 
  幸好沒人發現她和他的事,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兩家里,除了向小四外,沒人知道她和端木宸的事。
 
  而說到向小四,向小名就一肚子火。
 
  會讓三妹發現是個意外,三年前端木宸溜入她的房里,就在兩人糾纏時,三 妹卻突然進來。
 
  那時,她全身僵住,不知該怎么反應,也不知怎么跟三妹解釋。
 
  說他強了她嗎?可那時明明是她坐在他身上,說她強了他還比較有人信! 
  尷尬之時,只有端木宸那不要臉的家伙還笑得出來,而三妹的反應更讓她瞪 大眼,一時說不了話。
 
  向小四只說了句:「需要避孕藥汁的話我可以提供,兩位繼續,不打擾了!」 然后就走了。
 
  只有這句話,也沒想過要救她這個姊姊,就這樣很冷漠地走了,害她啞口無 言、端木宸放聲大笑。
 
  從那時她就知道,那該死的向小四是站在端木宸那邊的!去他的,到底誰是 她親人呀?
 
  愈想愈氣,她大吼一聲,劍氣一使,用力劈向地面,砰地一聲,被她弄出一 個大洞來。
 
  「火氣這么大,敢情端木宸沒『滿足』你呀!」向小四閑閑地來到練武場, 看到一身紅色勁裝的大姊,眉宇間的火氣燒得可旺了。
 
  「閉嘴!」向小名瞪著向小四,「你這個叛徒!」
 
  竟然不幫她,反而站在端木宸那邊,大叛徒!
 
  「我做了什么嗎?」向小四一臉無辜,一身的月白衣裳,更襯出她純凈無邪 的氣質。
 
  「少裝傻,你明知那家伙在我房里,也不先告訴我一聲。」害她沒有任何準 備,就這樣被端木宸糾纏了一夜。
 
  「我有要說的,是你先打斷我的話的。」向小四辯解,「而且就算你先知道 了有差嗎?還不是逃不過人家的手掌心!」
 
  她這個單純直接的大姊怎么可能斗得過那個老奸巨滑的端木宸?想也知道一 定輸!
 
  「你……」向小名百口莫辯,只能把怒氣發泄在劍上。
 
  可惡!可惡!到底要怎樣才能斗贏端木宸,讓他意外、讓他嘗嘗她心里的不 甘心?
 
  「名兒,就知道你在這。」沒發現大女兒的怒火,向霸天興匆匆地來到練武 場。
 
  「干嘛?」向小名沒好氣地瞪了阿爹一眼。
 
  無視女兒的怒火,向霸天咧開笑臉,整個人高興到極點。「告訴你,鳴天山 莊的少莊主派人來請,明兒個約你在酒樓相見。」
 
  想他這四個女兒,他最擔心的就是大女兒了,她個性惡霸到不行,整個景陽 城沒有人敢碰她,現在好不容易有人對大女兒有意思,教他怎能不高興? 
  「他是誰?說約我就要去喔?」向小名輕哼一聲,一臉沒興趣。
 
  「不是啦,名兒,其實人家有來提親下聘,只是阿爹拒絕了,畢竟沒經過你 的同意,阿爹也不好答應。可瞧鳴天山莊的少莊主人品實在不錯,所以想先讓你 跟他見見面,你要喜歡,我才答應這婚事。」
 
  妻子早逝,留下四個女兒,她們可是他的寶,他從不勉強她們做不想做的事, 就連嫁人也不強迫,才會讓她們都二十歲了還沒嫁人,而現在難得有個好人才對 大女兒有意思,怎能放過呢?
 
  聽了阿爹的話,向小名想也不想就皺眉,「我沒興趣,你回絕掉。」她現在 滿腦子只想打敗端木宸,其他都沒興趣。
 
  「你不要喔?」聽到女兒拒絕,向霸天好失望地垂下臉。
 
  「對!我不……」話到嘴邊,突然停住。
 
  她突然想到,端木宸一定沒想到會有別的男人對她有興趣吧?
 
  他一定以為除了他,沒人會要她,哇!他以為她向小名就希罕他嗎?
 
  而現在就是個好機會,讓他絕對料想不到!
 
  若他知道了會有什么反應?向小名不禁好奇了,眸子骨碌碌地轉著。
 
  「好!我答應。」
 
  「什么?!」聽到女兒的話,向霸天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么,就連 站在一旁的向小四也跟著挑起眉尖。
 
  「我說我答應見面吃飯。」向小名勾起唇,微微地笑了。
 
  呵呵,端木宸,你等著瞧吧!
 
  向小名仍然一身火紅色的勁裝,一頭長發仍然用銀環束起,不做任何打扮, 連胭脂都不點,瀟灑赴約。
 
  一上了閣樓,一眼就看到一名穿著錦貴白衣的男子坐在約定的位子,一看到 她立即起身,溫文地對她一笑。
 
  是個很斯文的男子,一身的貴氣,翩翩風采引人注目。
 
  向小名輕挑一眉,走到對方面前。「你就是沈紹文?鳴天山莊的少莊主?」 
  「在下正是。」沈紹文溫文一笑,手執摺扇,添了一抹瀟灑。「久聞向姑娘 大名,今日一見名不虛傳。」
 
  「哪里。」揚起一抹笑,向小名率先落坐,一雙大眼仍打量著他。
 
  鳴天山莊位于臨鎮,名聲還算滿大的,她曾聽聞過,只是沒想到這種人物會 來她家提親,而且對象還是她。
 
  「聽我阿爹說,你曾來我家提親?」忍不住好奇,向小名開口問道。
 
  「沒錯。」沈紹文輕輕一笑,幫向小名倒了杯酒,不著痕跡地打量著眼前的 女子。
 
  不是美得驚人的長相,可是那風采氣勢卻極吸引人,紅色勁裝包裹出姣好的 身段,瞳眸漾著一抹生氣,就像團火焰,引人注目。
 
  若能征服這抹火焰,想必是很大的成就。想到這,沈紹文微微笑了。
 
  「為什么是我?」以她在景陽城的惡名,她不以為會有男人敢上門來提親, 不會有人想娶母老虎回去吧?
 
  向小名的問題讓沈紹文笑了,輕搖摺扇說著:「難道向姑娘不知道自己很吸 引人嗎?」至少,他就被她吸引了。
 
  他的話差點讓向小名嘴里的酒噴出來。吸引人?這可是她第一次聽到有人這 么說她。
 
  這男人是有問題嗎?向小名睨了沈紹文一眼,見他仍然笑得斯文有禮,好像 不覺得自己說錯什么話,讓她也只能勉強扯出一抹笑。
 
  突然的,向小名覺得無趣了起來。
 
  感覺好像沒自己想像中有趣,漫無邊際的對話,讓她提不起興趣,有點后悔 了。
 
  在家練功都比在這有趣!吃著菜,忍住呵欠,向小名忍不住在心里想著。 
  「不知向姑娘覺得在下如何?」突然的,沈紹文問了一句。
 
  「啊?」向小名一愣。覺得他如何?她沒感覺呀!
 
  「是這樣的,在下真的很喜愛向姑娘,想娶你為妻,不知向姑娘愿不愿意呢?」 沈紹文很誠懇地問著。
 
  向小名完全反應不過來,一口酒還含在嘴里,一時吞不下去。她要怎么回答? 
  正傻眼時,卻見一抹玄黑色身影走上階梯,被小二請了上來,而且身旁還跟 著一名穿著粉色衣裳的姑娘。
 
  「噗!咳咳咳……」酒卡在喉嚨,一時噴了出來。
 
  他……他怎會來這?!
 
           ************
 
  「向姑娘,你沒事吧?」見向小名突然噴酒,還一直咳個不停,沈紹文愣了 一下,不小心被她噴到。
 
  「咳咳……沒……咳……」向小名嗆紅了臉,趕緊揮手,見自己噴了他一身, 尷尬地扯出一抹笑,「對不起,噴了你一身……」
 
  「沒關系。」沈紹文有風度地一笑,不以為意。「只是沾到袖子而已,不礙 事的。」
 
  「咳……那……那就好。」沈紹文的風度讓向小名挑眉,有了一絲好感,看 來這公子哥兒的脾氣還不錯嘛!
 
  不像某人,卑鄙又小氣!
 
  想到這,向小名瞄向隔壁桌,奸巧不巧的,小二就讓他們坐在隔壁,兩桌靠 得極近,近到能聽得到對方的聲音。
 
  「端木大哥,那么久不見,若吟真想你。」季若吟含情脈脈地看著眼前的俊 美男子,毫不隱藏對他的愛慕之意。
 
  「我也很想你。」端木宸俊美一笑,察覺到隔壁覷來的視線,眸光微閃,笑 得更俊朗。
 
  聽到端木宸的回答,向小名忍不住皺眉,覷眼瞄向季若吟。嗯……長得滿美 麗的,一身的綾羅綢緞,看得出來良好的出身。
 
  端木宸什么時候認識這女人的?她怎么不知道?
 
  想到這,向小名眉尖擰得更緊,尤其聽到兩人的對話,一股不悅突然從心里 冒出來,怎么都控制不了。
 
  「死王八蛋……」她咬牙低喃。
 
  「向姑娘你說什么?」沒聽清楚她的話,沈紹文疑惑地看著她。
 
  「沒!沒什么!」向小名擠出一抹笑,隨口敷衍著,一雙耳朵仍然拉得高高 的,注意著隔壁的對話。
 
  「真的?」聽到端木宸的回答,季若吟心花怒放,眸兒都亮了。
 
  她和端木宸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一顆芳心早寄放在他身上,只可惜他 們搬到景陽城里,不得不分隔兩地,可這絲毫阻止不了她對他的喜愛。
 
  「當然,從小一起長大,你就像我妹妹一樣。」端木宸不是不懂季若吟對他 的愛慕,淡淡地帶過。
 
  妹妹?
 
  笑得那么風流,那是對妹妹的笑容嗎?
 
  「這種屁話誰會信!」向小名冷哼,扯謊也扯好一點的,這種謊言,他敢說, 她還不敢聽呢!
 
  「端木大哥,你知道若吟從不把你當大哥看待的。」季若吟忍不住嬌嗔。 
  嗯!聲音會不會太嗲了?剛入口的菜差點忍不住吐出來。
 
  「姑娘,你眼光會不會太差了?喜歡這種男人只會不幸。」向小名輕聲咕噥。 
  一直聽到她的碎念聲,隱約地帶著一股酸氣,讓端木宸忍不住輕笑出聲。 
  「端木大哥,你笑什么?」見端木宸突然笑了,季若吟一臉莫名。
 
  「不,沒什么。」端木宸喝口酒,以掩飾笑意。
 
  沒察覺到兩人間的波濤洶涌,沈紹文定定看著向小名,雖然覺得她的表情有 點不對,可還是再次問道:「向姑娘,對于我剛剛的話,不知你的回答是什么?」 
  「什么話?」向小名隨口問道,整個注意力都放在隔壁桌上。
 
  「就是到向家提親的事,不知向姑娘意下如何?」
 
  聽到沈紹文的話,端木宸微擰劍眉,可一下又松了開來,好似什么都沒發生 過似的。
 
  「啊?」沈紹文的話拉回向小名的注意力,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有點傻了。 「呃……這個……」
 
  她有點支吾,下意識地往端木宸瞧去,卻見他面無表情,好像什么都沒聽見。 見狀,她不禁有點火了。
 
  去他的!他這是什么反應?
 
  有人向她提親耶!他竟然一點表情都沒有?!
 
  「來,若吟,這醋醬燒鴨是這酒樓有名的,你嘗嘗看。」端木宸微笑著,夾 了塊燒肉放到季若吟碗里。
 
  「謝謝。」季若吟因為端木宸的溫柔而甜甜地笑了。
 
  這一幕讓向小名看得瞪大眼,一股火愈冒愈旺,有點忍不住了!
 
  王八蛋!這六年來,也沒見他夾菜給她過,也沒見他對她溫柔,現在卻對別 的女人……
 
  「端木宸!」向小名氣不過,用力拍桌站起。
 
  「嗯?」像是這時才發現到她,端木宸一臉訝異。「這不是向姑娘嗎?真巧 呀!」
 
  「巧你媽個頭啦!本姑娘就坐在你隔壁,你眼瞎了才會沒看到!」她就不信 他沒看到她。
 
  「喂!你怎么這么兇?」季若吟皺眉,忍不住開口。
 
  「沒關系。」端木宸伸手阻止季若吟,俊龐仍然揚著笑,對向小名的話不以 為意。「我以為你會希望我假裝沒看到你,不是嗎?」
 
  他笑得很溫柔,一臉平和,牲畜無害的模樣,可卻讓向小名莫名地感到一陣 惡寒。
 
  對端木宸的脾氣,她就算不全了解,也算摸懂了一半。
 
  現在的他,正在生氣,而且還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一種。
 
  「而且,你平時不是也都對我視而不見嗎?更何況我見你和沈公子聊得滿開 心的……」
 
  端木宸的語氣愈溫柔,向小名就覺得愈恐怖。
 
  「呃……我……」本來的氣勢全消了,軟弱在他的溫柔下,好可怕!
 
  「怎么了?」端木宸疑惑地看著向小名,一臉無害的模樣,黑眸卻掠過一絲 寒芒。剛剛氣勢不是很旺嗎?
 
  向小名清楚地看懂端木宸眸里的意思,他就像只擒住獵物的惡虎,而她就是 那獵物!她吞了吞口水,身子微僵。
 
  「向姑娘,你怎么在發抖?」察覺她不對勁,沈紹文的手覆住她的,擔憂地 看著她。
 
  可這親昵卻讓端木宸瞇起眸,冷冷地看著兩人相覆的手。
 
  「我沒事!」向小名趕緊抽回手,不是因為端木宸的瞪視,而是她本來就不 喜歡讓陌生人碰觸,所以忍不住擰起眉頭。
 
  她明顯的厭惡讓沈紹文的斯文俊龐閃過一抹難堪,可他仍然有禮地一笑。 「對不住,是在下孟浪了。」
 
  「以后別再這樣。」向小名皺眉,一點也不圓滑地說。她是真的不高興,也 不會給對方臺階下。
 
  「是,真對不住。」沈紹文一愣,不悅一閃而過,可仍然有禮地道歉。 
  可端木宸卻沒錯過沈紹文一閃而過的表情,眸光微閃,一抹深思掠過,讓他 多注意了沈紹文幾眼。
 
  「算了!」見沈紹文一直道歉,向小名撇了撇嘴角,也不想計較。「我要走 了,謝謝你的邀請。」
 
  她揮揮手,轉身就要走。現在最重要的是先閃離端木宸,她可沒忽略他潛藏 的怒火。
 
  「向姑娘,關于我剛剛的話……」見她要走,沈紹文趕緊開口。
 
  「呃……再說吧!」向小名呵呵干笑,敷衍過去,不敢再看向端木宸,趕緊 離開。
 
  開玩笑,再待下去死的人一定是她!
 
  努力忽略背后射來的凌厲視線,向小名趕緊離開酒樓,以至于沒看到沈紹文 明顯沉下的臉色。
 
  可一旁的端木宸卻看得一清二楚,眸里深思更濃。
 
           ************
 
  躲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一到晚上,才一進房,向小名就察覺到氣氛不對,下意識地轉身要逃…… 
  「你覺得我追出去的結果會是如何?被別人看到我是無所謂啦!倒是你……」 
  淡淡的威脅從身后傳來,讓向小名頓住腳步,掙扎了好一會兒,才不甘愿地 關上門,轉身看向端木宸。
 
  端木宸坐在床炕上,對她勾勾手指頭。「過來。」
 
  叫狗喔?
 
  呸呸呸!她干嘛罵自己啊?
 
  向小名用力甩頭,瞪著端木宸,不甘不愿地走向他。「干嘛啦?天天到我這 來,你很閑是不是?」
 
  「沒你閑呀!還有空跟人吃飯,看來『震天鏢局』快倒了是不?」端木宸用 力摟住向小名的腰,輕嘲著。
 
  「屁!你少亂說,等你死了,我家都還好好的。」竟敢亂咒她家鏢局?向小 名用力瞪他。
 
  「這么希望我死呀!」向小名的話讓端木宸挑眉,扣著她的腰的手更用力, 低頭用力在她玉頸上一咬。
 
  「痛!」雙重的痛楚讓向小名皺眉,伸手用力推開端木宸。「你做什么咬我?」 
  她摸著頸子,碰到清晰的齒痕,她低頭一看,明顯的痕跡印在上頭。
 
  「該死!你留下痕跡了啦!這樣我要怎么見人?」她氣得跳腳,生氣地瞪著 他。
 
  這家伙是哪根筋不對?以前從沒在這么明顯的地方留下痕跡,這次卻…… 
  見端木宸笑得一點也沒有悔意,擺明就是故意的,讓向小名更氣。「端木宸, 你還笑?」
 
  「難道你要我生氣嗎?」端木宸瞇起黑眸,笑容消失,換上冷漠的表情。 「我還沒原諒你跟那姓沈的吃飯的事。」
 
  「誰要你原諒!」瞪著他,向小名才不怕他。「你還不是跟那個叫什么若吟 的吃飯!」
 
  而且兩人可親密了,哼!
 
  端木宸挑眉,冷漠被笑容取代。「奇怪,我怎么聞到一股酸味,還很濃……」 
  「什么酸味?」向小名奇怪地睨他一眼,見他笑得一臉瞹昧,霎時明白了。 「你少亂想,我才不是吃醋,你以為你是誰?有什么好讓我吃醋的?」
 
  她大聲嚷嚷,小臉因著急而潮紅,尤其見到他的笑容愈來愈大,擺明就是不 信她的話……
 
  「該死!你別笑了!」向小名惱怒了,她又沒在吃醋,他笑成那樣干嘛?好 像她真的在吃味似的。
 
  她才沒有!
 
  「乖,我懂的。」逗她真好玩,端木宸滿意地拍拍向小名的頭,本來的不悅 全消失了。
 
  該死!他擺明就是在敷衍她!
 
  向小名見了更氣,正要發火時,卻見他突然起身,讓她一愣。「你要干嘛?」 
  「回去羅!」端木宸勾著笑往門口走去。
 
  回去?
 
  「你不留下來嗎?」話一出口,向小名就后悔了。她怎會問這個?好像希望 他留下來似的。
 
  果然,端木宸停下腳步,邪氣地看著她。「怎么?你想要我留下來嗎?」 
  「鬼才要你留下來!」向小名迅速回嘴,卻又覺得奇怪,平常他過來都會跟 她在床楊上耗上大半夜,怎么今兒個卻這么反常……
 
  「我也很想留下來,可惜不行,家里有貴客。」端木宸曖昧地說著,對她輕 輕眨眼。
 
  向小名瞇起眼,想到下午看到的那名姑娘。「是那個叫什么若吟的?」她的 聲音帶著不自覺的酸意。
 
  端木宸回以一笑,其實今晚鏢局里還有事要他處理,可他就是不說,故意讓 她懷疑。
 
  這是給她的懲罰!竟敢擅自跟別的男人吃飯,她以為他會這么簡單就饒過她 嗎?
 
  見端木宸不說話,向小名覺得自己猜對了。頓時,一股火冒起,這臭王八! 爛人!
 
  「要走就快點滾!」臭男人!看到就礙眼!
 
  「我這不就要走了?」她的反應讓他很滿意,笑得更得意了。「還有,以后 不準再跟那個沈紹文見面。」
 
  端木宸沒忘記沈紹文轉變的臉色,今晚來,就是要叫她離那家伙遠一點。 
  「為什么?」他以為他是誰?說不見就不見喔!
 
  「那家伙沒表面那么單純,你以后別跟他碰面,省得上當,聽到沒?」端木 宸沉下臉,冷聲命令。
 
  「哇!你少胡說!」向小名才不信他的話,沈紹文看來溫文儒雅,會有什么 危險?
 
  「向小名,照我的話做就對了!」端木宸不高興地看著她,聲音帶著一絲不 悅。
 
  這女人,他是為她好才提醒她,竟然還一副他在騙她的表情,真是……「總 之,要是讓我發現你再跟他在一起,你就完了!」
 
  威脅完,端木宸迅速離開。
 
  「哇!你就可以跟那個什么若吟的在一起,我就不能跟沈紹文在一起喔?」 向小名手擦著腰,沒好氣地對著消失的身影低吼,感覺滿肚子火。
 
  他以為他是誰?他這么說,她就要照著做嗎?
 
  「端木宸!你就可以去風流,我就不行嗎?你以為你是我的誰?管我那么多!」 
  哼!他不準,她就偏要跟沈紹文在一起!
 
               烈女斗夫2
 
               不想沉迷
 
              卻莫名地依戀
 
  已習慣你緊貼的體溫……
 
  完全不理端木宸的警告,反而故意違逆他,向小名這半個月來幾乎天天都跟 沈紹文在一起。
 
  仗著一身武藝,她不以為長得斯文的沈紹文會有什么威脅,而且和他認識半 個多月了,他就跟表面一樣,是個好人呀!
 
  端木宸還說什么沈縉文不單純?哇!胡說八道,跟他比起來,每個人都很單 純!
 
  向小名在心里嗤哼,今天她仍然跟沈紹文出門,一同逛著市集。
 
  因為這半個月來常常跟沈紹文在一起,更讓她阿爹欣喜若望,以為嫁女兒有 希望了,每天都笑咧一張嘴。
 
  向小名也懶得解釋,對于沈紹文,她沒任何感覺,和他出門也只是為了氣端 木宸。
 
  可是……端木宸竟然都沒有任何反應!而且,這半個月來,她根本沒見過他 半次面!
 
  這可奇了,平常那家伙三天兩頭就摸上她的床,可這次卻整整半個月都沒出 現……
 
  沒等到端木宸的人,讓向小名的眉頭皺得愈來愈緊。
 
  這是自從那個叫季若吟的女人出現后才有的情形,難道這些日子他都和季若 吟在一起?
 
  想到這,一股又酸又悶的感覺從心里泛開,讓向小名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有點生氣、又有點煩……
 
  真是莫名其妙!
 
  端木宸不來煩她,離她遠遠的,她不是該高興、該放鞭炮大肆慶賀嗎?可她 怎么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反而覺得悶透了?
 
  就連故意違抗他的話,天天跟沈紹文在一起也沒見他有什么反應,依然不見 身影,讓她覺得整個人悶到不行!
 
  「臭男人!是死到哪去了?」她才不是想他,她只是……覺得好悶,第一次 掌握不到他的蹤影,讓她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在心里發酵、擴散。
 
  「向姑娘,你在想什么?」見向小名一直不說話,沈紹文關心地看著她,俊 龐仍然一派斯文。
 
  「沒什么。」向小名提不起勁,覺得煩透了,也沒興致繼續和沈紹文在一起。 「對不起,我想先回去了。」
 
  「為什么?咱們不是才剛出來嗎?」沈紹文愣了下,趕緊開口挽留。
 
  「我想起還有事,想先回去了。」向小名隨口找個藉口敷衍。
 
  「這樣呀!」沈紹文一臉可惜。「我最近得到一把名劍,原本今天想請向姑 娘到鳴天山莊坐坐,順便欣賞這把劍。」
 
  聽到名劍,向小名勉強有了一絲興趣。「什么劍?」
 
  「這可是千古名劍——千將。」見向小名有了興趣,沈紹文趕緊開口。 
  「干將?!」聽到這個名字,向小名眼睛都亮了。「真的嗎?你真的得到這 把劍?」
 
  「對!我花了重金,奸不容易才得到的,我就知道向姑娘聽了一定有興趣。」 沈紹文笑著點頭。
 
  她當然有興趣,干將可是上古名劍,想到可以親眼見到這把劍,向小名興奮 極了。
 
  「如果向姑娘想看的話,可愿意跟我一起到鳴天山莊?」沈紹文輕笑著,有 禮地詢問。
 
  「當然好!」向小名想也不想立即點頭,滿腦子都被「干將」占滿了。「說 走就走!」
 
  向小名開心地說著,可話才說完,一道聲音卻從身后傳來——
 
  「向小名!」
 
  她一愣,回頭一看,眉尖立即挑起。端木宸?呵!總算見到他啦!
 
  而且,他身邊還跟著季若吟,看來感情很好嘛!
 
  向小名酸溜溜地想著,心里也跟著揚起一抹怒火,避也不避,高傲地拾起小 臉,定定地和端木宸相視。
 
         ***滿庭芳獨家制作******
 
  他早該猜到這女人絕不會乖乖聽他的話!
 
  端木宸冷著俊龐,看到向小名竟和沈紹文聊得那么熱烈,一抹怒火就從心里 升起,可他卻不動聲色,表情仍然一片冷漠。
 
  這半個月來,他都在忙季家托鏢的事,抽不出空找她,今天才和季若吟回到 景陽城,原想晚上再去找她,沒想到一進城門,就看到她和沈紹文在一起。 
  這該死的女人!
 
  見端木宸冷冷地看著她,向小名挺起胸脯,也高傲地看著他,「唷!真巧呀! 沒想到在這也能和你碰面!」
 
  哼!總算讓她等到了吧!
 
  向小名幼稚地想著,尤其發現端木宸似乎生氣了,她更開心,嘴角揚得更高。 
  呵呵,她就是要違逆他的話,就是要讓他生氣,他愈生氣她就愈高興、愈快 樂!
 
  「是呀!真的很巧!」端木宸冷聲哼道,見她笑得得意,眸光微閃,立即明 白了她的心思。
 
  看來,他愈生氣,這女人就愈得意。
 
  想到這,端木宸怒極反笑,「是呀!我才和若吟回到景陽城,沒想到一進城 就碰到你。」
 
  「你們去哪?」聽到他和季若吟出門,向小名立即皺起眉尖,想也不想地就 問出口。
 
  「你管我和端木大哥去哪?」季若吟不客氣地回道,柔美的嬌軀緊貼在端木 宸身旁,美眸滿是敵意地看著向小名。
 
  她敏銳地察覺到,眼前這名姑娘和端木宸的關系似乎不單純,這讓她有了戒 備。
 
  季若吟的插嘴讓向小名的眉頭皺得更緊,尤其見她和端木宸的親密模樣,又 見端木宸一點也沒閃躲、神色自若的模樣,更讓她滿肚子火。
 
  「向姑娘,你和端木兄很熟稔嗎?」沈紹文覺得疑惑,向來聽聞向家和端木 家不合,可看他們兩個的模樣又不像。
 
  「誰跟他熟?」向小名冷哼。「你沒聽過嗎?我向小名和端木宸素來不合, 是仇敵!」
 
  她的話讓端木宸挑眉,勾起一抹富有意味的笑容。「是仇敵嗎?可是明明在 某些時候,我們的感情似乎滿好的嘛……」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瞹昧,就像兩人纏綿時,他在她耳畔的挑逗聲音…… 
  「端木宸!」明白他的暗示,向小名氣紅了臉,又窘又怒,惡狠狠地瞪著他。 「你少胡說!」
 
  這該死的家伙!要是敢在大庭廣眾下說些有的沒有,她一定砍了他!
 
  「我有說什么嗎?」端木宸一臉無辜,黑眸卻隱約掠過一絲邪氣。
 
  「你……」向小名氣得說不出話,臉一撇,懶得理他。「沈紹文,我們走! 不是要去看劍嗎?」
 
  「站住!」端木宸擰起眉,沉聲叫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一分一 2006年3d带线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现场 白小今晚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全国公告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快速时时计划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 香港三期必开一期 重庆时时平刷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