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惡女戲夫】(完)【作者:元媛】

 字數:503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一眼,她就看到了他。
 
  一名長相俊秀的小男孩,一襲紫色的錦衣彰顯出尊貴的身分,好看的眉宇下 是一雙桀騖不馴的黑眸,雖然小小年紀,可那氣勢卻像個王者。
 
  也是,身為天下第一山莊的少莊主,父親又是武林盟主,小男孩的身分確實 是尊貴的。
 
  「玦兒,過來。」慕容嚴揚聲輕喊。
 
  「爹。」聽到父親的叫喚,慕容玦快步上前,可視線卻移到父親身旁的小姑 娘身上。
 
  小姑娘的年紀與他相仿,長相清秀,彎彎的柳眉下是一雙圓亮的杏眸,小小 的菱唇微揚著甜笑,月白色的衣裳讓她看來像個瓷娃娃,溫順而柔美。
 
  揚揚眉,慕容玦瞄了一眼,迅速轉開視線。
 
  一尊溫順的玉娃娃,這種姑娘,他看多了,不感興趣。
 
  仿佛察覺到男孩心里的不屑,小姑娘不著痕跡地挑眉,菱嘴兒似揚非揚,眼 睫輕掩,遮住一閃而逝的狡黠。
 
  「玦兒,這是向叔叔,是爹的至交。」慕容嚴向兒子介紹。
 
  「向叔叔好。」慕容玦有禮地問候。
 
  「好!慕容兄,你這兒子長得真好。」向霸天稱贊,瞧這孩子的氣度,長大 一定不同凡響。
 
  「哪里,小四也不錯呀!溫婉柔順,以后一定是個好姑娘。」慕容嚴也跟著 呵呵笑。
 
  聽到好友的稱贊,向霸天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下,低頭瞄了女兒一眼。 
  溫婉柔順,那是表面吧?自家女兒是怎樣的個性,他這當爹的怎會不清楚? 可也不好拆臺,只好干笑蒙混過去。
 
  「我記得小四應該比玦兒大三個月,」慕容嚴說著,轉頭向兒子說道:「玦 兒,按照輩分,你要叫聲小四姊姊。」
 
  「啊?」慕容玦挑眉,嫌惡地看了向小四一眼。
 
  要他叫她姊姊?他才不要!
 
  「為什么?她看起來又不比我大!」慕容玦抿唇,不馴地回道,挑釁的目光 直射向向小四。
 
  接收到挑釁,向小四不動怒,仍然回以甜甜的笑。
 
  「玦兒,你這是什么態度?」慕容嚴見狀,眉頭一皺。
 
  「慕容叔叔,沒關系,三個月并沒有差多少,我和小玦以平輩相稱就好了。」 向小四柔柔說著,如玉般的小臉仍然揚著純凈的笑。
 
  小玦?!聽到向小四的稱呼,慕容玦立即皺眉。
 
  「你不要這樣叫我!」小玦?好惡心!
 
  「玦兒!」見兒子又無禮,慕容嚴有點發怒了。
 
  「沒關系、沒關系。」向霸天趕緊開口。「小孩子嘛!就讓他們玩玩好了, 咱們到別的地方去聊吧!」
 
  說著,他拉著慕容嚴離開,離去前不忘瞪了女兒一眼,要她不要玩得太過分! 
  看到阿爹的警告,向小四一臉無辜,轉頭看向慕容玦,卻見他輕哼一聲,理 也不理她,轉身就要離開。
 
  「玦弟弟,你就這樣丟下客人不好吧?」軟軟甜甜的聲音,從小小菱唇吐出。 
  慕容玦迅速停住身子,轉頭瞪她。
 
  「你剛叫我什么?」是他看錯了嗎?怎么感覺方才那溫順的瓷娃娃好像有點 變樣了?
 
  「玦弟弟呀!你小我三個月不是嗎?」向小四仍然笑著,只是笑容添了一絲 邪氣。
 
  「住口!別這么叫我!」慕容玦微怒地瞪著她。
 
  「不行喔!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小四姊姊說話呢?」向小四不認同地看著他。 「這樣不乖喔!」
 
  「你……」慕容玦疑惑地瞪著她,同樣的臉,不同的感覺,隱約的,他好像 有點明白了。
 
  「你的溫柔是裝出來的?」他大吼著,俊秀的臉滿是訝異。
 
  向小四不理會他的訝異,只是慢慢走向他,她比他高一點點,小手輕輕地拍 拍他的臉蛋。
 
  「乖,叫一聲姊姊來聽聽。」呵呵!真好玩,誰教他一臉不屑的模樣,引起 她的玩興。
 
  「別碰我!」慕容玦拍開向小四的手,一點都不喜歡被當成小孩子,憤怒的 黑眸直瞪著她。「這樣騙人很好玩嗎?你不怕我拆穿你的真面目?」
 
  他討厭虛偽的人,所以他討厭眼前這虛偽的小姑娘!
 
  「不怕呀!反正你去說,也沒人會信。」勾著笑,向小四滿是自信。
 
  眼前的嫩娃兒,想跟她斗,還差得遠哩!
 
  「你真的不叫我姊姊?」她好想聽他叫喔!
 
  這么驕傲的個性,能讓他低頭,一定很有趣。
 
  「鬼才會叫!滾開!」慕容玦冷哼一聲,看著她的目光盡是不層與厭惡。 
  「好吧!」見他這么堅持,向小四也不勉強,「這樣,就不要怪我了。」 
  說完,手指朝他輕輕一彈。
 
  「你……」慕容玦被她奇異的動作弄得一怔。
 
  「來,叫聲姊姊來聽聽。」揚著甜笑,向小四命令。
 
  誰要叫她姊姊呀!慕容玦在心里冷嗤,可卻發現一道聲音不由自主地從嘴里 吐出。「姊……姊姊。」
 
  這是怎么回事?!
 
  「乖!」向小四開心了,拍拍他的頭。
 
  「該死!你對我做了什么?」慕容玦怒吼。
 
  「只是下了點讓你聽話的藥。」向小四眨眨眼,一臉無邪。
 
  「你!快給我解藥!」慕容玦氣得臉色漲紅,控制不住怒火,伸手就要拉她。 
  「站住!不準動!」向小四趕緊命令。
 
  欲動的身體,立即停住。
 
  「向小四!」慕容玦怒吼。
 
  「我在這,不用叫這么大聲。」她對他搖搖手指。「對女孩子動手不好喔! 這點你要改。」
 
  「我才不是要打你!」她的指控讓他更火,堂堂男子漢,他才不會打女人。 「我只是要你拿出解藥!」
 
  「你叫我拿解藥,我就要給嗎?」睨他一眼,對他的天真感到有趣。「玦弟 弟,不要太天真了。」說著,又輕拍他的臉。
 
  「不要拍我的臉!」她的舉動讓他厭惡。
 
  「好吧!」向小四也很配合,改摸他的頭。「乖喔!」
 
  「向、小、四!」摸頭更侮辱人,小小年紀的慕容玦第一次嘗到想殺人的沖 動。
 
  「怎么了?玦兒,你喊得好大聲。」遠遠的,慕容嚴和向霸天走了過來。 
  向小四見狀,趕緊裝出甜美的笑容,低聲命令。「不要生氣,笑!」
 
  慕容玦不想,可卻無法控制自己,只能順著她的命令而行。
 
  這種感覺……真該死的差!
 
  「慕容叔叔,剛剛小玦喊我姊姊耶!」漾出笑靨,向小四一臉驚喜樣。 
  「真的?」慕容嚴不敢相信,自己兒子的倔跟傲他可一清二楚,怎會妥協? 
  「真的!」向小四用力點頭。「玦弟弟,你說對不對?」
 
  問話時,她耳語般地說了一句,「乖弟弟,快叫姊姊。」
 
  「姊、姊姊……」該死的女人,他要殺了她!
 
  「哎呀!真的耶!」慕容嚴好不驚訝,「小四,真有你的,看來你收服我這 倔傲的兒子了,向兄,你這女兒了不起喔!」他哈哈大笑。
 
  「哈哈!哪里、哪里。」向霸天附和地干笑,眼尖地瞄到慕容玦眼里的氣忿, 又見女兒笑得一臉無邪,心下已知曉了。
 
  可憐的小孩,看來是遭到女兒毒手了!
 
  向小四也跟著笑,漂亮的眸兒輕瞄了慕容玦一眼,對于他眼里的憤怒看得一 清二楚。
 
  「你很氣嗎?」輕輕的,她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問著,「可惜,現在的 你只能聽我的話。」
 
  說完,又送給他一枚狡詐的眼神和兩聲輕笑。
 
  慕容玦只能咬牙暗恨,自此后,他和向小四——
 
  誓不兩立!
 
               惡女戲夫1
 
               好喜歡你
 
            喜歡到不知道該怎么辦
 
              只好一直欺負你
 
              要你永遠記住我
 
  「那個該死的女人!」
 
  一聲低吼從慕容山莊里的某處院落傳出。
 
  慕容玦緊捏著手上的信紙,青筋從額角浮出,凌厲的視線直瞪著手上的信, 恨不得把書信的主人給狠狠拆啃入腹。
 
  想他慕容玦身為天下第一大莊的少莊主,自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身尊 貴,只有讓人巴結的份。
 
  而狂傲不羈的他不屑于家里的門聲,靠著自己,在江湖上闖出一番響當當的 門號。
 
  年僅十六的他,靠著一身武藝、膽魄,獨自一人闖入無人敢捻其峰的山賊窩, 只靠一人就挑了官府數十年來部破不了的山寨,自此名聞天下。
 
  江湖上還給了他一個「玉劍公子」的稱號,不只稱贊他的武藝,更贊嘆他那 如玉般俊美的容貌。
 
  濃黑的劍眉下是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唇瓣,形成一張俊逸的容 顏,襯著頎長挺拔的身形,總是一身紫衣的他,看來就像個翩翩貴公子。 
  而眉宇間那尊貴狂妄的姿態,讓他看來像個王者般,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各個名家閨女愛慕的對象。
 
  不論家世,單他自身的條件就足以讓人傾慕,眾人更傳言,下任武林盟主一 定是他。
 
  雖然才年僅二十出頭,可慕容玦已經是武林里響當當的人物。
 
  這樣的他,沒有任何懼怕的人事物。不管對任何人,他總是狂傲又冷漠地對 待,俊美的容貌從來無一絲波動。
 
  是的,正常來說是這樣的;可是,只有面對一個人,他冷靜的表情就會龜裂, 化為滿腔怒火。
 
  向小四——他這輩子的天敵!
 
  從認識她以來,他只有倒楣的份!
 
  每次都被她玩假的,想反抗,偏偏她那一身毒功無人能敵,就算他武藝再厲 害也沒用,她一下毒,他就栽了!
 
  偏偏那女人厲害到讓每個人都認為她是無辜的,欺負她的都是他,不管他怎 么解釋都沒有用,完全沒有人會信他。
 
  每個人,包括他親爹、娘,都認為向小四是個溫婉的姑娘,甜甜的、柔柔的、 無邪的、天真的……
 
  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斗得過他這個既驕又傲的天之驕子?
 
  所以,每個人都告誡他,不要欺負小四姊姊。
 
  放屁!最好他欺負得了她啦!
 
  那個虛偽的女人,只會用那張純凈甜美的模樣騙人,偏偏每個人都被她唬過, 以為她真如表面上那般溫柔。
 
  只有他,和她的家人,知曉她的真面目。
 
  也不知是倒了哪輩子的楣,他就這樣被她看上了,從十歲認識她開始,整整 被整了十三年;到現在,還在持續。
 
  想反抗又反抗不了,堂堂一個男子漢,就這樣被一個姑娘玩弄于手心,想來 真讓人不甘心。
 
  愈想,慕容玦愈火大,他的自尊向來高,從不肯輕易低頭。
 
  可只有對于向小四,他不肯低頭也得低頭,她隨便一瓶藥,就可以讓他乖乖 聽話。他就像她的奴隸,被她使喚來、使喚去,偏還反抗不得。
 
  想來還真是窩囊!就像現在,她隨便送來一封書信,他就得乖乖聽話。 
  慕容玦低頭瞪著手上被捏得皺巴巴的信紙,上頭是清秀的字跡——
 
  玦弟弟:
 
  晚上來找我。
 
  不來……你就死定了!
 
  非常理所當然的口氣,非常理所當然的威脅,讓慕容玦看了更是滿肚子火。 
  「你叫我去,我就要去嗎?」咬牙,從齒縫里吐出這一句。
 
  堂堂男子漢,絕不聽從使喚!慕容玦冷哼一聲,手心微一使力,手上的信紙 頓時成了碎片,不再留下那三句讓人看了就火大的話。
 
  他,慕容玦,才不會乖乖聽她的話!
 
           ************
 
  喜歡一個人,就是要用力地欺負他!
 
  漂亮的唇瓣勾起一抹笑,向小四優閑地坐在貴妃椅上,慢條斯理地啜口上好 的龍井。
 
  她的姿態優雅,一襲雪白衣裳讓她更顯清麗脫俗,一頭如黑綢般的長發僅以 雪白的絲帶系住,粉白的肌膚剔透,唇瓣是自然的粉色,澄眸如星辰,輕輕一轉, 盡是純凈無邪。
 
  若問景陽城,向家四姊妹里最想娶誰,一定是向小四無疑!
 
  想來,向家三小姐是向家女兒里最正常的人了,溫溫柔柔的模樣,舉手投足 優雅美麗,微微一笑就勾動眾人的心,讓人不由自主地為她心動。
 
  這樣的姑娘,是眾男人心中的仙女。在她滿十五歲后,就有一堆人踏破向家 門檻,想把向家三小姐娶回家。
 
  當然,都被向霸天回絕了。但他不是不想嫁女兒,他是沒膽嫁。
 
  自家女兒真正面目是什么,他會不知道嗎?
 
  那溫柔是表面,真正的向小四,奸詐如狡狐,滿肚子都是算計人的鬼主意, 只有不知情的人才會被她唬過去。
 
  而她,擅醫更擅毒,身上一堆稀奇古怪的毒物,隨便灑出來都讓人心驚膽顫, 不敢輕易去惹她。
 
  所以,若是沒有她的同意,向霸天死也不敢把她嫁出去。
 
  因此,女兒雖然已二十三歲,是個老姑娘了,卻還是待字閏中,成了向家唯 一還沒出嫁的女兒。
 
  若問向霸天想不想嫁女兒?他想呀!好想呀!可是,他不敢呀!
 
  所以也只能含著淚,祈禱哪個不長眼的男人,趕緊把他唯一的女兒娶走吧! 這個女兒太恐怖,他不敢惹呀!
 
  「女兒,你真的沒有喜愛的男人嗎?」來到女兒房里,向霸天小心翼翼地問 著。
 
  向小四淡淡睨了阿爹一眼,眸光輕轉,點了點頭。「有呀!」而且,還喜歡 好久了呢!
 
  聽到女兒說有,向霸天眼睛一亮,趕緊問:「有?是誰?阿爹馬上把他抓來 娶你!」難得女兒有喜愛的人,他拚死也會把那男人抓過來獻給女兒。
 
  「不用了,我要的人我自己會動手。」向小四揮揮手,她不用阿爹多管閑事, 她要的男人自己會追。
 
  「可是你年紀都老大不小了……」向霸天嘀咕,都二十三歲了,再不嫁會嫁 不出去呀!
 
  想當年差點被踏破的門檻,如今只剩小貓兩、三只,偶爾才會有人上門來提 親。嗚……這年頭沒人要老姑娘呀!
 
  「好啦!今年我就會把自己嫁出去了。」受不了阿爹的碎念,自從三個姊妹 都嫁出去后,阿爹每天都來她房間念,她都聽煩了。
 
  「真的?」聽到女兒的承諾,向霸天眼睛亮了。
 
  「對啦!對啦!沒事快出去!」她和慕容玦約定的時間快到了,阿爹繼續待 著太礙眼了。
 
  「好!好!小四,阿爹等你的好消息喔!」向霸天出去時不忘叮嚀,見女兒 不耐煩地瞪來一眼,才趕緊離開。
 
  阿爹一離去,向小四立即撇撇嘴角,在外頭的溫婉模樣,在自己房里全然看 不見。
 
  此刻,她在想,慕容玦看到她寫的信,會是啥反應?
 
  呵!想必是氣到說不出話來。她忍不住勾唇,笑得邪氣極了。
 
  和慕容玦認識是在十歲的時候,如今都十三年了,欺負他的快感,只是有增 無減。
 
  誰教那根愣木頭,一點都不對她心動呢?
 
  她不端擁諞謊劭吹剿季拖不渡狹耍圓嘔崾狀臥諭餿嗣媲奧凍鱟 約旱惱婷婺俊?
 
  想要他注意她,才會故意整他,看他驕傲地低頭,看他對她氣得牙癢癢的卻 又莫可奈何的表情……
 
  她知道,她輕易地讓他記住她了。
 
  而十三年來,見到他,她就是故意要欺負他,潛意識的惡劣個性,就算是討 厭也好,她就是要讓他忘不了她,把她牢牢地記在心里。
 
  誰數她也把他記在心里呢?要記就一起記,不然就太不公平了。
 
  可是呀……都十三年了,她對他是愈來愈喜歡,可他對她卻是愈來愈討厭了。 
  這可不好,她可不想把他讓給別的女人,尤其當他的名氣愈來愈響亮時,時 常聽到誰家的姑娘愛上他,哪個俠女在追求他……
 
  俊美的外表、尊貴的身世,讓一堆討厭的女人都注意著他,想著要成為他的 妻子,哼!她才不許呢!
 
  慕容玦早在十三年前就被她向小四訂下來了,別的女人別想碰!
 
  可是,該怎么才能讓他屬于她呢?向小四抿著唇,細細思索著。
 
  月已上西頭,約定的時刻已到,可她等的人卻未見蹤影。
 
  挑起一眉,向小四極冷極邪地笑了。
 
  很好嘛!那家伙拿出種來了,還真的敢爽她的約。
 
  不過,要是他真的那么聽話,就不叫慕容玦,她也不會那么喜歡他了。 
  唇瓣微揚,已過一刻,想來他是不會來了,沒關系,他不來,她可以去找他 呀!
 
  只是,那下場……哼,他要自負!
 
           ************
 
  約定的時刻已到,慕容玦完全無法靜下心,思緒一直飄到向小四身上,就連 腳也差點克制不住地要往震天鏢局走去。
 
  可……不行!他又不是她的奴隸,干嘛她隨便一叫就要過去呀!
 
  可偏偏腦子里的思緒就是一直繞到向小四身上,身體蠢蠢欲動,明明理智不 想,可身體卻直想沖到她那里去。
 
  該死!他犯賤慣了!都怪以往太聽她的話,難得反抗一次,就覺得全身不對 勁。
 
  可也不對呀!以前的他,也不是真的愿意聽她的話,是被她下了藥,不得不 照她的話做;可日子久了,他好像也已經習慣了,她命令一下,他再氣再火,還 是會乖乖地照她的話做,乖得跟兒子似的。
 
  也難怪那女人會使喚他使喚得那么理所當然,想來好像是他自己得來的。 
  慕容玦愈想愈覺得詭異,他沒事干嘛那么聽她的話?
 
  因為不聽她的話,那女人的報復手段,恐怖得讓人發麻,而這次,他沒乖乖 赴約……
 
  慕容玦跳了起來,覺得自己不該繼續待在房里,聰明一點,最好趕緊離開! 
  以他對向小四的了解,一旦他沒如她所愿地出現,她絕對會馬上沖過來,然 后……
 
  「玦弟弟,你家小四姊姊來看你了。」
 
  一抹月白身影輕飄飄地從樓臺飛入,一張笑盈盈的臉龐出現在慕容玦面前, 美麗的杏眸直瞅著他,好不天真的模樣。
 
  可慕容玦卻覺得心里直發毛。認識她十三年,她是什么個性,他會不知嗎? 
  笑得愈甜,表情愈天真,代表——他的下場愈慘!
 
  「向小四,你想干嘛?」慕容玦往后退,戒慎地注視向小四的一舉一動,擅 長下毒的她,隨便一個動作,都代表危險。
 
  向小四嘟起嘴,無視慕容玦警戒的模樣,找了個位置坐下,哀怨地瞅他一眼。 「一個多月沒見了,人家想你嘛!才想約你聚聚,沒想到你卻爽約,難道,你一 點都不想我嗎?」
 
  「有什么好想的?」他瞪她,巴不得永遠都不要跟她見面。
 
  「你好無情喔!枉費我那么想你。」向小四瞇起眼,見他一臉不想看到她的 表情,心中微怒。討厭的木頭,一點都不懂她的心!
 
  「你不想我,代表你最近過得很快樂嘛!聽說連武林第一美人趙如情都看上 你,艷福不淺嘛!」向小四輕哼,語氣帶著淡淡的酸味。
 
  「是還不錯。」慕容玦不否認,武林第一美人的風情可不是普通女人此得上 的。
 
  可惜,對趙如情,他不怎么感興趣,可既然她提起了,他也就附和她,邊打 量她想干嘛。無端端地提起趙如情,她想干嘛?
 
  慕容玦疑惑,不知眼前的姑娘在吃醋,繼續說著,「過些日子,趙姑娘還打 算上慕容山莊來作客。」
 
  「喔?」微捏拳,一絲怒火閃過杏眸。「你邀請的?」
 
  感覺她好像生氣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可慕容玦卻覺得心情好極了,也跟 著放下戒心。
 
  「算吧!」事實上是趙如情想來找他,他沒答應也沒拒絕,她就當他同意了。 
  「你喜歡她?」見他唇角微揚,俊美的臉龐微露得意,好像對那趟如情很喜 歡的樣子。
 
  該死!你完了,慕容玦!
 
  「不討厭呀!」見她好像很在意的模樣,俊眉微挑,「向小四,你很在意趙 如情?」
 
  是呀!她該死地在意。可是,倔強讓她不愿承認。
 
  哼!她才不會讓他知道她喜歡他呢!在他還沒喜歡她前,她才不會承認對他 的愛。
 
  勾唇,她假假地笑了。「哪有?我祝福你呀!抱得美人歸。」她心口不一地 說著,衣袖不經意地微晃。
 
  她的動作雖細微,可慕容玦還是察覺到了。
 
  他趕緊閉氣,可……來不及了!身體一僵,他完全不能動彈。
 
  「你……」瞪著她的表情不敢置信,他動作很快了呀!
 
  「親愛的小玦玦,你以為閉氣就可以了嗎?」向小四起身走向慕容玦,小臉 滿是同情。
 
  「你錯了,我這藥是經由皮膚吸入的,所以閉氣也沒有用。」說著,她將他 推倒在床榻上。
 
  「該死的你,想干嘛?」慕容玦瞪著向小四,想到自己又栽了,不禁怒上心 頭。
 
  這該死的女人!總有一天,他一定會讓她栽在他手里!
 
  「想干嘛?」眨眸,她甜甜地笑了。「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會對你 使壞。」
 
  爬到他身上,她跨坐在他腰上,驚世駭俗的舉動讓慕容玦瞪大了眼。「向小 四!你……」
 
  「閉嘴!」手一揮,慕容玦奇異地無法出聲,只能瞪著她,卻無法反抗她的 一舉一動。
 
  「安靜一點,姊姊才會疼你喔!」拍拍他的臉,她輕哄著。
 
  該死的女人,又把他當成小孩子在哄了!慕容玦氣得快吐血,可又動不了, 只能暗恨。
 
  「猜猜,姊姊要怎么疼你呢?」手指在他臉上輕畫著,側著蠔首,純潔又無 辜地瞅著他,可美眸里那濃濃的邪氣,卻是那么明顯,完全不加以隱藏。 
  哼!放她鳥就算了,還開口閉口就是趙如情。
 
  很好,他有種,就不要怪她的報復!
 
  無法出聲,慕容玦只能用眼睛瞪著向小四,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想著她到 底想做什么。
 
  可她就這樣跨坐在他身上,私密的地方與他的灼熱處相貼著,淡淡的清香從 她身上飄出,讓他無法集中精神。
 
  不由自主的,一種不該有的火熱從腹下升起。
 
  他察覺到了,不禁尷尬又訝異。該死!他是怎樣了?竟對這女人有了反應? 
  沒發覺到慕容玦的不對勁,向小四慢慢伏下身子,小手抵著他的胸膛,小臉 慢慢靠近他。
 
  她的舉動,讓兩人貼得更密,也讓慕容玦更不自在。
 
  如果可以,他一定會推開她,可自己卻動彈不得,連聲音都出不了,只能咬 牙忍著腹下那抹難耐。
 
  不該這樣的!他不該對她有反應的呀!對向小四,他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怎 會對她起了情欲?
 
  「如果,把你全身剝光了,丟到外面去,等到早上讓人看到了,你會怎樣?」 眨眨眸,她輕聲說著。
 
  你、敢!
 
  她的話讓他瞪大眼,以眼神威脅她,最好不要這么做。
 
  「不要瞪嘛!你這樣看著我,我好怕。」拍拍胸脯,向小四嬌嗔地瞅著慕容 玦,「人家只是開玩笑嘛!干嘛當真呢?」
 
  你到底想怎樣?瞪著她,他以眼神詢問。
 
  「我想怎樣呀……」側首,向小四思索了好換幔謊郟盤鹛鸕匭α耍 閔碓謁是崆嵬縷?
 
  「我要你……給我一個孩子!」軟軟的聲音,卻說出極懾人的話語。
 
  什、什么?!慕容玦怔住了,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瘋了嗎?他在心里狂吼。
 
  看出他的意思,向小四嘟嘴。「我才沒瘋呢!我是認真的。」是呀!她是認 真的,不只要他的孩子,還要他的人!
 
  見她一臉認真,俊龐滿足不敢置信。
 
  這女人是瘋了嗎?竟然說出這么驚人的話,這是正常女人會說的話嗎? 
  瞧他的表情激動,可又開不了口,向小四想了一下,彈彈指,好心地讓他能 夠出聲。
 
  發現自己能出聲了,慕容玦想也不想地就吼。「向小四,你瘋了呀!說這什 么鬼話?要孩子?不會去嫁人嗎?」
 
  「可是我不想嫁人呀!」是的,除了他,她誰也不想嫁。「我只想要孩子, 其他的,我都不要。」
 
  哼哼!先讓他成為她的人,至于他的心,她會慢慢擒來的。
 
  「你說什么?」只要孩子,不要嫁人?「你這是什么鬼想法,未婚生子是很 嚴重的,你知不知道?」
 
  「那又如何?」向小四才不以為意,「我想怎樣就怎樣,別人的看法,我才 不管。」
 
  她向來任性又自我,才不管別人怎么想。
 
  「你……」慕容玦氣得說不出話來,早知道眼前這女人想法不同于一般人, 沒想到竟駭人到這種地步。
 
  「玦!給我孩子,好不好?」瞅著他,她以軟軟的聲音撒著嬌,纖細的手指 輕撫著他的臉。
 
  「不好!我才不會陪你胡鬧!」慕容玦一口拒絕,他才不會陪她胡來! 
  見他拒絕得這么快,美眸微瞇。「真的不要?」
 
  「對!不要!」他死也不要!
 
  「好吧!那我要找別的男人喔!」嘟嘴,她威脅著。
 
  「你說什么?!」沒想到她會說出這句話,慕容玦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反正,又不是只有你能給我孩子,別的男人也可以。」輕哼一聲,她驕傲 地看著他。
 
  「向小四!你胡鬧夠了沒?」慕容玦受不了了,想到她被別的男人碰的情形, 濃眉下意識皺起。那種畫面,讓他厭惡!
 
  「你敢去找別的男人試試看!」想也不想,威脅的話脫口而出。
 
  他的反應讓她笑了,知道他不要她去找別的男人,讓她愉悅極了。
 
  這根愣木頭,對她,也是有著在乎。
 
  「那你就答應我嘛!反正……你又不是對我沒反應。」說著,她輕扭著腰, 讓私處輕蹭著他的灼熱。
 
  「向小四,別動!」慕容玦咬牙低吼,卻控制不住腫脹的灼熱,緊緊頂著她 的私處。
 
  該死的女人!這種挑逗男人的事,她竟做得出來?
 
  「你想要我的,對不對?」說著,小手慢慢往下移,來到他腹下,隔著衣服, 輕撫著他的火熱。
 
  慕容玦倒抽一口氣,灼熱在她的碰觸下,變得更巨大。
 
  「住手!」他粗啞低吼,俊龐因欲火而染上一抹潮紅,就連汗水也從額際滑 落。
 
  「不要抗拒我,我知道你要的。」她在他耳際輕輕吐氣,小巧的舌尖舔著他 的耳垂,再緩緩吮住,輕輕吸含著。
 
  第一次誘惑人,她的心也跟著狂跳,羞澀的感覺讓她全身發軟,可小臉仍然 揚著笑,不讓他看出她的緊張。
 
  「唔……」她的誘惑讓他全身緊繃,可繃緊的肌膚卻仍敏銳地感受到她的挑 逗。
 
  濕熱的舌尖吮弄著他的耳垂,一一舔過他的耳廓,再緩緩往下移動,吻著他 的臉,最后來到薄薄的唇瓣。
 
  美眸瞅著他,粉嫩的舌尖輕緩地描繪他的唇,讓他的唇染上她的香甜,再含 住他的下唇,輕輕吸吮。
 
  慕容玦咬牙抵抗著向小四的誘惑,男人的自尊,讓他不能屈服。
 
  可她的唇,好香好甜,緊貼著他的嬌軀,飄來惑人的清香,漸漸迷了他的理 智,讓他無法克制。
 
  粗吼一聲,他忍不住含住小巧的舌尖,狂恣地纏吮著,靈活的舌也跟著探入 檀口,翻攪著小嘴里的香津。
 
  他的反應讓她輕喘,小舌輕澀地回應他的吸吮,舌與舌交纏下,吮出濕熱的 津液,染濕兩人的唇。
 
  「該死!」回神,慕容玦察覺自己做了什么。
 
  他趕緊離開那香軟的唇瓣,可一離開,心里卻忍不住呻吟出聲,差點又覆上 那抹香甜,頭一次發現這該死的女人竟有迷惑他的本事。
 
  向小四輕喘著,迷蒙的水眸瞅著他,小舌輕舔著微腫唇瓣,在唇上嘗到他的 氣味。
 
  那正輕舔著唇的粉嫩小舌引誘著他,低咒一聲,他閉上眼,不讓自己再瞧; 誰知眼睛一閉上,滿腦子回想的全是她的甜美。
 
  該死!
 
  瞧見他的懊惱,向小四唇辦微微揚起一抹得意。
 
  「好吧!今天先放過你。」不要逼得太急,免得把他弄惱了,那就不好了。 
  而且,甜美的食物,要慢慢品嘗,才會顯得更美味。
 
  她的話讓他睜開眼,以為她打消那駭人的主意了,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氣,可 卻也有一種怪異的感覺。
 
  他說不上來,沉沉的,像是……失望?
 
  去!他有什么好失望的!他在心中低咒,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過,你別以為我放棄了。」哼!她向小四可不是那么輕易就會打消主意 的人。
 
  什么意思?
 
  慕容玦揚眸,正要詢問,她卻突然吻住他。
 
  小巧的丁香探入他的唇,在他未及反應前,一顆微軟的物體送進他嘴里,不 用吞咽,隨即化開。
 
  「你做什么?」她一離開,他立即問:「你給我吃了什么?」
 
  「嘻!」輕點他的唇,她輕笑,對他眨眼。「乖,別怕,不是毒藥,只是讓 你需要我的藥。」
 
  「什么意思?」慕容玦皺眉,他有不好的預感。
 
  「月圓之夜,你就知道了。」再三天就是十五了,剛好是月亮最圓的時候。 
  「向小四!你在打什么主意?」慕容玦低吼,看著她甜美的笑靨,不安浮上 心頭。按照以往的經驗,她對他下的藥,沒有一次是好的。
 
  「乖,三天后,你就知道了。」向小四就是不說,只是賊賊地笑著,「現在, 你乖乖睡,等天亮你就能動了。」
 
  說完,拍拍他的頭,慢慢爬起身離開他。
 
  而離開時,不經意地,私處與他腫脹的火熱微蹭了一下。
 
  「唔!」慕容玦咬牙低哼一聲。
 
  向小四愣了一下,瞧見他褲檔的腫脹,小臉微紅,微羞地別開視線。
 
  她還是個黃花大姑娘,大膽歸大膽,可她只是把心里的羞澀隱藏起來,不讓 他發現。
 
  「三天后見了。」對他送個飛吻,輕笑著,她飛身離開。
 
  留下慕容玦獨自一人在床榻上,咬牙忍著脹痛的欲望,拚命深吸呼,努力讓 自己冷靜下來。
 
  可惡,她竟然點了火就這樣輕輕松松地走了,簡直是……
 
  該死的女人!
 
  該死的向小四!
 
           ************
 
  那女人到底對他下什么藥?慕容玦忐忑不安地想著。
 
  雖然從那晚后,已經連過兩天了,身體完全沒任何異樣,可他還是無法放下 戒心。
 
  尤其,今天就是第三天了,讓他的心緒更是起伏不定。
 
  依他以往被下藥的經驗,她絕不可能是唬他的,尤其她又突然要他給她孩子, 還下了藥……
 
  突然,一個想法閃過——那女人該不會對他下春藥吧?
 
  可不可能呀!下了春藥,他哪可能會當下沒反應,還安穩地過了兩天? 
  愈想愈覺得奇怪,一整天,慕容玦全在想向小四到底要做什么。
 
  似乎總是這樣,只要她一出現,他的注意力就放在她身上,就算她不在身旁, 他也常常想起她。
 
  她是他遇過最奇怪的女人了!行走江湖,再怎么豪放的俠女他都見過,可沒 一個人比得上向小四,她的怪,顯得她獨一無二,沒人及得上。
 
  也是,一個向小四就搞得他天翻地覆了,再有第二個,他一定受不了! 
  慕容玦忍不住揉了揉額角,想到向小四,他就頭痛,可是好看的唇角卻忍不 住揚起一抹笑。
 
  他討厭虛偽的人,所以,也連帶地討厭她。可是,對她的討厭,好像也不是 真的討厭,只是她總惹他發怒,十三年來的卑鄙招數,整得他對她實在沒有好感。 
  真想問他到底是哪里惹到她了,讓她這么整他?
 
  「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的……」這輩子才會衰到認識她!慕容玦嘀咕著,揚眸 看向天空。
 
  夜幕降臨,一輪明亮的滿月升上天際。突然,一絲淡淡的騷動從腹下升起, 一點一滴的、悄悄的、快速的,爬滿他整個肌膚。
 
  「唔……」晃了下身子,他緊捏著桌沿,對體內這波奇異的騷動感到不解。 
  月圓之夜,你就知道了……
 
  甜甜的話語在腦海中響起,是她下的藥……
 
  「該死!」她是下了什么藥?!
 
  他下意識發動內力,想與體內的騷動對抗,卻發現一動用內力,騷動跑得更 快,一下子占滿整個肌膚。
 
  汗水浸濕了后背,俊龐染上奇異的潮紅,腹下的火熱痛得人難耐,不由自主 地昂揚著,欲火占滿了肌膚,狂囂著要發泄。
 
  他知道她下的藥是什么了,該死的真的是春藥!
 
  「向、小、四……」他忿怒地吐出這三個字,吐出的氣息盡是灼熱,汗水弄 濕了臉,也讓他的神智蒙朧。
 
  可惡!他才不會如她所愿。
 
  他可以找別的女人發泄,就是不會找她!
 
  慕容玦在心里低咒,勉強走了幾步,想要去勾欄院隨便找個女人發泄,可一 股刺疼卻從心胸漫開,讓他皺緊濃眉。
 
  像是找別的女人的念頭刺激了體內的藥,引發了疼痛,如螞蟻啃食般,讓他 難受,欲火更加狂漲。
 
  「該死的女人!」連這她也算上了?
 
  跪下身子,他痛苦地咬緊牙根,忍著體內的騷動。
 
  汗水滴落地面,繃緊的身子,青筋浮起,欲火燒得他難耐……
 
  就在快不能忍受時,一抹淡淡的清香吸引了他,讓他不由自主地跟著那絲香 氣移動……
 
           ************
 
  月圓夜,十五已到。
 
  早已沐浴完的向小四,優閑地躺在貴妃椅上,眸兒盯著天上圓月,唇瓣揚著 淡淡笑意。
 
  嬌小的身子只穿著薄薄的單衣,微濕的發披散于肩后,白凈的小臉不施任何 脂粉,粉嫩唇瓣泛著自然色澤。
 
  干凈純美的模樣,讓她看來像個無瑕的玉娃娃。
 
  她在等待,她知道她等的人一定會來——或者該說,不得不來。
 
  卑鄙嗎?嘻,她無所謂呀!
 
  她有自信,他會為她心動、會愛上她,十三年來的糾纏,她就不信在他心里, 她沒占有一席之地。
 
  她相信,他是在乎她的。
 
  就像他再氣她,可是每年她的生辰,他總是會自動來找她,知道她愛玩毒, 送她的禮物,不是難找的毒物,就是早已絕世的毒經。
 
  若說她使毒的能力會高超,一半以上是拜他所賜。
 
  怪男人!討厭她使毒,卻又拚命送她稀奇古怪的毒物,他說她怪,其實,他 也很怪呀!
 
  「女人!你對我下的是什么春藥?」一聲怒吼傳進向小四房里。
 
  她等的人,已落在樓臺。
 
  「你來啦!」漾開笑容,她笑得無邪又無辜。
 
  「少裝無辜!說!你對我下的是什么春藥?」慕容玦低吼,發現一靠近她, 身體的騷動更盛,讓他悶聲低吟。
 
  「去年,我生辰時,你不是送我」情蠱「嗎?」向小四好不天真地看著慕容 玦.
 
  慕容玦愣了下,想起來了。
 
  去年他去苗疆,聽聞那里有稀奇的蠱物,他想她一定會喜歡,想也不想地就 帶回來給她,那就是情蠱。
 
  傳聞,情蠱能控制人的情欲,一到月圓,中了情蠱的人會不由自主地欲火勃 發,只有身上帶有自己喜愛香味的人能消解中蠱之人的欲火;若三個時辰內不消 解欲火,那人就會七竅流血,暴斃而亡。
 
  「向小四!你竟然拿我送你的東西下在我身上?」瞪大眼,慕容玦不可置信 地怒吼。
 
  他是哪根筋不對,沒事送她那么危險的東西干嘛?!
 
  「不用白不用嘛!」向小四回得好無辜,就連看他的眼神也很無辜。
 
  「你……」慕容玦氣到說不出話來,濃濃的欲火也讓他無法克制,她身上的 香味吸引著他,讓他想撲上去。
 
  「很痛苦嗎?」向小四明知故問。
 
  廢話!慕容玦拚命壓抑著體內的情欲,不讓自己撲上去。
 
  該死!他才不會如她所愿,死也不會!可向小四卻故意靠近他,身上的香味 引發情蠱的騷動,欲火燒得更熾,腹下的疼痛讓人難耐。
 
  「玦,想要我嗎?」向小四抬手,香味更濃。
 
  不!他不要!
 
  高傲的自尊,讓他不想低頭,可她的香味迷惑著他,理智早已飛散。
 
  狂吼一聲,他再也克制不住地撲向她。
 
  月,圓亮得魅人,而房里頭的欲火,也跟著燃燒。
 
  熾熱的唇舌粗暴地撬開檀口,翻攪著小嘴里的甜美,齒尖粗魯地弄傷了粉嫩 的下唇,混著晶瑩的唾夜,一同流下粉顎。
 
  「痛……」他的粗暴讓她擰眉,忍不住逸出一聲嚶嚀,美眸也跟著泛上一抹 水意,可憐兮兮地瞅著他。
 
  聽到她的輕哼,索取的唇舌停了一下。
 
  原想不理會,繼續粗魯地對待,可心里雖然這么想,身體卻不受控制,舌尖 不由自主地放輕,轉為溫柔。
 
  察覺他的變化,美眸掠過一絲狡黠,唇瓣也跟著揚起一抹笑。
 
  總是這樣,不管他如何氣她,都不會傷害她。
 
  也就是這樣的他,才讓她不由自主地傾心,在未發覺時,縷縷情絲早已系在 他身上,不可自拔。
 
  她緩緩探出粉舌,輕觸他的,感覺他怔了一下,像是不甘心,然后兇猛地纏 住丁香吮吸著,勾出纏綿的銀絲。
 
  她的甜美迷惑著他,身上的香味引發出濃濃的欲火,大手往下探,隔著雪白 單衣攫住一只飽滿。
 
  可才一握住,他立即一愣。
 
  「你……」他瞪著她,飽滿的胸乳除了薄薄的單衣外,沒有任何遮蔽。 
  這個女人,該死地竟然沒有穿兜衣,這代表什么?
 
  代表她極有自信,知道他一定會過來!
 
  向小四勾起一抹笑意,翻身壓倒慕容玦,讓他躺在貴妃椅上,自己則跨坐在 他身上。
 
  身上的單衣早已因方才的激吻而褪了一半,露出一半的飽滿,而粉嫩的乳尖 則隔著雪白布料若隱若現。
 
  白凈的小臉也因剛剛的吻而泛著一抹紅暈,唇瓣微腫,長發柔柔披泄,那雙 漂亮的杏眸兒則水汪汪地瞅著他,讓他不由自主地倒抽一口氣。
 
  此時的她,像個誘惑人的妖女,讓他無法移開視線。
 
  「別急,咱們慢慢來。」小手慢慢解下他的腰帶,在他的注視下,將他的手 高舉過頭,再用腰帶系住。
 
  「你做什么?」慕容玦瞪著向小四,卻無法反抗她的動作,這次不是被下藥, 而是她的嫵媚引誘著他,那淡淡的香味讓他的欲火蠢蠢欲動。
 
  「我想讓你快樂啊!」瞅著他,她輕舔唇,粉嫩的小舌勾住他的視線,她發 現了,輕聲笑了。
 
  低頭,軟軟的唇輕吻他的額、俊眉、眼眸、高挺的鼻梁……最后來到那張好 看的薄唇。
 
  她先探出粉舌,輕慢地繪著他的唇,將薄唇染上一抹晶亮。
 
  粉嫩的舌尖引誘著他,還有那甜美的氣息,慕容玦再也控制不住,探出舌尖, 纏住那抹丁香。
 
  兩人的舌在唇外相互糾纏,攪出淫浪的絲線,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住,抬起頭, 重重地堵住她的唇。
 
  舌尖毫無阻礙地探入檀口,滑過齒顎,攪弄著小嘴里的甜美津液,而粉嫩的 丁香也不甘示弱,雖然動作青澀,可卻追逐著他,吮著他的舌。
 
  激烈的吻攪出唾液,弄濕兩人的下巴,直到快喘不過氣,她才伸手推開他, 小臉更紅,胸脯因輕喘而上下起伏。
 
  慕容玦也跟著喘息,黑眸緊盯著她,視線移到透過薄衣映出的粉紅乳尖,直 想一口含住。
 
  察覺他的視線,菱唇微揚,她慢慢伏低身子,胸乳因這個動作而擠出乳溝, 恰好對準他的視線。
 
  半露的單衣掩不住那誘人春光,讓他清楚地看到雪白的綿乳,還有那誘人的 粉嫩乳蕾。
 
  而她的手也慢慢撥開他的衣襟,小手輕撫著強建的體魄,感覺到他的剛硬, 還有那熾熱的體溫。
 
  她揚眸瞄他一眼,在他的注視下,緩緩低頭,在古銅色的肌膚下灑落一點一 點的碎吻,濕熱地一路輕吮而下,最后來到男性的胸乳上。
 
  她輕輕眨眼,先用舌尖輕舔了下,察覺到他的顫動,她抬頭看他。
 
  「你喜歡?」她軟軟地問,卻不等他回答,粉嫩小舌在乳頭旁輕轉著圈,弄 出一抹濕痕,然后才張嘴含住。
 
  「唔!」她的動作讓他身體緊繃,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敏感的乳頭感受到 她的濕熱,還有不輕不重吸吮著他的小舌,渲染出品瑩的痕跡。
 
  知道他喜歡,她抬起頭,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另一邊,舌尖輕吮著,偶爾更用 牙齒輕輕細啃,直到兩邊都染上屬于她的晶亮,她才甘心放過,唇舌繼續往下移 動。
 
  而她的手也跟著來到褲頭,不需脫下褲子,她就能感受到他的堅硬,因為此 刻那抹熱燙的堅挺正隔著衣物抵著她的私處。
 
  這個發現讓她臉紅心跳,小手微微輕顫,女人的羞澀讓她遲疑,可骨子里的 倔強卻不讓她逃脫。
 
  都做到這地步了,哪能放棄?
 
  吞了吞口水,她慢慢滑下身子,舌尖滑過他的下腹,吮下濕痕,最后來到褲 頭……
 
  一咬牙,她不讓自己思考,小手用力一脫,將他的褲子拉下。
 
           ************
 
  入眼的粗大肉刃讓向小四微抽口氣,有點不知所措。
 
  第一次看到她失措的表情,慕容玦不禁挑眉,覺得有趣了。
 
  認識她這么久,她總是笑得自信,什么事都極有把握,這可是第一次看到她 驚慌的模樣。
 
  「怎么?卻步了?」他出口挑釁。
 
  反正欲火都被點燃了,他也豁出去了!
 
  是的,他要她,反正是她自己甘心點下的火,火都點了,她就得負責撲滅! 
  他的嗤哼挑起了她體內的倔強,美眸睨他一眼,「誰卻步了?」高傲地抬頭 回應他的挑釁。
 
  暗暗深呼吸,不讓自己退縮,小手輕觸著堅硬的碩大,指尖碰到粗硬的毛發, 輕輕搔癢著她的指腹。
 
  輕舔唇,小手慢慢圈住男性碩大,感覺到他的燙熱,不禁新奇地揚眉。 
  有點軟,卻又堅硬的觸感,引發她的興致,小手慢慢撫弄而下,指尖磨弄著 頂端,卻沾惹到一絲黏液。
 
  「唔……」她的碰觸讓他逸出一聲輕哼,腹下的火熱更形巨大。
 
  察覺到手里的火熱變得更大了,向小四不禁愣了下,抬眸看了他一眼,見他 俊龐潮紅,好似極享受她的撫觸。
 
  「繼續,用你的手上下套弄。」他啞聲命令。
 
  聽到他的命令,她舔了舔唇,軟嫩的掌心開始上下套弄,指腹也跟著磨蹭著 熟鐵頂端。
 
  隨著她的撫弄,頂端小孔微沁出白液,順著弧度往下滴落,潤滑了掌心的套 弄。
 
  「嗯啊……」緊捏著拳,被綁住的手因用力而浮出青筋,他享受著她的撫弄, 碩大的肉刃堅硬粗壯,燙熱得讓她的手險些握不住。
 
  隨著他的喘息,向小四不由自主地也跟著輕喘,明明是她在摸他,可她卻也 覺得熱了起來,一股熱流從腹下溢出。
 
  有點不太懂那是什么,可他的表情卻吸引著她,看著手上的碩大,還有頂端 溢出的白液,她不禁覺得一陣干渴。
 
  忍不住低下頭,她輕輕舔去沁出的白液,嘗到微腥的氣跦,可卻不讓她討厭。 
  她的動作讓他一怔,抬起頭,看著濕嫩誘人的小嘴就這么抵著他的巨大,不 禁屏住氣息,期待起來。
 
  在他的注視下,她先嘗試地又舔了幾下,感受到他的輕顫,小手握著熱鐵末 端,不意地碰觸到一旁的圓球。
 
  「唔嗯……」她的碰觸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哼。
 
  她聽到了,奇異地瞄他一眼,手指又碰了圓球一下。
 
  「啊!」仰頭,他粗喘一聲。
 
  眨了眨眼,像是明白了什么,向小四微微笑了。
 
  她先用一手緩緩套弄著手里的燙熱碩大,另一手也跟著愛撫著一旁的兩粒圓 球,然后在他的火熱注視下,緩緩低下頭。
 
  她先伸出舌頭輕輕舔著碩大,微硬的毛發搔癢著她的臉,舌尖嘗到屬于他的 氣味。
 
  她先從頂端舔起,再慢慢往下舔,最后來到底下的圓球,張開小嘴,輕輕地 含住吸吮著。而她的手也沒有停下撫弄的動作,跟著套弄著。
 
  在她的相互玩弄下,碩大早已紫紅堅硬,而且因為她的舔吮而沾著一抹晶亮。 
  「嗯啊……」享受著她的舔吮,他忍不住發出悶吟,耳邊傳來她吸吮的嘖嘖 聲響,引得他情欲勃發。
 
  全身的肌肉因情欲而緊繃,欲火燒灼著腹下,他忍不住抬起下半身,將自己 的火熱更塞進她的小嘴。
 
  「唔!」他的巨大將她的嘴撐得極開,吞吐之下,唾液根本無法吞咽,更將 他的男性弄得一片濕淋淋。
 
  輕哼著,她加快了吞吐的動作,眸兒早已迷蒙,小腹下酌熱流匯集,隨著吞 吐的動作,一抹濕液溢出花液,微濕了底褲。
 
  而他的喘息也愈來愈濃重,全身緊繃著,手腕用力扯著系住的腰帶,再也控 制不住,用力一扯,腰帶立即被他扯斷。
 
  他挺起身子,讓她跪坐在身前,大手壓著她的后腦,挺動腰際,用力在濕熱 的小嘴里抽送。
 
  「不……唔……」他突來的動作讓她驚愕,卻無法反抗,他的毛發刮著她的 臉上肌膚,奮力地抽送,也讓她的小嘴發疼。
 
  熱鐵進得更深,緊緊抵著喉嚨,帶來一種快窒息的嘔吐感。痛苦讓她好想推 開他,可他的大手卻緊緊壓著她的后腦,不讓她逃離。
 
  俊龐仰起,虎腰不住挺進,享受著小嘴里的濕熱,顧不得她的難受嗚咽,瘋 狂地進出。
 
  「嗯……」痛苦讓她忍不住流下淚水,小手握著熱鐵末端,怕他進得太深, 唾液的潤滑卻讓他進得更快速,也讓她逸出絲絲嗚咽。
 
  直到再也受不住,齒尖不住碰到熱鐵頂端,引來他的輕顫,跟著發出一聲低 吼,火熱的白液從小孔里噴灑而出,盡數射在她的小嘴里。
 
           ************
 
  「嗚……咳咳!」
 
  腥甜的味道充滿了整個口鼻,嗆得向小四咳了出來,而微軟的熱鐵也在此時 退出小嘴,讓她有喘息的空間。
 
  隨著他的退出,灼熱的白液也跟著滑出,溢滿了她的下巴,她輕咳著,下意 識地將嘴里的白液全數吞了下去,卻不知這動作引得他黑眸火熱,才軟下的熱鐵 又硬了起來。
 
  沒看到他的反應,向小四輕舔著唇瓣,在唇上嘗到屬于他的氣味,眸兒泛著 一層薄薄水光,仰頭瞅著他。
 
  卻不知這種眼神,讓他倒抽了一口氣!
 
  只見她眸兒水潤,臉頰泛著緋紅,小嘴紅腫,一旁還殘留著他的愛液,然后, 她緩緩伸出舌尖,舔去嘴角的一絲白液。
 
  沒有男人可以抵抗這種誘惑,尤其是又為她堅硬起來的他。
 
  此刻,早已分不清是不是情蠱作祟,他只知他要她,只在她的嘴里發泄是不 夠的,他想埋進她體內,狠狠地沖刺著。
 
  慕容玦伸手抱起向小四,將她壓在貴妃椅下,低頭堵住她的唇。
 
  在小嘴里,他嘗到自己的味道,混合著她的香味,一同迷惑著他。
 
  舌尖勾弄著,滑過貝齒,攪弄著丁香,索取著她的每一絲甜美,不放過一絲 一毫。而他的手也跟著扯下雪白衣襟,讓雪白的嬌軀除了褻褲外,再無一絲衣服 遮蓋。
 
  唇舌索求著柔軟的香舌,大手也跟著握住一只飽滿,捏擠著滑膩的乳肉,對 手里的觸感極為喜愛。
 
  離開小嘴,他的唇慢慢往下滑,吮著美麗的香肩、細致的鎖骨,最后來到誘 人的胸乳。
 
  看著被他揉擠的雪乳,那頂上的乳尖因他的捏擠而突出,粉嫩的顏色誘得他 喉結滾動。早在第一眼看到這粉色乳尖,他就想一口狠狠含住。
 
  順從著欲望,他張嘴用力含住那朵紅蕾。
 
  「啊!」他的吸含讓她微顫,小嘴逸出一聲吟哦。
 
  他用力吸吮著誘人的乳蕾,發出輕嘖聲響,而大手也沒放過另一只雪乳,用 力抓捏著雪白乳肉,更用兩指挾住頂端上的花苞,輕轉捏擠。
 
  「不……嗯……」敏感的乳尖經不起他的玩弄,慢慢綻放堅硬,粉嫩的色澤 變深了。
 
  她的呻吟惹來他更狂肆的吸吮,薄唇吸著雪白嫩乳,含著滑膩的乳肉,將雪 白的肌膚吸出一道道紅痕,而握著綿乳的大手也揉捏得更使力,將乳肉擠出指縫, 留下淫浪的紅痕。
 
  「嗯啊……」在他的吸吮下,向小四忍不住拱起身子,將乳尖更送進他的唇 舌里,下意識地渴求更多。
 
  她的浪姿引發更多的欲火,手指慢慢往下探,來到褻褲下,隔著布料觸碰誘 人禁地,卻沾惹到一絲濕液。
 
  「已經濕啦?」俊龐染上一絲邪佞。
 
  他的話讓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絲羞澀,下意識地夾住雙腿,可卻把他的手給 夾住。而他的手也不急著離開,反而隔著布料,戳剌著粉嫩的花穴。
 
  「不……」她輕吟,在他的輕戳下,一絲液體從小穴里溢出,將底褲弄得更 濕。
 
  微咬著唇,她縮著身體,伸手想將他的手拉開,可他卻不許她這么做,反而 撿起斷了一半的腰帶,將她的手高舉過頭,再用腰帶綁住。
 
  而這個姿勢,讓她的胸乳更挺,緊貼著他的胸膛。
 
  「你……」向小四一愣,沒想到他竟把她剛剛對他做的還給她。
 
  「你剛都給我快樂了,不回禮豈不是說不過去?」慕容玦低喃,眉宇間難得 一見的邪氣讓她愣住了。
 
  這樣的他,她第一次看到!
 
  此刻的他,不像一直被她玩在手心里的慕容玦,而且,立場也好似相反了過 來,他的眼神讓她輕喘,可卻無法抗拒,只能任他扳開她的腿,看著他伸手慢慢 褪下雪白褻褲……
 
               惡女戲夫2
 
               好喜歡你
 
            喜歡到想偷藏自己的心
 
              不想讓你知道
 
              我真正的心意
 
  「好美……」
 
  看著美麗的妖艷嫩穴呈現在眼前,慕容玦忍不住低嘆,火熱視線怎么也移不 開。
 
  只見粉嫩的花唇微顫,縷縷花液糾纏,隨著花瓣的顫抖,沁出更多汁液,順 著腿窩而滑落,沒有褻褲的阻礙,慢慢地滴到貴妃椅上。
 
  隱約的,那花液泛著一絲清香,他伸手,以指尖輕輕撩撥著微濕花瓣。 
  手指才一碰觸到嫩瓣,就沾到些微濕潤,暖滑的感覺讓他差點克制不住,想 把整根手指埋進去。
 
  可他知道不行,她還不夠濕。
 
  「不要……」見他以手指碰她那里,向小四不禁覺得好羞,可隨著他的碰觸, 卻傳來一抹麻癢般的感覺,讓她輕顫。
 
  「不!你要的。」慕容玦低喃,聲音帶著一絲喑痖,腹下的欲火脹痛難耐, 他隱忍著,打算先挑起她的情欲。
 
  手指緩慢地搔弄著花瓣,慢條斯理地撩撥著,指尖些微勾起,像要探入,卻 又退出,僅在穴外磨弄著。
 
  「唔……」輕柔的撫觸帶來更多的麻癢,讓她不由自主地扭動身體,腹下泛 起一絲火熱,更多的津液沁出。
 
  可是不夠,那愈來愈癢的感覺讓她難受,忍不住呻吟。
 
  「不要……好難受……」咬著唇瓣,美眸漾著一層水意,搔癢難耐的感覺弄 得她好不難受。
 
  「哪里難受?」手指磨弄得更用力,沾惹著更多汁液,磨蹭著敏感的粉嫩瓣 肉。
 
  「好癢……嗚……」扭著身子,飽滿酌胸乳隨著她的動作而輕晃,晃出撩人 的乳波。
 
  粉嫩的乳尖泛著水光,是他剛剛吸含所留下的唾液,他低頭含住一只乳尖, 手指也跟著輕輕推入,擠入穴口。
 
  「啊!」手指才進入一個指節,就被緊緊吸住,而他的進入也帶來一絲疼痛, 讓她輕呼出聲。
 
  聽到她的呼喊,手指卻不退出,反而順著汁液慢慢滑入,一點一滴地,擠入 緊窒的花徑。
 
  「痛……」她嗚咽著,身體因疼痛而緊繃,也將他的手指吸得更緊。
 
  「噓……放輕松。」他抬頭吻住她的唇,輕聲誘惑著。
 
  舌尖一點一點地吮著香舌,攪弄著她的甜美,讓她在他的吻下慢慢放松身子。 
  而隨著她的放松,手指也進出得更輕易,指尖微曲,緩慢地磨蹭著肉壁,再 慢慢探進,找到里面的花核兒。
 
  他先以指腹磨蹭著花核,再以指尖搔癢,相互玩弄之下,將花核兒弄得輕顫 泛紅。
 
  「啊!」他的玩弄攪出更多汁液,她不由自主地張開雙腿,讓他的手指進得 更深。
 
  隨著更多的花液潤澤,他再跟著探入一指,這次卻不再溫柔,反而狂猛地刺 入。
 
  「啊!」青澀的甬道一次被擠入兩指,不禁傳來一陣痙攣。
 
  享受著被緊緊絞住的快感,慕容玦咬著牙,額上的汗珠滴落,隱忍著想狠狠 埋進她體內的欲望,手指開始抽送著。
 
  每一個抽送都蹭著肉壁,每一個進入都故意碰到里面的花核,再以兩指夾住, 玩弄輕扯,攪出更多汁液。
 
  「不……啊……」他的抽送搗出縷縷花液,弄濕了整個花穴,也沾滿他的指 縫,散發出濃濃的挑情香味。
 
  在汁液的潤澤下,手指進出的速度逐漸加快,攪出滋滋聲響。
 
  在他的手指抽送下,向小四也不由自主地扭動著雪白臀部,黏稠的蜜液加速 滲滿他整個手掌。
 
  大腿內側早已被淫蕩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顫抖中順流滴下,弄濕了 身下的貴妃椅。
 
  在她的呻吟下,他跟著低下頭,一手用力揉著雪白的嫩乳,一邊彎下頭去伸 出舌頭,想要嘗嘗泛著香味的花液。
 
  當他的舌頭接近她的花唇時,一抹淡淡的清香彌漫至鼻尖。
 
  他的手指仍繼續抽送搗弄,舌也跟著含住花唇,輕舔著濕淋瓣肉,并不時吸 吮著香甜花液,發出嘖嘖吸吮聲。
 
  「不……啊……」沒想到他會用嘴舔她那里,向小四一緊張,肉壁將他的手 指絞得更緊。
 
  緊窒的甬道刺激著他,手指律動得更快速,唇舌也又吸又舔的,讓花液愈流 愈多。
 
  然后,他張唇含住外頭的花蒂,隨著手指的抽送,一同含吮著、玩弄著粉嫩 的花穴。
 
  「啊!」向小四忍不住渾身顫抖,身體涌起一道道痙攣快感,更多的花液泄 出,沾濕了細軟毛發,也弄濕了他的下巴。
 
  明白她已快到達高潮,手指抽送得更快速,舌尖也跟著一起探人,跟著手指 一同玩弄。
 
  「不……」隨著他舌頭的進入,花穴被撐到極開,初嘗情欲的甬道經不起這 么激烈的玩弄,讓她逸出一聲尖吟。
 
  波波快感沖擊著她,汁液不住流泄,花壁開始起了陣陣收縮頻率,將他的手 指和舌頭緊緊絞住。
 
  知道她快到達頂點,手指用力一擠,捏揉著深處的嫩核兒,刺激著不住痙攣 的肉壁。
 
  而他的舌頭也跟著用力一起擠入,跟著手指深深到達深處。
 
  「啊——」她再也承受不住,身子弓起,小嘴發出一聲嬌吟,肉壁顫動頻率 加速,花液全數噴灑而出……
 
           ************
 
  向小四嬌喘著,再也使不出一絲力氣。
 
  可激情卻還未結束,他的手指和舌頭一同退出她體內,伸手抱起她,走到里 面的床榻。
 
  隨著他的走動,不住滴落的花液一點一滴弄濕了地面,留下淫穢的痕跡。 
  慕容玦將向小四放在床楊上,在她不及反應時,用力扳開她的雙腿,將早已 脹痛難受的熱鐵對準濕漉漉的嫩穴,健腰一挺,狠狠沖入。
 
  「啊!」向小四瞠大眼,突來的疼痛讓她哭喊出聲。「不要……」
 
  她嗚咽著,想推開他,要他出去,可手被綁住,無法動彈。
 
  她的緊繃緊緊地絞住他,讓他發出一聲低吼,再也顧不得她的疼痛,用力抽 送著。
 
  隨著每一個抽送,攪送出微紅的汁液,那是她的處子之血混合著花液,隨著 他的抽送,一絲一絲地搗出。
 
  「嗚啊……」向小四輕泣著,忍不住扭著身子,想要他退出。
 
  卻不知這樣的扭動只是更刺激了他,讓他的律動更猛烈、更激狂,顧不得她 的青澀,狂猛地要著她。
 
  漸漸的,疲累讓她放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黑龙江时时网址 上海快3走势图1000期开门彩 电子游戏交流互动论坛 天津时时有漏洞吗 公式规律历史纪录 黑龙江时时lm0 新疆时时彩开奖 青海西宁快三开奖号 陕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pk10人工在线计划